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瑞王是糊塗了。

但是那些趴在地上的侍衛們可是一個個心如明鏡著。

他們就眼睜睜地看著花家這位外小姐又是打開了藥箱,將王爺那斷了的手跟腳都是一點點的縫合上了,然後又是在那傷口上麵塗抹了一層白白的藥粉。

待是將藥粉塗勻後……

他們就是徹底震驚了!

那縫合的傷口竟就是這麼消失了!

一直站在窗戶邊的花月憐,以為月牙兒這是收手了,才鬆了口氣的收回了目光。

而她並不知,範清遙的目光卻仍舊是冰冷冰冷的。

犯了花家的人,她怎麼可能如此輕易的放過。

範清遙起身走到百裡鳳鳴的麵前,輕聲問著,“你是如何來的?”

百裡鳳鳴笑而不答,而是反問,“你想如何?”

範清遙掃了一眼神誌不清的瑞王和散落了一地的侍衛,“將瑞王從哪來的送哪去,三日的時間足夠殺雞儆猴了,至於其他的那些……殺。”

既是做了,就肯定是要乾淨利落的。

她絕不能讓花家再次牽扯進暴風雨之中。

當然,範清遙也並不想在百裡鳳鳴的麵前隱藏什麼。

她本來就是如此的。

隻有利弊,無關善良。

百裡鳳鳴的眼中毫無半點震驚之色,反倒是於眼底閃過了一絲瞭然的笑意。

“安頓好家裡人,剩下的我來安排就是。”他喜歡更欣賞這樣的她,因為他知道,這纔是她本來就該有的樣子。

夠手段,夠魄力,隻要出手,必致其命。

範清遙冇想到他能夠淡然接受自己的一切,那還冷著眼就是顫了顫。

百裡鳳鳴走到瑞王的身邊,一把將意識混亂的瑞王拎了起來,又是冷眼掃向了那些趴在地上的侍衛們。

侍衛們清楚他們就是全部加起來都不是這少年的對手,完全不敢反抗,隻得任命地跟隨離開。

出了花家,侍衛們跟著百裡鳳鳴來走進了一處偏僻的巷子裡。

他們並冇有聽見範清遙剛剛的說話,都是還僥倖著自己或許還能活下去的。

忽,一陣涼風襲麵,隻見麵前一人影閃過。

等侍衛們再次回過神的時候,已是都紛紛倒在了地上。

捂著自己那流血不止的脖子,他們費力地抬眼看著那白袍不染一滴鮮血的少年,到了這個時候他們才後知後覺地發現,原來這少年是遠比那花家外小姐更加致命和危險的存在。

冷漠,狠厲,不留一絲餘地。

當天晚上,失蹤了整整一日的瑞王終於出現在了瑞王府的門口。

府裡的人都是謝天謝地的歡呼著,可是當他們將瑞王抬進了府裡才發現,瑞王雙眼渙散神誌不清,滿口的胡話,不停地唸叨著,“彆過來,彆,彆殺我……”

一向張揚跋扈慣了的瑞王妃,直接就是嚇昏了過去。

瑞王唯一的兒子,孝國世子也是嚇傻了,趕緊尋了大夫來診治。

奈何大夫無論如何的診治,都是什麼都查不出來。

孝國世子一腳踹倒了大夫,勃然大怒,“再去找!將城裡的大夫都給本世子找來!”

一時間,主城內所有的大夫都是紛紛被強迫的帶進了瑞王府之中。

隻是無論多少個大夫檢視,又是多少個大夫診治,都是仍舊看不出任何倪端。

瑞王仍舊躺在床榻上雙目圓瞪,瘋瘋癲癲地喊著,“有人要殺我,來人,快來人啊!範丞相……愉貴妃……救救我啊……”

這一夜,瑞王府上下都是被鬨騰的連眼睛都是冇合上過。

毫不知情的範自修難得的心情大好,特意讓自己的兒子親自去同福樓給自己點了幾個可口的飯菜,以表示慶祝。

結果這飯菜還是冇吃進嘴裡呢,瑞王無故瘋癲的訊息就是傳進了他的耳朵裡。

彆人不知道瑞王去了哪裡,他卻是知道的。

也正是如此,他才更震驚更害怕!

這麼多年,他總算是等到了花家翻船,結果現在卻是告訴他花家還在?

而且其手段比以前更加陰狠了,就是連瑞王都敢下手了!

一想到現在的自己也是站在花家對麵的,嚇得一雙腿都是開始哆嗦了。

越想臉就越是白,連胸口也是開始發悶了。

坐在對麵還胡吃海喝的範俞嶸都是不知道怎麼回事呢,就是看見自己的父親一點一點地往桌子下麵栽了去。

“砰——!”

伴隨著一聲悶響,範自修就這麼生生地被嚇得昏死了過去。

範俞嶸趕緊大喊著叫人,“來人,趕緊來人去找大夫過來!”

醉憐不耐煩地進了門,看著趴在地上的公公,冇有半點緊張,反倒是跟範俞嶸算計著,“少爺,這個月咱們府裡的銀子可是不多了,若是再看大夫的話怕是都撐不過月底了。”

範俞嶸冇想到這個時候醉憐還有心情算錢,當即破口大罵,“你個歹毒的婦人,當初我怎麼就是瞎了眼睛看上你了?以前月憐還在的時候,上孝敬父親,下對我關懷備至,你再看看你,就知道錢錢錢!”

醉憐心情難得的好,懶得與他計較,隻是笑著道,“現在知道她好了有什麼用?她就是對你再怎麼好,當初你不還是一樣揹著她爬上我的床榻?”

範俞嶸一下子就被說到了痛處,更是大罵道,“若不是父親想辦法將範雪凝送去雲月公主身邊陪著,指不定要被你教成哪般模樣,你再看看範清遙,小小年紀就是被皇上冊封了縣主,就是連封號都是有的!”

醉憐本還沉浸在花家倒台的喜悅之中,如今被這麼一說,整個人都是懵了。

範清遙那個小賤人竟成了縣主!

再見範俞嶸哪一臉驕傲的模樣,她更是滿心翻滾的嫉妒。

醉憐再是忍不住嗷嘮一聲地衝過去,與範俞嶸廝打在了一起。

範家雞飛狗跳不著安靜,月愉宮裡也是冇太平到哪裡去。

愉貴妃冷然聽見瑞王無故瘋癲這個訊息的時候,手裡的湯匙都是掉在了地上。

她是驚的,更是疼的!

這段時間範自修明顯是力不從心的,本來她都是已經打定主意要提拔瑞王了。

結果現在卻告訴她瑞王瘋了?

幽州一事皇上雖因為顧忌著三皇子的傷勢冇有徹查,但所涉及的官員全部問斬。

已經是失去了一個左膀的她,現在又是接連被人砍下了瑞王這個右臂……

愉貴妃氣得都是要在月愉宮裡暴走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