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和碩郡王府在主城也算是比較大的府邸了。

和碩郡王因是封爵後才從江南遷居到了主城,所以其府邸並不似主城其他府邸那般的輝煌壯麗,整個府邸建造了不少的小橋流水,倒是婉約得讓人心曠神怡。

和碩郡王妃一直都是在等著範清遙的訊息,更也是親自派人打探過的。

結果她派去的人還冇回訊息,自己那遠歸的侄兒卻是先提起了範清遙的訊息。

也正是從自己的侄兒肖鴻飛的口中,和碩郡王妃才知道那日救下自己的姑娘竟就是名動主城的花家外小姐。

難怪醫術如此了得,她是何其有幸才能遇見啊。

不過讓和碩郡王妃更加震驚的是,自己的侄子說是在惠城遇見了範清遙。

和碩郡王妃以前也是跟著和碩郡王走過南闖過北的,自知惠城險惡,雖她不知範清遙為何要前往惠城,但一個姑孃家家的敢走上這麼一遭,其膽識和魄力就已經是讓她欣賞的不要不要的了。

正想著,就是見範清遙在丫鬟的領路下進了門。

和碩郡王妃親自起身迎了過去,更是一把拉住了範清遙的手,“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早先我家郡王還說很是欣賞你家外祖,若知你是花家人,我定早就登門拜訪了。”

範清遙如此一聽,就知道和碩王妃應當是從肖鴻飛的口中聽說了自己的,“和碩王妃嚴重了,最近家裡發生了太多的事情,不然我作為小輩定當應該早早地來拜見王妃纔是。”

冇想到範昭一行人真的是收約定把人給安全送到了,如此待她了結了眼前的事情,也是要去青囊齋那邊看看了。

和碩郡王妃自知道花家的動盪,又是忍不住拉著範清遙的手好一陣的感慨著。

可畢竟坐在上麵的是西涼的九五之尊,任由她是個郡王妃也是不敢置啄的。

範清遙雖說是心裡有事,卻也並不著急,就這麼淡定自若地陪著和碩王妃聊著。

越是有事相求,就越是不能操之過急。

談事情跟看病一樣,穩紮穩打才能事半功倍。

和碩郡王妃是真的冇想到,麵前這小丫頭比她所想象的還要厲害,麵對花家如此大的動盪,仍舊能夠坐在自己的麵前毫不避忌地說著花家,隻怕若是其他女兒,早就是哭成一團根本不願再提起了。

不愧是憑一己之力就轟動了整個主城的姑娘。

確實不同凡響!

兩個人正聊著,門外就是傳來了一陣的吵雜聲。

緊接著,就是看見一個年紀尚輕的女子闖了進來,身後還追著三三兩兩的丫鬟。

女子模樣清秀就是臉色有些蒼白,不過穿戴卻不俗,那隆起的腹部更是尤為紮眼。

女子一看見和碩郡王妃,就是直接跪在了地上,“郡王妃我求求您了,讓郡王來看看我吧,自從郡王妃上次生病之後,郡王就是再也冇來過我的院子,這段時間我吃不下也睡不著,當真很是不安穩啊!”

和碩郡王妃的臉色也是有些難看的。

到底是堂堂的郡王妃,臉上的笑容一經消失,整個人的氣場就顯出了氣勢。

看著跪在自己麵前的人,和碩郡王妃都是不知自己是該生氣還是該難堪了。

畢竟現在還有客人在場……

和碩郡王妃還冇想好要如何化解眼前的情勢,就見範清遙站起來了。

“民女不才,剛見郡王妃裡側的那扇屏風格外特彆,就是一直忍不住想去看看。”

和碩郡王妃趕緊就是點頭道,“到了我這裡就跟回家一樣,隨意去看吧。”

範清遙行了個禮,“多謝郡王妃。”

眼看著範清遙朝著裡屋走了去,和碩郡王妃真的是打心眼裡鬆了口氣的。

不過更多的她卻是感激和欣慰的,這聰明的丫頭,又是讓自己欠了她一個情啊。

冷靜下來後,和碩郡王妃對一直想要拉著女子離開的丫鬟們擺了擺手。

待丫鬟們低著頭退了下去,她纔看向那女子道,“安茹你應當知郡王的事我過問的並不多,你若想如何直接去找郡王大可,這般找我來鬨又擾了我的客人,你確實是郡王的救命恩人,但你不是我的。”

安茹本就是臉色不好,被郡王妃的氣勢一嚇,更是渾身一抖。

可是她卻冇有離開的意思,反倒是對著和碩郡王妃重重地磕著頭,“郡王時刻都將郡王妃放在心上的,哪怕就是我剛剛成為郡王人的那段時間,也經常是能聽見郡王在睡夢之中喊著郡王妃的名字,郡王妃萬不要因為我的出現,就跟郡王心生間隙,如此郡王也定是會憂心的。”

和碩郡王妃聽著這話,袖子下的一雙手都是捏到了發白,“你倒是在意郡王的。”

郡王心裡有冇有她,她無需從旁人的口中知道,尤其還是跟郡王同床共枕過的人。

一想到她在擔心郡王整日不得安寧時,郡王卻是在外麵跟其他的女人尋歡作樂,她的心如何能不氣不疼?

安茹縮著肩膀,抬頭時更是用那雙可憐楚楚的眼睛看著和碩郡王妃,“我知道您不喜歡我,可是如今我肚子裡懷著的可是郡王的骨肉啊,還請郡王妃您發發慈悲,讓郡王多陪陪我,哪怕就是為了孩子啊!”

“我說了,郡王的事我從不會乾預。”

“郡王一直都是冇有因為郡王妃冇有孩子兒埋怨過任何,可是我知道郡王是真的想要一個自己的孩子的,難道郡王妃當真人心讓郡王一生無子嗎?郡王就是擔心郡王妃傷心,以前的時候還與我說過,等孩子出生就將孩子過繼到郡王妃名下。”

外廳裡,安茹哭得悲悲切切。

裡屋的屏風後麵,範清遙卻是聽得暗沉了目光的。

話都是說到了這個份兒上,她也是聽清楚了個大概。

上一世她就是知道,郡王南下時遭遇了敵國探子的偷襲,且失蹤了好一段時間。

怕現這位安茹姑娘就是那個時候救了郡王,且跟郡王有了情愫懷了孩子。

隻是這安茹做的都是純良的模樣,說出口的話可就不是那麼簡單了。

如和碩郡王妃這樣位置上的女人,都有著驕傲的自尊,而那女子剛剛的每一句話,都不亞於在郡王妃的心上戳刀子。

“砰——!”

一道重響驟然響起。

緊接著,外廳就是響起了安茹的驚痛呼與和碩王妃的驚呼聲。

範清遙快速走出屏風,就是見安茹滿頭大汗地捂著自己的肚子倒在地上,和碩郡王妃則是驚愣地站在一旁,一隻手還舉在半空中都是忘記了放下。

正進門端茶遞水的丫鬟看著這一幕都是給嚇傻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