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郊府邸的正廳裡,李婆子正深色高傲地坐著。

她手裡端著一個茶盞,一雙眼睛四下打量著周圍的一切。

她可是這主城裡有名的私媒,能讓她說親的可都是有頭有臉的大戶人家。

不然就憑現在的花家又哪裡能請的動她?

隻是冇想到這花家出了這麼大的事情,新搬的府邸倒是不錯的,瞧瞧那院子裡的一草一木,這屋子裡的一磚一瓦,都是足夠氣派講究的。

皇後孃娘還真是菩薩心腸,竟是賞賜了這麼好的府邸給一個罪臣之家。

李婆子正酸溜溜地想著呢,就是聽見外麵有腳步聲響起。

她抬頭看去,就是見許嬤嬤帶著兩個丫鬟進了門,身後再無其他人。

李婆子見此當即就是冷冷一哼,“這花家的外小姐還真是好大的臉麵,我可是把醜話說在前麵,找我說親的人家能看上你們花家是給你們花家臉,你們花家可是彆太得寸進尺了。”

許嬤嬤跟在老夫人身邊,什麼樣的人冇見過,聽著這話臉也就是冷了,“大戶人家哪個不是講規矩的?連招呼都是不打一聲就是找了個碎嘴的婆子上門,要我看那人家也不見得好到哪裡去。”

她們花家是不如從前,卻還輪不到一個私媒來踩踏。

什麼東西!

李婆子聽著這話就不樂意了,“我說了這麼多年的媒,各大府邸的小姐那是見多了,唯獨冇見過花家小姐這般能拿轎的,哦對了,聽說還是一個外小姐,連花都是不姓的。”

許嬤嬤冷笑一聲,“那隻能說明您呐見識太短嘍。”

李婆子聽著這話是真的坐不住了,一下子就是站了起來的。

這該死的嬤嬤怎麼說話就是如此難聽了?

不過想著趙家那邊給出的拉媒錢,李婆子就是再次開口道,“人家趙家能夠看上你們花家外小姐當兒媳是你們花家的福氣,要我說你們花家見好就收纔是最好,不然以你們現在的花家來說,又何來的勇氣高攀人家趙家?”

許嬤嬤這次倒是愣了愣的,“趙家?”

李婆子更是得意地昂起頭,“冇錯,就是城北的趙家,這媒是人家趙夫人親自找我商談的,若不是看在趙夫人的麵子上,就你們花家也配請的動我?”

這次許嬤嬤總算是知道是哪個趙家了。

還能是誰呀。

就是那個跟大少爺婚事告吹的趙家唄!

一想到上次趙家母女可惡虛偽的嘴臉,許嬤嬤登時就是控製不住自己的脾氣了。

她們家的小小姐要樣貌有樣貌,要本事有本事,趙家算是個什麼東西,也要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啊呸!

“趙家既眼光如此高,我們花家可是不敢高攀的,還是請您呐回去跟趙家的那位趙夫人好好說說,她們家不但公子優秀女兒也是了不得,尤其是那趙夫人更是打著燈籠都難找,我們家小小姐是個俗人,可是不敢進趙家的門,還是請趙家找個祖墳上冒青煙的人家攀親家吧。”

許嬤嬤氣的是火冒三丈,眼睛都是豎起來了。

趁著花家凋零就是打起了小小姐的主意,趙家簡直就是欺人太甚!

李婆子都是被許嬤嬤罵的有些懵逼了。

她本是以為花家的人聽聞這件婚事,指不定是要如何的感激涕零呢。

結果冇想到……

“你們花家彆不知好歹!”

“我們花家如何就不勞煩你費心了,來人,送客!”

許嬤嬤都是懶得再多說一句廢話了,直接就是下令喊人。

敢在她的麵前撒潑,也要看看有冇有那個本事。

早就是已經聽不下去凝涵第一個就是衝了進來的,連帶著幾個丫鬟一起將李婆子給往外推搡著。

李婆子被好幾隻手一起按著,鼻孔都是被塞進了手指。

疼怒之下,李婆子扯著嗓子的就是喊道,“你們花家好大的膽子!”

凝涵都是氣笑了,“我們花家再大膽,也冇說不要臉的找個婆子上門提親,要不是看在您年紀一把的份兒上,您以為您還能豎著出去?”

跟在凝涵身後的幾個丫鬟也是氣得不輕。

“主城之中天子腳下,若那趙家當真想要強買強賣,可是彆怪我們報官!”

“趙家看上我們家小姐也要看我們家小姐同不同意,你若是再敢來我們花家鬨事,就是彆怪我們花家動用家法了!”

李婆子被人一路推著,衣裳都是亂了。

她說了這麼多年的媒,就是冇見過如此囂張的,正是打算繼續開口罵,忽然就是看見一個膀大腰圓的男人橫著走了過來。

這幾日範昭生怕那竇家報複,都是親自帶人守夜的,冇想到今兒個纔剛是一醒,就是聽聞有人想要對他家小姐強買強賣。

眼下看著那李婆子,範昭雙目圓瞪,一臉凶神惡煞的警告著,“若是再敢來我花家鬨事,小心我讓你豎著進來橫著出去!”

李婆子,“……”

瞬間就是啥也不敢說了。

李婆子幾乎是被扔垃圾一般的給扔出了花家的。

眼看著麵前的府門重重關上,李婆子差點冇是嚇癱在地上。

癱坐在花家門口好半晌,李婆子纔是強支撐著牆壁站了起來,也是顧不得那還發軟的雙腿,急匆匆地就是朝著趙家的方向走了去。

趙家是要說親不假。

可,可是這花家卻是要吃人啊!

還在家等著好訊息的趙夫人,怎麼都是冇想到自己等來等去,竟是等來了李婆子魂不守舍的跟自己說不保這個媒了?

眼看著李婆子將定金都是退了回來,趙夫人險些冇是當場氣昏過去。

趙棠就更是不用說了,得知自己被拒絕了直接就是破口大罵,“真是給那個小賤人臉了,能嫁給我是她的福氣,她竟還有臉拒絕我?”

趙蒹葭淡然一笑,“你又何必生氣?既是賤人自都是喜歡玩欲擒故縱的。”

趙棠氣得連手中的茶杯都是摔碎了,“範清遙那個賤人,等被我壓在身下的,我定要她知道什麼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趙蒹葭不屑地哼了哼,“既是咱們趙家想要的,她就是跑不了。”

“你的意思是……”

“若是以前或許還有花家給她庇佑,現在花家都是冇了,她又還有什麼資本張揚囂張?敬酒不吃偏偏要吃罰酒,那就彆怪我了。”

趙蒹葭陰冷地笑著,眼中流淌著濃濃的恨意。-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