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月憐看著自己的月牙兒坐上了馬車,眼前忽然就是陣陣發黑。

好在幾個幾個兒媳都是在身邊的,趕緊就是把人給攙扶進了屋子。

可是麵對花月憐那滿臉的愁容,誰也是說不出一句安慰的話。

她們現在都是恨不得那三皇子直接病死算了,也省得拖累了小清遙的名聲。

此時在月愉宮裡怡然自得的百裡榮澤自然是不會死的。

要不是此刻還在裝病,他都是巴不得親自去宮門口。

承載著範清遙的馬車,一路平穩駛向皇宮的方向。

馬車裡,範清遙目光沉且冷。

本她還一直想著百裡榮澤不去狩獵的因由,現在看來倒是有了答案的。

雖不知百裡榮澤究竟是怎麼盯上她了,但這一世,盯上她隻會是他的不幸。

眼看著皇宮近在咫尺,範清遙從袖子裡掏出一顆提前準備好的丹藥,想都是冇想的就是吞進了口中。

宮門口的侍衛聽聞著花家那位外小姐又是來了,都是瞪大眼睛地看著望著。

待馬車漸漸停穩,範清遙纔是走下了馬車。

賽雪的肌膚迎陽照,眉目如畫,身姿若仙。

哪怕此刻身上隻是穿著一件素雅的淡青色長裙,也遮掩不住那出眾的五官。

主城從是不缺美人兒的,皇宮裡的妃嬪娘娘們也是個頂個的貌美如花,可卻從冇有人能夠美成範清遙這般,美而不豔,清冷的就是如同那盛開在百花叢中的一朵亭亭玉立的荷花。

可就是麵對這麼一張臉蛋,看守在宮門口的侍衛卻是隻敢遠觀而不敢褻瀆。

上次的逼宮之舉,這位花家的外小姐可謂是一戰成名。

就算美人兒再美,那刺卻也是蜇的人無福消受。

跟在範清遙身邊的孫高銓不屑地在心裡哼了哼。

就算是美人兒又如何,很快就是他家殿下床榻裡的一朵殘花敗柳了。

範清遙麵對那一雙雙投來的視線完全無視,泰然自若地走到宮門口,抬頭就是看向了那高高聳立在麵前的宮門。

桃瓣的唇挑起了一個譏諷的弧度,眼中那抹興奮更是再次劃過眼底。

哥哥,很快我們就是能再見麵了。

有腳步聲忽然由遠及近地響起,隻見範自修正是跟禮部尚書周淳還有幾個臉生的大臣一併往外走著。

他們都是聽聞三皇子舊疾複發前來探病的,結果吃了個閉門羹。

眼下,周淳是第一個看見範清遙的。

整個人可謂是渾身一震,就是連腳下的步伐都是本能的開始僵硬。

她來了?

她怎麼又來了!

周圍的幾個大臣是剛剛被範自修拉到自己陣營的,瞧著周淳那忽然就是開始放慢的腳步,就都是好奇地往宮門口望去。

“周大人這是怎麼了?”

“好端端的可是中暑了?”

周淳,“……”

現在的他倒是寧願中暑!

幾個大臣狐疑地打量著站在宮門口的範清遙。

長得那真叫一個好看,就是渾身上下一點標識都冇有,根本看不出身份。

範自修後知後覺地看見了範清遙,當即就是大步走了過去的,“孽障,皇宮重地,豈是你想來就來的?還不趕緊滾回花家去!”

孽障?

幾個大臣總算是反應過來了。

看來這位就是赫赫有名的逼宮小能手範清遙了。

範清遙淡淡一笑,麵上端的是禮數有加,可說出口的話卻就不是那麼回事了,“多日不見,範丞相還是如此為老不尊,不過如此我也是就能放心了,範府還需範丞相憑一己之力撐下去,若是範丞相倒下了,範府隻怕也就是要跟著塌台了。”

孃親都是已經和離,她又何須再慣著範府什麼。

範自修渾身一僵,老臉都是繃緊了,“孽障,你說什麼!”

範清遙則繼續又道,“到底我也是從範府走出來的,自是希望範府禍害遺千年的。”

隻有範府還在,她才能繼續讓他們生不如死。

範自修雙眼一抹黑,好懸冇是當場昏倒。

他是堂堂的西涼丞相,自是不屑跟一個下堂的東西口舌之爭的。

以前在府裡他哪日不是要咒罵這孽障幾句,可這孽障什麼時候敢還嘴過?

現在這是怎麼了?

被鬼附身了不成!

周淳看著被懟到連氣都是喘不上來的範自修,看得反倒是心裡很是舒服。

就該是如此纔對,誰的孫女兒誰活該被懟。

其他的幾個大臣光是聽都是聽懵了。

這就是傳說那位花家外小姐的實力?

要不要這麼囂張!

就算花家跟範府再是有什麼,也是不用堵在宮門口對著自己的祖父炮火全開吧。

吳昊天就是這個時候走過來的,瞧著宮門口堵著幾個人,就是好奇地加快了腳步,結果就是給他看見了那張熟悉的臉龐。

看著範清遙那張巴掌大的小臉,吳昊天恨不得踩著風火輪飛奔回府。

不得不說……

被範清遙生懟硬踹的那段時光,真的是酸爽的讓人無法忘記。

範自修在眾人的注視下,隻覺得一股邪火就是竄上了天靈蓋。

怒極之時,他更是直接揚起了自己的左手,“孽障,你好大的膽子!今日若不教教你如何說話,你怕是連我是誰都不知道了!”

想著以前在範府的時候,他也是冇少打範清遙的。

所以眼下抬起巴掌更是輕車熟路的很。

隻是就在他話音落下,巴掌還冇等落下的時候,原本好端端站在他麵前的範清遙,忽然就是軟綿綿地朝著地上倒了去。

“噗通——!”

眼看著範清遙重重摔在了地上,眾人都是下意識地後退了好幾步。

隻剩下範自修舉著那僵硬在半空之中的巴掌,落也不是,不落也不是。

孫高銓本來還一臉看好戲的等著範清遙被教訓呢,結果現在卻是笑不出來了,“範丞相您這是做什麼?花家外小姐今兒個可是奉三殿下的傳召,進宮給三殿下侍疾的!”

範自修聽著這話,又是雙眼一抹黑。

差點冇是也跟著倒在地上一趴不起。

他,他哪裡知道是三殿下傳召……

周圍的大臣們見此,都是腳底抹油地開溜了。

三殿下傳召進宮侍疾的人,現在卻是昏倒在他們的麵前,若是三殿下追究起來,他們哪怕滿身是嘴那也是說不清楚的啊。

範自修也想跑,但是卻跑不了,隻能解釋道,“我根本就冇碰她!”

孫高銓看了看範自修,又是看了看範清遙……

隻見倒在地上的範清遙雙目緊閉,雙眉緊縮,渾身顫抖,四肢抽搐,一張白皙的小臉都是白成了透明的。

孫高銓趕緊就是攔住範自修回頭跟宮人吩咐,“快去通知三殿下!”

宮人匆匆地跑進了宮門。

片刻,還在月愉宮等著範清遙的百裡榮澤差點冇是當場氣死。

他連以後怎麼將範清遙安置在自己身邊都是想好了。

現在卻是告知他人昏倒在宮門口了?

百裡榮澤自然是不可能讓到了嘴邊的肥肉就這麼溜走的,趕忙就是起身道,“找一頂轎子過來,本殿下要親自去宮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