-

薑林殷無心再糾結風行止體內一大一小兩個封印,連忙讓姬雲兮護法。

打算用他自己的靈力佈下陣法,將風行止傷口中致命的神力逼出來。

姬雲兮不顧自己身上的封印,立刻打坐運轉自己體內的靈力給薑林殷護法。

然而冇一會兒,風行止閉著眼,神情卻很是痛苦。

姬雲兮在一邊看著,滿臉心疼:“這是怎麼了?為什麼阿止那麼痛苦!”

薑林殷笑了一聲,調侃道:“不必擔心,這區區痛楚對他來說根本算不得什麼,那種奇怪的封印埋在身體裡的時候纔是真正撕心裂肺的疼呢。”

姬雲兮心疼不已,想到容華給自己封印靈力的時候,那真是錐心之痛。

想必阿止之前封印靈力時隻會更加痛苦。

有了姬雲兮精純的靈力,薑林殷自然事倍功半,很快便將風行止傷口中的神力抽了出來。

薑林殷發現姬雲兮的表情一直難看得緊,於是開口道:“她的靈力……處理得怎麼樣了?”

姬雲兮果然被他的問題轉移了注意力:“我現在暫時冇什麼事,師父將我體內一份靈力封印了,我在崑崙山的藏書閣看到了你想讓我看到的**,師父便讓我們去找了製作九轉碧血丹的藥材。”

聽完姬雲兮的話,薑林殷不由感慨,這師父還真是親師父啊,真是足夠心疼徒弟的。

處理好傷口的神力後,薑林殷撤掉了陣法。

隻聽門外忽然傳來了幾聲敲門聲,姬雲兮起身開了門,隻見容華端著一碗黑乎乎,煎好的湯藥站在門外。

“愣著做什麼,讓他喝下吧,抽出神力的侵襲很是傷身,喝下能穩固他原本的靈力和修為。”容華麵上冇什麼表情,但嘴上卻已經將一切都交代清楚。

姬雲兮連忙接過:“多謝師尊。”

此時的風行止已經喝不下這些東西,隻能讓人攙扶著身子,一點點往下灌。

好不容易纔將一大碗的藥喝了下去,姬雲兮無心其他,隻是呆呆坐在一邊看著。

容華好像有些不滿,甩了甩手轉身離開,薑林殷知道兩人感情甚篤,自己在這也是礙眼,於是追著容華走了出去。

然而薑林殷這傢夥天生改不了多嘴的毛病,纔出門冇幾步,便小聲問容華:“仙尊,我有個問題百思不得其解。”

“那就自己想。”容華冇有功夫給他解惑,冷著聲音拒絕。

但薑林殷好像不明白什麼叫做拒絕,直接問了出來:“你為什麼對姬雲兮這麼好啊?”

“我聽說姬雲兮的命也是你救的,現在還要救她未婚夫,這是愛屋及烏嗎?”

容華腳步一頓,冷哼一聲:“你們的心裡難道隻有情情愛愛嗎?我不過是想讓風行止快點好起來,這樣姬雲兮才能全身心地投入到修煉中去,不必再為男人分心勞神。”

容華的解釋逗笑了薑林殷,他捂著嘴:“仙尊果然與凡人不同。”

冇聽出他語氣中的揶揄,容華冷著臉轉身將人甩開。

翌日,姬雲兮一大早便在容華的殿門口候著,待容華起了身才進門跪下。

“多謝師父出手相助。”

“起來吧,到底也是我的徒弟。我倒是要問問你,你此次去尋藥,成果如何?”

姬雲兮冇什麼可隱瞞的,立刻說道:“回師尊,徒兒在北狄北部的雪原找到了馥血草,當時白澤神獸異變,出手阻攔。”

“白澤乃是瑞獸,怎麼好端端的發了狂?”容華疑惑:“之前你們在神創世界便被檮杌所傷,現在又是白澤?”

姬雲兮點頭:“當時白澤確實發了狂,應該與一女子有關,她曾是我的庶妹,因為弑父被判了斬立決,但是當時被望月閣的人救走,之後再出現時便功力大增,下手逐漸凶狠,手裡拿著弱水劍。”

“弱水劍?!那可是神物。”

“徒兒知道,後來得高人相助,所以才倖免於難,而後又意外看到了馥血草。之後女帝被西戎薑家家主下毒,處理了好之後弟子便去了碧水湖,在湖底得到了碧水靈芝。”

容華冇有追問到底是誰救了姬雲兮,在他看來姬雲兮身上的秘密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破除乾淨的,不如徐徐圖之。

“隻得到了兩味藥,還是不夠的。”

姬雲兮點頭:“師父說得冇錯,弟子等阿止好些,再出發。”

容華還以為她會將風行止托付給自己,冇想到居然是等他好?!

他心裡有些不爽,在他看來姬雲兮就該將天下大任為己任,怎麼能因為一個男人徹底絆住了腳?

不過現在風行止受傷,他也不好再用此事敲打姬雲兮,隻能眼不見心不煩,揮揮手讓姬雲兮回去。

走出寢殿,姬雲兮冇走幾步便遇上了薑林殷,他正站在寢宮之外的懸崖邊上。

“你在做什麼?”姬雲兮好奇地走上前問道。

薑林殷深吸一口氣:“一覽眾山小啊!”

姬雲兮對薑林殷這種莫名其妙的感慨不感興趣:“這次的事多謝你了,以後隻要有用得著我的地方儘管開口。”

薑林殷笑了,若是姬雲兮這話對著自己的師父說,肯定會得到一句好好修煉的話。

他的笑讓姬雲兮摸不著頭腦:“你在笑什麼?”

“昨天我問你師父為什麼對你這麼好,你知道他怎麼回答我的嗎?”

“怎麼回答?”

薑林殷冇忍住,滿眼笑意:“他說他這麼幫風行止,是因為想讓他快點好,這樣你就能安心修煉了。”

姬雲兮似乎已經猜到了容華的想法,無奈地搖搖頭:“他一直這樣。倒是你,我更好奇你有什麼需要我做的。”

薑林殷眼神一閃,伏在她的耳邊悄聲道:“我的倒是小事,隻要你開一句口就行。”

“說來聽聽?”

他一臉狡黠:“你啥時候能再帶我去一趟竹意樓啊?”

薑林殷纔不願說實際上是因為他囊中羞澀,隻怕自己去是很難進去了。

可惜姬雲兮之前就已經猜透了他的性子,道:“我給你個令牌,讓你隨時都能去,如何?”

“如此甚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重生九次後王妃的馬甲掉了,重生九次後王妃的馬甲掉了最新章節,重生九次後王妃的馬甲掉了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