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紀弘遼由著許嬤嬤引進來的時候,就是看見範清遙還在忙碌著。

他也是冇有打攪,當先坐在了一旁。

瞧著那瘦瘦小小一直忙碌著的身影,感慨的都是直歎氣。

誰能想到,就是這麼一個瘦小的丫頭,卻是在風雨襲來的時候扛起了花家。

哪怕就是親眼所見,也是真的讓人難以相信。

不得不說,這個小丫頭身體裡蘊藏的東西真的是太強了。

就是可惜有那麼一個不開竅的外祖母。

花月憐是認識紀弘遼的,趕緊親自給了杯茶,“紀伯伯喝茶。”

正在可惜著的紀弘遼掃了一眼就道,“要說你那個母親就是個老不修的,如此好的苗子不放去醫學堂長見識,非要在家裡藏著掖著的,真打算再弄出個小不修的才滿意?”

他跟花家也算是有淵源的了。

他的師父正是陶家的老太爺,按說他跟陶玉賢也是師兄妹的。

奈何同一個師父交出來的兩個人,從小就是分歧不斷,一個喜歡接觸各種新鮮的醫學,一個則是固執的隻延續陶家醫術。

待陶家老太爺故去,實在是看不上陶玉賢那固執德行的他,自然直接捲鋪蓋走人。

花月憐,“……”

本身就不太擅長與旁人打交道的她,直接被說的找了個藉口睡覺去了。

紀弘遼也不在意,一邊喝著茶,一邊繼續腹誹陶玉賢。

範清遙忙完了手頭上的事情,強撐起精神走了過來,恭敬地行了個禮,奈何還冇等她開口請安呢,就是看著紀弘遼的眼睛一點點地豎了起來。

範清遙,“……”

印象之中紀院判的脾氣似乎還是不錯的吧……

紀弘遼看著範清遙那額頭上及其敷衍的白布,臉都是黑了,哪裡還顧得上平日裡的裝模作樣?

按著範清遙就是開始拆白布上藥。

範清遙這纔想起,為了不讓母親擔憂,她特意遮上了傷口隻說是小傷,結果現在倒是被紀院判給抓了個正著。

“要說你這丫頭看著也是挺懂事的,怎麼落到自己身上的事情就如此馬虎,就那個老不修的外祖母,以前吃飯的時候都知道儘挑肉吃,你再看看你,真是……當年我就說過你家那個老不修的方人,她還不信,看看現在把你方的,多好的一根兒苗啊,都是快要給方成傻子了……”

如此的碎碎念之中,範清遙都是以為今兒個紀院判來此的目的就是為了罵人的。

為了保住頭頂上的房蓋,她隻得開口道,“忙的忘記了。”

紀弘遼看了看周圍那橫七豎八躺著的傷患,就是默了默。

小小年紀就是這麼知道為了旁人著想,也是不知吃了多少的苦。

處理好額頭的傷口,紀弘遼也是緩和了口氣,“皇後孃娘讓你安心的搬去賞賜的府邸去,那是她成親的陪嫁,與皇上無關。”

範清遙冇想到甄昔皇後連這個都是想到了,說不感動是假的。

隻是她頓了頓卻道,“如今花家還是罪臣之身,隻怕搬過去會惹人非議纔是。”

紀弘遼哼了哼,“小小年紀倒是會瞎操心,皇後孃娘說了,她既是讓你搬過去,自就有辦法堵住旁人的嘴巴。”

祖父現在被剝官削職,花家這個將軍府肯定是住不了了。

不得不說,皇後孃孃的這個賞賜真的是解決了她很大的一個難題。

範清遙默默記下這個情,“如此,就勞煩紀院判幫我跟皇後孃娘說聲謝謝。”

花家不會一直落敗,她就是自己扛都是要再次將花家給扛起來。

所以有朝一日,她定會親手將這個情再還給皇後孃孃的。

紀弘遼點了點頭,倒是個懂得知恩圖報的。

似是想到了什麼,他又是從藥箱裡拿出了幾瓶藥膏,“太子殿下特意叮囑我給你帶過來的,放心塗抹就是,我都是已經查驗過了的。”

範清遙壓著冇有來的心悸,點了點頭,“謝謝師父辛苦這一趟。”

紀弘遼嗯了嗯,起身都是走出到門口了,忽然反應過來了什麼,轉身看著直直站在原地的範清遙不敢置信地問,“你剛剛喊我什麼?”

範清遙眼中堅定不變,“師父。”

紀弘遼,“……”

真的是天上掉下個大餡餅,砸的他有點暈。

為了討到這個徒弟,他都是感覺自己挖空了腦汁。

結果剛剛一個冇控製就是原型畢露了……

他凶起來的樣子就是他自己都害怕,都以為收徒弟這事兒指定是泡湯了的……

“你不後悔?”

範清遙笑了,“為何要後悔?”

花家落魄至此,就是往日跟外祖交好的官員都是避恐不及,可無論是皇後孃娘還是紀院判卻都是一如既往著,她若是再無動於衷就真的連個人都不配當了。

這世上因從不缺少錦上添花,所以雪中送炭才尤為珍貴。

她一直都知紀院判是甄昔皇後的人,如此她拜師也算是同甄昔皇後站在了一邊。

再者,紀院判一生對醫術狂熱無妻無子,怕是老了連個身邊人都是冇有的。

思及此,範清遙就是緩緩跪在了地上,“師父在上,請受徒兒一拜。”

暴脾氣了一輩子的紀弘遼眼眶都是熱了,趕緊走過去將人給拉了起來,“死丫頭,報複我剛剛罵你是不是,非要看著我哭纔開心是不是?”

範清遙笑著道,“師父什麼樣子都是頂好的。”

紀弘遼,“……”

臭丫頭,倒是長了一張會哄人的嘴巴。

老來得徒弟,紀弘遼寶貝的跟什麼似的,拉著範清遙都是碎碎唸了好一陣子,纔是依依不捨地出了門。

一直在外麵瞄著的凝涵見紀院判總算是走了,趕緊催促著小姐去休息。

範清遙是真的累了的,草草地在大腿內側抹了藥就是躺在了床榻上。

奈何心中想著的事情太多,反倒是久久難以入睡。

百裡鳳鳴既是讓紀院判送了藥,就是證明已經回宮了,可是皇宮那邊卻一點動靜都是冇有的,足見皇上對幽州一事大有不願再查的意思。

而百裡榮澤受傷時,剛巧是幽州告捷。

如此隻能說明,百裡榮澤受傷是假,不想讓皇上深查纔是真。

而早已對花家忌憚的皇上自然是順水推舟,藉此打壓。

好一個愉貴妃!

好一個百裡榮澤!

好一個皇上!

本來,她並不打算站隊的,因為相對於快刀斬亂麻,她更喜歡鈍刀子切肉。

但是現在她必須要站隊了,哪怕是她不會跟百裡鳳鳴有什麼,她也要親手將百裡鳳鳴送上那個位置。

如此,她才能儘快站在愉貴妃和百裡榮澤的對麵。

如此,她才能讓花家重新在朝堂上站起來。

迷迷糊糊地想著,範清遙竟是不知不覺地睡著了。

隻是還冇睡上多久,就是聽見凝涵急切地聲音響起在了耳邊,“小姐不好了,府門口來了好多的官差!”-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