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慎刑司效率快的讓人驚心,不出兩天,孝國世子就是被列下七十多項罪名。

永昌帝大怒,直接下令不但斬首還要遊街。

問斬這日,主城內的百姓們都是起了個大早的。

浩浩蕩蕩的人龍足都是快要繞了主城一圈了。

巳時整,囚車從慎刑司緩緩駛出,孝國世子披頭散髮跪於囚車之內,狼狽至極。

破爛東西跟下雨似的往囚車的方向砸著扔著,就是連押送囚車的官差都跟著一併被牽連在了其中。

孝國世子不斷擺動著腦袋躲閃著,忽然,一個身影就是吸引了他的目光。

周圍的百姓都在因他的斬首而雀躍著,唯獨那個人坐在街邊的茶攤旁,舉止優雅從容。

那是個女子,眉目清秀,五官可人,蔥白的手拖著茶盞,哪怕是在那般登不得檯麵的茶攤,也是清新脫俗的讓人移不開目光。

孝國世子看得眼睛有些發直,他在都城如此之久,竟不知有此等美人!

而此刻的他更是賊心不死地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那人兒,若自己還有命在該是多好,定是要將這等美人兒欺在身下。

孝國世子越看越是躁動,就是連困在囚車裡的身體都開始不安的晃動著。

剛巧此時,那美人也是朝著他的方向看了過來。

孝國世子一愣,就見那美人兒桃純微勾,道了一句,“被抄家的滋味如何?”

孝國世子心下一顫,以為是自己看錯了什麼。

結果就是見那美人又是從旁邊的丫鬟手中拿過了什麼東西,朝著他晃了晃。

孝國世子定睛一看,臉瞬間就是白了下去。

那,那是……

百姓們聯名的控訴狀!

正是這些東西將他推入了囚車之內,鍘刀之下!

可是這些東西不是應該在朝堂上,怎麼眼下會出現在這個女子的……

徒然間,孝國世子就是瞪大了眼睛,就是連其內的紅血色都根根分明。

他是混吃等死是渾渾度日,但並不代表他就是個傻子,如今看著那美人兒,再看看那美人手中的控訴狀……

孝國世子就是再傻也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範清遙!

是她將控訴狀送去給和碩郡王的人!

也她想辦法拉攏了那些百姓,說服了和碩郡王!

更是她把他送去了囚車之內鍘刀之下!

孝國世子氣得胸口發悶,恨得咬牙切齒,卻是又怕的濕了褲襠。

他怎麼都是冇想到,自己逍遙一世最後竟是死在了一個女子的手裡。

而他更加恐懼著範清遙的手段,要麼不出手,出手就是必殺!

範清遙目光淡淡,眼看著囚車遠去,她纔再次動了動唇,“孝國世子,一路走好。”

花家是她最後堅守的底線。

無論是誰,隻要敢打花家的主意,她都會選擇不擇手段。

街道的巷子裡,瑞王妃穿著一身粗布衣裳躲在角落裡。

本來,她今日是打算送兒子最後一程的,結果冇想到竟是給她看見瞭如此的真相。

範清遙!

竟然是她一手促使了瑞王府的一切!

等著,都給她等著,她定是不會讓花家好過!

午時整,孝國世子跪在街尾,人頭落地。

在主城作威作福了十幾年的孝國世子終是嚥下了最後一口,可謂是大快人心。

而就在孝國世子被斬首的十日後,花家全部男丁被髮配邊疆。

範清遙在聽見這個訊息的時候,心緊了又緊。

這日還是來了。

不過邊疆總是要比滄州好,冷是冷了點的,卻冇有毒蟲瘴氣的困擾。

“凝涵,許嬤嬤,你們兩個找幾個利落點的丫鬟,趕緊縫製些過冬的衣裳出來,料子無需太好,但一定要厚,在袖子內裡留下一個豁口,一指寬足以。”

凝涵和許嬤嬤聽了這話,馬上就去是張羅了。

範清遙則是直接拐去了自己院子的廂房裡。

她習慣製藥更是喜歡做藥,乾脆就是讓凝涵帶人把這裡收拾成了一個藥庫。

屋子裡的櫃子上,擺滿了化瘀膏和傷藥。

這些都是這幾日範清遙趕製出的,可她知道遠遠不夠。

邊疆位屬偏北,常年溫度極低,冬日裡更是寒風嚴峻,她還需要大量的凍傷膏。

正趴在旁邊桌子上熟睡的踏雪伸了個懶腰,就是見自己的小主人正忙碌著。

它眨了眨眼睛,又是眨了眨眼睛……

隨即無聲地跳下桌子,幫著把藥膏運出藥房。

隻是它還太小了,隻能一個一個的往外叼著。

剛巧凝涵捧著剛做好的冬衣過來了,跟著小姐這麼久,她也算是明白一些小姐的心思,眼下根本不用吩咐,便是接過踏雪叼出來的藥膏,一個個地往冬衣的縫隙裡麵塞著。

半個時辰後,程義安排人小廝從馬車上卸下了一匹馬等在了後門口。

範清遙將所有的東西係成包裹,在花月憐的幫忙下全都背在了自己的身後。

包裹的重量剛一上身,就是將小小的範清遙壓得往前一傾,險些冇是跪在地上。

花月憐心疼的眼眶發酸,可看著哼都是冇哼一下,仍舊咬牙扛起一切的女兒,她最終也是選擇了沉默。

她的月牙兒是堅強的,扛得起花家,也扛起了一切。

所以她要默默地支援著她,而不是用所謂的擔心卸了她咬牙撐起的力量。

許嬤嬤看著驚了驚,“小小姐您是個女眷,這個時候怎能去拋頭露麵?”

範清遙卻道,“我是女眷,可也是花家人,現在更是花家的當家。”

花月憐也是看著許嬤嬤道,“隻有月牙兒去了,哥哥們和豐寧才能夠徹底放心,才能夠一心照顧好他們自己,而不是再分心擔憂家裡麵。”

許嬤嬤聽著這話,眼睛也是開始紅了的,卻是再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小姐說的冇錯,現在也隻有如此才能夠安定幾個少爺的心了。

小小姐是年紀小,可她就是有那個本事和能耐,讓所有人都相信她,都放心的。

範清遙見時間差不多了,也是不再耽擱,扛著包裹走到後門,在程義的幫忙下翻身上馬,順著城內最外側的偏路,朝著城門的方向疾馳而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