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瑞王驚愣回身,就看見範清遙正一步步往台階下走著。

“瑞王可是因皇上已下旨放我外祖告老還鄉,故而前來道喜的?還是說瑞王得知皇上下令命花家男丁全部充軍,特意來趁機落井下石的?”

範清遙頓了頓,站定在瑞王麵前的同時才又道,“不過我想,應該是後者了。”

屋子裡,早已心知肚明的陶玉賢微微垂了下眼。

好在,花家人的性命是都保住了。

花月憐愣愣地聽完了範清遙的話,忽然眼淚,如下雨般落下。

她哭得泣不成聲,卻是因為高興。

而那因緊攥而流血肉爛的手心,總算也是放鬆了下去。

院子裡,瑞王卻強硬地不打算承認,“範清遙你好大的膽子,竟汙衊本王!”

屋子裡的花月憐聽不下去了,敢反咬她的月牙兒?

她起身站在窗邊,抬手指向瑞王,聲音朗朗地逼問著,“既我父親平安,瑞王又何故編造出皇上欲刺死我父親的訊息!更眼睜睜地逼著我母親抵命!瑞王身為堂堂王爺,究竟安得什麼心!”

到底是花家女兒,氣勢一出,就是瑞王都被逼的後退一步。

瑞王自不能認,梗著脖子道,“難怪你們花家會落魄到如此地步,原來都是不知好歹的東西,本王也是因為擔心花家,所以纔想著讓你們想辦法保住花耀庭的命,是你們自己非要以命抵命,與本王何乾?”

花月憐狠狠地瞪著瑞王,她就是冇見過如此無恥的人!

床榻上,陶玉賢雖然同樣不甘心,卻依舊錶現的很平靜。

事已至此,瑞王死不認賬,她們花家又能如何?

“刺啦啦……”

有什麼聲音,忽然刺耳地響起。

隻見範清遙拎起一把掉落在了地上的長刀,一步步朝著瑞王走了去。

瑞王大驚,更是惱羞成怒,“來人,趕緊來人!”

站在兩邊的侍衛們見此,紛紛拎著長刀想要往範清遙的麵前衝。

百裡鳳鳴則是遠比他們更快地閃身落定在了他們的麵前,不過是幾拳幾腳,三下五除二地就是將那些侍衛都掀翻在了地上。

百裡鳳鳴看著那倒地不起的侍衛們,忽莞爾一笑。

就算他不動手,這些人怕也是靠近不到阿遙身邊的。

他倒是忘記了,阿遙從不打冇有準備的仗。

瑞王看著那些倒在地上的侍衛,怒斥著,“一群冇用的廢物,起來,被本王起來!”

範清遙淡淡地道,“他們不會起來了,就如同你一樣。”

瑞王一愣。

還冇明白過來這話是什麼意思呢,忽然就是覺得一陣的頭暈目眩。

緊接著,他就是雙腿發軟地趴在了地上。

那痠軟的四肢彆說是跑了,就是想再站起來都是妄想!

瑞王趴在地上,胸中怒火更盛,“範清遙你好大的膽子,我可是王爺,若是你敢對我不敬,我要了你全家的命!”

範清遙站定在瑞王的麵前,居高臨下地看著,“你以為我會給你這個機會?”

從她在進門前將軟骨散撒向全府的時候,她就是冇打算讓他豎著出去。

更不打算與這種將死之人再浪費什麼口舌。

瑞王瘋了似的趴在地上掙紮著,說不出的恐懼逐漸在心底蔓延著。

範清遙拎著手中的長刀,淡聲問,“你是用哪隻腳踹的花家人?”

瑞王驚怒地瞪著她,“範清遙,你敢……啊——!”

話還冇說完,但見一道寒光閃爍。

鮮血噴濺而起,瑞王的一條腿就這麼生生地被切了下來。

瑞王疼的雙眼翻白,險些冇是直接昏死過去。

範清遙木著被鮮血迸濺到的麵龐,冷聲又問,“你又是用哪隻手碰過花家的人?”

瑞王疼得連理智都是冇了,破口大罵,“範清遙你給我等著,此事我定當稟明皇上,我倒要看看是你能擔待得起,還是你們花家能擔待得起!”

範清遙毫無表情地道,“瑞王想得未免太多了些。”

語落,又是拎刀朝著瑞王的一條手臂砍了下去。

劇痛再次襲來,瑞王眼淚和鼻涕都是本能地疼得往外流了。

範清遙垂眼看著那張因為疼痛而猙獰的臉,卻並不覺得解氣。

既是血債血償。

那麼現在不過纔是剛剛開始而已。

閃爍著寒光的長刀,一下又一下的落下又是被舉起。

如此反反覆覆冇有停歇著。

“啊啊啊啊——!”

瑞王的慘叫聲,一聲比一聲更加的撕心裂肺,光是聽著都覺得痛。

院子裡那些倒地不起的侍衛們看傻了也是嚇傻了。

若非親眼所見,誰能想到一個小小的姑娘竟有如此狠絕毒辣的手段!

百裡鳳鳴靜默地看著,無聲地陪伴在一旁。

彷彿所有的殘忍可怖和麪前的那個人比起來,都是那樣的不值一提。

不過是短短一炷香的功夫,瑞王的雙腿和雙腳都是已經被連根切下,隻剩下一個連著頭的身體還在地上扭動著。

鮮血染紅了範清遙手中的長刀,更是淹冇在了她的腳下。

窗戶邊,花月憐看得臉色發白,是真的忍不住想要衝出去阻止了。

瑞王可是西涼唯一的一個親王,若是真的死在了花家……

床榻上的陶玉賢卻依舊平靜地道,“不要去打攪了她,她心中會有數的。”

一個能將花家死局盤活救出外祖的人,怎麼可能會再次將花家打入深淵?

她的小清遙,她信得過。

院子裡,瑞王因為失血過多,連喊叫的力氣都是冇有了。

範清遙則是命凝涵將自己的藥箱拿了過來。

快速的調配了一番,範清遙將藥粉灑在了瑞王的傷口上。

很快,還在流淌著的血就是止住了。

瑞王撐著半條命冷笑著,“現在怕本王死了?範清遙我告訴你,就算你現在怕也是晚了,今日的仇本王定要你們花家所有人的命來陪!”

範清遙緩緩起身,“瑞王真是健忘,我說過你不會有機會的,你可是忘記了?”

瑞王一愣,就是見範清遙又在藥箱裡搗鼓著什麼。

不多時,範清遙則是再次拿起一個小瓷瓶走了過來,微微俯身,輕聲道,“我確實不會殺你,但你也無需太著急,不出三日你便就會去下麵排隊了,所以還請瑞王放心,無論早一日還是晚一日,你的狗命我都要定了!”

語落,範清遙掰開了瑞王的嘴,將藥瓶裡的東西統統倒了進去。

瑞王的驚恐已經擴散到了極限,他不停地想要將嘴裡的東西吐出來,可無論他如何的掙紮,在此刻範清遙的麵前統統都是徒勞。

很快,瑞王的神誌就是開始渙散,就是連腦袋都是混漿漿的。

他忘記了他是誰,更忘記了他為何在這裡。

他的嘴不受控製地咧開了一個弧度,可明明是在笑,那聲音卻比鬼哭還要瘮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