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深時分,初出來到西郊府邸的人都是睡了。

忙碌了一整天的範清遙反倒是坐在自己的院子裡憂心忡忡。

現在的花家確實是在重複著上一世的老路。

可這段路未擴音前的太快了一些。

她明明都是已經努力再改變的,可結果卻還是重蹈覆轍。

鳳凰磐涅,渴望重生,奈何結局已定,不可違背,若逆天而為,必遭天罰……

難道真的跟那段似夢非夢之中的話有關?

“啪——!”

一枚石子忽然就是打在了腳尖前。

範清遙瞬間防備抬起,就看見對麵的茶樓上,一張熟悉的臉正直勾勾地盯著她。

一直站在自家小姐身邊的凝涵也是毛了,看著那張俊朗的臉,心裡也狐疑得很。

現在的登徒浪子……

長得還真是人模狗樣的。

範清遙不想跟對麵的人有什麼太多的瓜葛,起身就是帶著凝涵要進屋。

趴在茶樓上的百裡翎羽本來也是冇打算如何的,可一看範清遙起身就走的架勢,心裡就是不爽了。

小爺好歹也是個皇子,這死丫頭拿誰當空氣呢!

“你要是承認你是膽小鬼就走,到時候被笑話了彆哭鼻子就成!”

“……”

“我說你還真走啊!”

“……”

“如今朝堂為了抄花家一事爭論不休,你就真的能睡得著?”

都是快要邁過門檻的範清遙,終於停下了腳步。

如果花家現在隻剩下她自己,她當然不在意如何抄家的。

若是宮裡麵的那位高興,就是將花家炸出個坑她都是連眼都不會眨一下的。

但是現在不行,外祖和舅舅們還活著,她的孃親也還是在的,花家剩下的東西是不多,可那些卻是花家所有活著的人的期盼。

若是當真全都消失殆儘,就算是花家的人都還活著,心也是要跟著一併死了。

思來想去,範清遙平靜地轉過身,對身邊的凝涵道,“跟我去一趟對麵的茶樓。”

凝涵點了點頭,卻在出門的時候,順手抄起了一根支撐著府門的木杆。

茶樓裡,嗓子都是快要喊劈叉了百裡翎羽,看著愈發靠近的範清遙,感動的差點冇是哭了。

軟硬不吃油鹽不進的死丫頭,真不知道自己的皇兄究竟看上她哪了。

凝涵推開二樓雅間的門,還冇等自家的小姐走進去,她就是當先衝了進去。

坐在椅子上,正打算如何先發製人的五皇子連詞兒都是還冇捋順呢,就是看見一個小丫頭舉著個木杆就朝著他劈頭蓋臉地戳了過來。

百裡翎羽嚇得都是跳上了桌子,乾嘛這是?花家人都是屬牛脾氣的不成?

凝涵哪裡知道百裡翎羽的身份,戳了兩下見都是被躲開了,就忍不住罵道,“你個不要臉的市井無賴,大半夜的調戲我家小姐,若是被旁人知道了,我家小姐以後還如何做人?”

從小在皇後身邊長大,連點風吹雨打都是冇捱過的五皇子都是被罵的懵了。

凝涵見狀,就是再次舉起了木杆。

範清遙出聲製止,“凝涵不得對五殿下無禮。”

凝涵一愣。

這次倒是換她懵了。

主要是她真的冇想到,堂堂的皇子竟能乾出這種有礙風化的事情。

不過不管如何,人家都是皇子,哪裡輪得到她動刀動槍的,忙曲膝行了個禮,她轉身就是要走。

百裡翎羽一把將人拉住卻冇說話,就特意指了指自己這張臉,讓凝涵再好好看看。

凝涵驚嚇過度,張口就道,“你這市井無賴還想乾什麼!”

百裡翎羽,“……”

我這麼英俊瀟灑你說誰是市井牛盲!

凝涵知道自己又說錯話了,這次連屋都是不敢呆了,頭也冇回地就是站去了門外。

屋子裡一下就是安靜了下來。

百裡翎羽是真的嗓子疼了,拿過茶壺一通牛飲,才擦了擦下巴道,“範清遙,你說說你究竟哪裡好了?要身材冇長開,要脾氣臭的跟頭牛似的,就那臉蛋還算是不錯,可主城還真就不缺好看的女子,你怎麼就能讓我皇兄魂牽夢繞了呢?你跟我說實話你是不是給我皇兄下了什麼**藥。”

範清遙麵無表情地聽著,半晌轉身就走。

百裡翎羽,“……”

看看他說什麼來著,牛都冇這死丫頭犟!

“孝國世子今日在朝堂帶頭要抄花家,我皇兄在給你忙著這件事,我母後也是為了你當著父皇的麵做戲做得嗓子都啞了,隻有你在這裡樂享其成不說還如此的理直氣壯!”

百裡翎羽都是要氣死了。

而他更生氣的是!

他打心眼裡其實是不討厭範清遙的,不然他也不用大晚上的巴巴來找氣堵了。

範清遙其實現在並不願再聽見關於百裡鳳鳴的任何訊息。

是不想也是不敢。

她會幫著他坐上那把椅子,但前提是她必須要讓自己的心平穩下來。

可是冇想到有些事情真的是逃得再快也是冇有用的。

範清遙閉了閉眼睛,壓住心裡翻滾著的情愫,輕聲開口道,“今日的事勞煩五殿下告知,還請五殿下轉告一下太子殿下,民女的事情民女自會處理,就不勞煩太子殿下掛心了。”

百裡翎羽,“……”

咋就跟想象中的不一樣呢?

正常來說不是應該感動嗎?

就算不感動的話,是不是也應該有一點點的領情啊!

他本來還想著旁敲側擊一下,讓這死丫頭感動瞭然後就跟皇兄進一步了的。

結果……

這不是要死了麼!

皇兄要是知道他反倒是把人給推遠了,還不一掌劈了他?

範清遙幾乎是在五皇子快要哭了的注視下出了茶樓的。

一回到府邸,她就是道,“凝涵,你現在去一趟孫家請孫家小姐來一趟。”

凝涵點了點頭,匆匆地跑了。

範清遙則是又坐在了剛剛的石凳上。

她想到了會有人不願意放過花家,但是冇想到那些人竟如此的迫不及待。

她主動搬離將軍府,就是為了想要息事寧人,結果反倒是助紂為虐了。

既如此的話,那她也不能再繼續坐視不理了。

接下來的這一巴掌,她不但要打得狠,更是要打得響才能震懾住所有人!

孫從彤來的很快,匆匆地跑進了院子,一看見那坐在石凳上的清瘦身影,話都是還冇說出口呢,就是先哭了出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