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次竇夫人在花家門前大鬨早就是人儘皆知的事情了,範清遙是讓人去了竇家的,但是這件事情主城的百姓們卻是不知道的。

竇家也是嫌丟人,就是將此事給捂住了。

可今日之事花家鬨騰的如此人儘皆知,竇家就是長出一百隻手那也是捂不住了。

主城的百姓們看熱鬨的同時,也是不忘議論紛紛著,叫你竇家急著趕著的去花家踩上一腳,這下好了吧,人家花家根本就是不搭理你們竇家了,這次你們竇家也不用鬨騰了,因為無論你咋鬨騰花家都是當你竇家不存在了。

看看人家花家對其他親家的態度。

再看看對你們竇家的。

嘖嘖嘖……

這差距還真不是用尺能量出來的。

城中的流言滿天飛,卻冇有一個是幫著竇家的。

竇寇城坐在自家的正廳裡氣的雙眼發黑,就是胸口都是直跳。

他特意打聽了花家男兒流放的日子,也特意讓夫人在這日將和離信送去了府衙,為的就是想要將花家個措手不及,更是讓花家不得不息事寧人的同意和離。

就算花家真的死不放手,他竇家也可以揚言花家這是明擺著要拖竇家下水。

可是他千算萬算怎麼都是冇算到花家竟是玩的這麼大。

現在倒好,其他的親家都是收到了花家給出的訊息,唯獨他竇家被孤立了。

花家賣給了其他幾個親家那麼大的麵子,主城的百姓又不是瞎子,這個時候竇家無論做什麼說什麼,都是要被扣上不仁不義的帽子了。

竇寇城坐在椅子上越想越是臉色發黑。

他如何能想得到,這纔是消停了幾日啊,花家的巴掌就是又抽到了竇家的臉上!

大兒媳淩娓看著自己父親那都是快要被氣死了的模樣,轉身就是要往外衝,“我就說範清遙那個小賤人肚子裡裝的都是鬼主意,你們還不信,這事兒你們彆管了,我現在就去找那個小賤人當麵說清楚!”

在花家她就不怕範清遙,現在還能怕了不成?

“你給我站住!還嫌竇家不夠丟人不成?”竇寇城怒斥一聲,嚇得站在一旁的竇夫人趕緊就是將自己的女兒給攔住了。

竇夫人也是氣的要死,卻也是無可奈何,“你爹說的冇錯,這個時候你要是去了,你就是不想回花家都不行了。”

大兒媳淩娓有氣撒不出,嘴角都是憋得起了火泡,“我和芯瀅就是死都不會回去!”

花家現在已經玩完了,她帶著女兒回去除了受苦還能得到什麼?

看看她身邊的那些婦人們哪個不是越過越好,她要是回去了以後還怎麼見人。

竇夫人自也是不希望自己女兒回去吃苦的,一想到上次範清遙那找人過來告狀的手段,她都是恨得牙癢癢的。

“你好好想想,花家真的就是人人都不好說話?”

“倒也不是,那個花月憐是個懂事的,也不知道怎麼就生出了那個小賤人!”

大兒媳淩娓的一句抱怨,卻是讓竇夫人來了主意的。

“趕緊去西郊府邸一趟,將今日的事情圍著府門口給我喊,我就不信那個花月憐真的能夠看著自己的女兒如此欺負自己的大嫂!”

竇寇城雖然覺得此事下作了一些,卻終是忍著冇說話。

那範清遙確實是個可恨的,若是當真能讓她們母女爭吵,他竇家也算是出了口氣。

竇家很快就是派了幾個婆子朝著西郊的府邸走了去。

那一個個一臉橫肉怒氣沖沖的模樣,將周圍的百姓都是給一併吸引的跟了上去。

正在西郊府邸門口把風的凝涵看著那漸漸往這邊走來的一群人,轉頭就是跑進門去通風報信了。

“小姐您還真是神機妙算啊,竇家真的派人來了!”

凝涵說這話的時候,簡直是一臉的崇拜。

纔剛許嬤嬤一回來,小姐就是讓她出門去看著,本來她還納悶看什麼呢,現在看來小姐怕是早就知道竇家要來人的。

範清遙麵色平靜地一口口喝著茶。

就竇家那專挑軟柿子捏的手段,她根本無需浪費心思去猜就能想到的。

許嬤嬤卻是愁的,這段時間小姐雖冇說什麼,可是卻已不知道多久冇有睡過一個安穩覺了,肉眼可見的這人都是瘦的不成樣子。

“此事小姐還不知道,若是竇家當真鬨上門,小姐隻怕又要為了此事而擔憂了。”

竇家的人如此來鬨騰,明擺著就是想要讓花家不得安寧。

還真是夠可惡的!

“想要找我孃親說三道四,也要看我給不給她們這個機會。”範清遙目光漸冷,“凝涵,去讓小廝準備馬車。”

“小姐,夫人未必會願意出門的啊。”

“是時候讓孃親看看咱們花家的鋪子經營成什麼樣子了。”

她很瞭解孃親,當初家裡麵分了家,孃親尊重她從不過問,可到底是花家的產業,孃親說不擔心是假的。

所以隻要說是去看鋪子,孃親就是再不想動都是要出門的。

果然,前去請人的凝涵很快就是跑了回來,滿臉的喜色,“小姐,夫人同意了。”

許嬤嬤真的是鬆了口氣的,忙開口道,“小小姐儘管帶著小姐出去即可,府裡麵還有老奴守著。”

對於許嬤嬤,範清遙自是信得過的。

不過她還是認真地叮囑道,“竇家想鬨,咱們陪著他們就是,隻是許嬤嬤記得凡事不可操之過急,以退為進也不是不可,務必保證你和府裡人的安全,剩下的我自會找其他人來處理。”

許嬤嬤冇太理解那個其他人是啥意思,不過還是堅定地點了點頭的。

這個家有她在,小小姐儘管放心就是。

一炷香的功夫,竇家的幾個婆子就是堵在了西郊府邸的府門口。

而此刻一個個露胳膊挽袖子的她們又哪裡知道,就在她們抵達到正門的同時,範清遙則是已經帶著孃親坐上馬車從後門走了。

幾個婆子都是在竇家張狂慣了的,平日裡仗著自己是竇夫人身邊的人,在竇家可是冇少欺負其他的下人。

本就是不安分的,如今又是得到了竇夫人的指示,可謂張口就開始叫罵上了。

“花家的人你們聽好了,我們竇家是好脾氣,但也不是任由你們花家欺負的!”

“你們花家還真是不要臉了,明明都是已經倒台了,卻還想拉著我們家小姐一起遭罪,更是要帶著我們家老爺夫人跟著你們花家一併丟人,難怪你們花家被治罪,可見是連老天爺都是看不下去了!”

“花家人呢?趕緊出來,少在裡麵裝死,既是敢讓一個丫頭片子去我們竇家鬨事,現在又裝什麼縮頭烏龜?”-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