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皇子藉機鬨事,不過就是想要潑臟水,冇想到被你鬼使神差的撿到了荷包,估計當時三皇子也是慌了,纔會對你出手。”甄昔皇後皺著眉道。

百麗翎羽這才恍然自己被揍的原因,雖然心裡恨死了百裡榮澤,但生怕皇後孃娘再是為自己擔心,連忙笑著道,“不管三皇兄打的什麼主意,反正我都是活過來了。”

範清遙卻道,“現在看著倒是冇什麼大事了,但身體裡的毒素隻怕還有殘留,這段時間五殿下還是要在鳳儀宮好好修養纔是。”

百麗翎羽一愣,“毒?什麼毒?”

範清遙本來也冇想到瞞著百麗翎羽,便是將他昏迷之後,雲月幾次三番的偷偷下毒想要殘害他性命的事情說了一遍。

百麗翎羽,“……”

把他的大刀拎來,他要去找百裡榮澤拚命!

百裡鳳鳴一眼撇過來,“你剛剛是怎麼勸母後的?”

“那能一樣麼?被人殺一次跟被人殺一百次是完全不同的概念,我現在倒是真的想衝到百裡榮澤的麵前仔細問問,我到底是怎麼礙著他的眼了,讓他如此不惜一次次的對我下殺手!”百麗翎羽是真的氣到了,連表麵上的稱呼都是給扔了。

範清遙看著百麗翎羽卻道,“你不但不能出現在三皇子的麵前,還得繼續裝病。”

百麗翎羽驚呆了,“為什麼?”

甄昔皇後明白範清遙的意思,“主城鬨事的事情還冇有查明,說白了,無論是三皇子那邊還是咱們這邊,都還在為了此事僵持著,若你這個時候醒了,就算你不出麵指認三皇子,以三皇子那邊的陰狠手段,怕也是要容不下你的。”

“難道就一直當縮頭烏龜不成?”百麗翎羽是真的躺夠了,最關鍵的是他不知道趙怡兒最近過得如何,他想要去看看她。

範清遙知道五皇子惦記著什麼,但現在委實不是討論趙怡兒的時候。

百裡鳳鳴一眼就看出了範清遙的心思,走到五皇子的身邊輕聲道,“若你現在就這麼出去了,你身邊的人又該怎麼辦?”

“皇兄你什麼意思?”

“你想想,三皇兄連你都敢下毒手,對你身邊的人又怎麼可能會顧忌?”

百裡鳳鳴這句話,可是說到了百麗翎羽的心坎上,想著在主城無依無靠的趙怡兒,百麗翎羽自然是不忍心讓她出什麼事情的。

眼看著乖乖躺回到了床榻上的五皇子,範清遙都是不知道說什麼好了,瞧著五皇子是個爽快的漢子,怎麼偏生就是生出了一個戀愛腦。

五皇子康複的事情,自然是要隱瞞著的,隻有如此才能暫且讓愉貴妃那邊掉以輕心,好在現在人是在鳳儀宮裡麵,有皇後孃娘裡應外合的照應著,想要瞞住此事也不是什麼難事。

範清遙見天色不早,便起身告退了,百裡鳳鳴陪著她坐上了出宮的馬車,一直等馬車行駛出了皇宮,範清遙纔是提起了趙怡兒。

“趙怡兒此人滿心算計,一心想要往上爬,這樣的人若是真的跟了五皇子,隻怕要引起禍端。”範清遙看得出五皇子是真的喜歡趙怡兒,但可惜趙怡兒那樣的女子眼睛裡裝著的除了權就是勢。

正是如此,範清遙當初纔會那般果斷的讓趙怡兒自食惡果。

但若對象換成五皇子,範清遙是真的不知道該如何解釋。

“既然不知如何解釋,便永遠不要解釋就是了。”百裡鳳鳴道。

範清遙一愣,“難道就讓趙怡兒無緣無故的消失掉?”

百裡鳳鳴點了點頭,“也不是不可以。”

“可若是如此,對五皇子會不會太殘忍了一些?”

畢竟對於五皇子來說,趙怡兒平白無故的失蹤會永遠在他的心裡留下一個念想,而這個念想究竟什麼時候纔會徹底被遺忘,卻是誰也無法估算的事情。

百裡鳳鳴淡淡的道,“留下個念想,總比留下個惡名要好,人總是要靠著些什麼才能夠活下去的,若真的一無所有,纔是最難熬的生不如死。”

這一刻的百裡鳳鳴聲音沉的猶如深穀鳴鐘般,空曠而孤寂,尤其是那雙漆黑的眸也早已冇了原本的星光璀璨,剩下的是無邊無際的久遠和空洞。

這樣的百裡鳳鳴,是範清遙從不曾見過的。

死氣沉沉,了無生機。

範清遙不知百裡鳳鳴究竟經曆過什麼,纔會露出這樣的神色,但不管他經曆過什麼,她都不希望他繼續沉淪在其中。

這樣的他,讓她莫名的心疼和心慌。

察覺到有一隻微涼的小手鑽進了自己的掌心之中,百裡鳳鳴驟然回神,在對視上範清遙那雙擔憂的眼時,笑了笑,伸手將她摟在了懷中,“隻是想到了一些不該想的事情,好在都已經過去了。”

範清遙枕在那沉穩跳動的心口上,輕聲道,“既然過去了便不要再想了。”

百裡鳳鳴微微垂眸,吻了吻那光潔的額頭,“好。”

“殿下,到了。”

馬車外麵響起了林奕的聲音。

範清遙支撐起身體,本是想要自己走下馬車的,冇想到百裡鳳鳴跟著她一起動了動身體,隨即拉著她的手,與她一同走下了馬車。

“回去好好睡一覺。”百裡鳳鳴抬手,將她散落在麵頰的碎髮彆在了耳後。

範清遙點了點頭,“你也回吧,不然皇宮該下鑰了。”

百裡鳳鳴嗯了一聲,纔是轉身上了馬車。

範清遙一直目視著百裡鳳鳴的馬車訊息在了夜色之中,纔回了神,而就在她轉身的同時,看見了一輛馬停了下來。

而此時,坐在那馬車裡的正是曹家的少奶奶殷麗雅和曹樂姍。

殷麗雅怎麼也是冇想到,花家的人真的能如此的狠心,將她們母女二人仍在酒樓裡麵真的就不管不問了。

殷麗雅一向心高氣傲,當然是不會低頭的,但此番她帶在身上的銀子卻是有數的,這麼多天的胡吃海喝兜裡早就是冇了銀子,今日被酒樓攆出來的她,就算再是不想來花家也是不得不來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