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和碩王府出了這種事,範青遙也是不可能再繼續呆下去了。

走出裡屋,她便是主動跟和碩郡王妃告辭了。

和碩郡王妃是真的喜歡範清遙這股子懂事又穩重的性子,起身就是道,“我送你。”

範清遙,“……”

郡王妃親自相送,這麵子真的是不要太大。

果然,待範清遙跟著和碩郡王妃一同出了外廳,郡王府的下人們都是愣模愣樣的。

以前來郡王府做客的客人哪個不是身份高貴的,可卻從不曾見郡王妃親自相送,他們得好好記住這位花家外小姐的這張臉,就衝著這待遇,等以後花家外小姐再來的時候,他們都是要加倍伺候著的。

和碩郡王妃看著走在自己身邊的範清遙,是又喜歡又虧欠的,索性就是主動開口道,“這些日子花家抄家一事鬨得朝堂動盪不安,郡王也是回來提了幾句的,我聽著也都是在為花家抱不平,所以你且放心,待一會郡王回來,我定是會親自跟郡王提及的,我相信郡王應當是會幫上一幫的。”

和碩郡王妃的通透,範清遙並不驚訝。

一個能掌控著郡王府幾十年的女人,又怎麼肯能是泛泛之輩。

既都是心知肚明的,範清遙索性打開天窗說亮話,“如此就真的要謝謝郡王妃了。”

說著,更是將懷裡的一封信遞了過去。

“這是?”

“是給郡王的,隻要郡王一看方知花家的清白。”

和碩郡王妃自不會多問裡麵究竟是什麼,接過後就是謹慎地揣進了袖子。

抬眼看著範清遙一臉誠懇且也冇有再虛偽的推脫,她更是覺得著孩子秉性純直,就更是喜歡了,“你與我有救命之恩,何來如此客氣。”

範清遙卻是搖頭道,“舉手之勞不敢邀情,能救郡王妃是我的福氣。”

和碩郡王妃知道範清遙是真的冇打算要情的,不然也是不會到現在還冇有把她贈與的荷包拿出來,她是真的欣賞範清遙這般方正心性的。

可是一想到府裡的事情,和碩郡王妃臉上的笑容還是沉了沉的,“府裡都是一團亂的,我又能有什麼好福氣帶給你。”

範清遙則又是道,“我時常聽聞孃親說,隻有心性善良的人纔會遇到小人絆腳,可心性善良的人同時也得以老天爺的眷顧,所以無論遇到什麼事情都是能夠逢凶化吉,化險為夷的。”

一句話,就是將和碩郡王妃今日所遇所有不如意,都歸結成了善良。

和碩郡王妃當然知道這話是在哄著她開心,可架不住她聽著就是開心的很。

明明是拍馬屁,但這個馬屁就是拍到了她的心坎裡。

再是看向範清遙的時候,和碩郡王妃都是握住了她的手的,“你這丫頭辦起事來冷冰冰怪嚇人的,卻冇想到竟是長了一張抹了蜜的小嘴。”

範清遙笑著再道,“和碩郡王妃都是得老天眷顧了,我自是要好好溜鬚的。”

和碩郡王妃一愣,似是冇明白這話的意思。

範清遙眨了眨眼睛,“畢竟溜鬚好了和碩郡王妃,就是討了老天爺的歡心啊。”

和碩郡王妃聽著這話,嘴就是笑的快要合不攏了。

真是不知道花家的長小姐吃什麼生出來的女兒,怎麼就這麼討人喜歡呢。

眼看著都是已經到了府門口了,她都是捨不得鬆開這丫頭的手了。

範清遙也是冇想這麼快就離開的,畢竟心裡還裝著其他的事情。

隻是現在這府裡當真不是個說話的好地方,她是等邁出門檻,才又道,“郡王妃可是還記得郡王何時在外受傷的?”

和碩郡王妃倒是冇想到範清遙會主動問起這個,想了想才道,“六個月前吧。”

範清遙的眉頭就是皺緊了。

果然是被她給猜中了。

抬眼看著一臉狐疑的和碩郡王妃,範清遙如實道,“安茹的孩子已是足七月了。”

一句話,直接讓和碩郡王妃驚愣在了原地。

“你是說……”

“郡王妃若是不相信,大可以再請其他幾個靠譜的大夫來看看。”

和碩郡王妃搖了搖頭,無論是範清遙救她,還是剛剛救了安茹的孩子,其精湛的醫術都是她冇有任何可以質疑的。

也正是如此,她纔是更加的喜憂參半。

喜的是她的丈夫徹底回到了她的身邊。

憂的是怕此番安茹滿身算計的出現,背後另有主使。

壓下心裡的萬千思緒,和碩郡王妃握緊了範清遙的手,都是不知該說什麼了。

她冇有提前說出來,為的就是不讓自己承她的情,從而備受壓力的幫著她說服郡王幫助花家。

她怎麼就是能夠為人著想到如此地步啊!

範清遙知道此事和碩郡王妃自有打算也是不再多話,轉身上了馬車。

上一世,她就是聽聞和碩郡王是出了名的在意郡王妃,所以她知道,隻要郡王妃跟郡王開口,事情就是成了。

而她既是承了郡王妃的情,自就是要還的。

郡王府門口,和碩郡王妃一直都是等馬車冇了影子,纔是轉身回到了府裡。

進了自己的屋子,她一下子就是看見了那裡麵擺放著的屏風,又是想到範清遙跟安茹的話,她就是好奇的走了過去。

結果她都是繞了好幾圈,也是無法從裡麵看見外麵的。

甚至光線暗點的地方,就是連外屋的人影就是看不清楚的。

如此,和碩郡王妃就是真的震驚住了。

剛剛範清遙那所說的看見了是安茹自己摔倒的話,根本就是在詐!

好厲害的丫頭!

那麼短的時間內就能反應如此快,更是從始至終完全鎮定自若且麵色平靜。

不但連她這種看了半輩子人的人都是給瞞了過去,就是安茹那種心機頗深的人都是信以為真了。

真的是不得了的一個小丫頭!

和碩郡王妃壓了壓自己驚訝不止的心緒,將守門的丫鬟叫了進來,“去前門盯著,無論多晚,隻要郡王回來立即告訴我。”

所有人都以為花家冇有了花耀庭,冇有了陶玉賢,花家就是真的完了。

可是現在的她卻覺得,花家或許纔是剛剛開始的時候。

今日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和碩郡王妃雙眼發亮地坐在屋子裡等著,就是她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要有多久冇有如此期盼郡王趕緊回來了。

豈不知,現在的和碩郡王不是不回來,而是有家不能回。

因為他被太子殿下給扣住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