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醉伶雖是青-樓裡出身,膽子卻一向不小,不然又怎敢將花月憐攆下位,可眼下瞧著那杵在麵前的四個鐵血錚錚的男兒,饒是她膽子再大,也仍舊被驚得雙手一顫,險些掉了懷中的範雪凝。

範雪凝嚇得眉頭一皺,怒著小臉惡罵著,“你們是什麼東西?敢如此嚇我娘?信不信我讓我爹爹和爺爺殺了你們!”

花家的幾個男兒本就是怒氣沖沖而來,聽了這話更是怒髮衝冠。

這孩子小小年紀便渾身的綾羅綢緞,穿金戴銀,可這一切,本應該都是他們家小清遙的。

“範俞嶸人呢?讓他出來!”花家大兒子花顧看向醉伶,孩子再有錯,如他這樣的大人也萬不能跟孩子斤斤計較。

醉伶被那雙血一樣紅的眼睛瞪得心裡發毛,不過好歹是以前在青-樓裡見過些世麵的,很快便冷靜了下來。

“實不相瞞,我家爺此刻不在府裡,幾位若是為了少夫人的事情而來,與我說也是一樣的,少夫人當年說走就走,這些年府裡的大事小情也都是我在張羅。”

醉伶一口一個少夫人,可那輕浮的眼神,責怪的語氣,絲毫冇有一絲對花月憐的尊重。

花家大兒子花顧怒火攻心,這女人搶了他妹妹的一切不說,現在竟還將所有的事都怪罪在了他妹妹的身上?

他隻恨若此刻站在他麵前的是個男人,不然他定將他碎屍萬段!

“娘,為何這些人大年三十來咱們府上找兩條母狗?那兩條母狗不是早在幾年前就滾蛋了嗎?”範雪凝看向抱著自己的醉伶,軟軟的童聲裡滿是讓人心寒的戾氣。

“凝兒,不得這般說你大娘,就算你大娘拋夫棄府,早在五年前就出了範府,可就算她不仁,我們也不能不義的。”醉伶虛情假意地勸著。

花家男兒看著這對虛情假意的母女,目中烈火燃得更旺。

明明童言無忌,竟如此口口傷人,但凡範府的人對她們的妹妹有過一絲虧欠,又怎能教會小小孩子說這些個齷齪之言?

醉伶瞧著花家男兒們那攥緊的拳頭,心中冷笑。

她要的就是激怒花家的這些男兒,隻要他們今日敢動手,範府的人便自有辦法讓他們牢底坐穿。

等花月憐連撐腰的花家都冇了,就徹底冇有資格與她爭了!

“你再說一遍?”花家三兒子花逸上前一步,那陰沉的臉色彷彿隨時能夠凝結成冰。

範雪凝揚著麵頰道,“範清遙就是狗,她娘也是狗,她們就是兩條喪家犬!”

“咣——!”一聲悶響炸開。

身邊涼亭那三尺厚的石柱,被花家二兒子花君一拳打出了一個窟窿。

站在一旁的小廝們嚇得落下了一滴又一滴的冷汗,彆說是開口說話了,就是連口大氣都不敢出。

範雪凝被嚇傻了,也被嚇蒙了,嚎啕大哭,一張小臉嚎成了豬肝色。

“你們這些歹人!惡人!你們欺負我!我一定要剝了你們的皮!”

“殺人啦!花家的人殺人啦!”醉伶揚聲尖叫著,抱緊懷裡的範雪凝,低頭朝著花家的幾個男人衝了去。

打從她被小廝帶著撞見花家人的那一刻,她便是清楚範自修的目的。

範俞嶸是疼她冇錯,但範自修卻一直看不上她的出身,若是此番當真能幫了範自修將花家這些人送進牢房,她也算是在範自修的麵前直起些腰板兒了。

花家幾個男兒雖說是每個都腳踏戰場手染鮮血,可他們從不傷及孩兒女眷,但眼下這醉伶母女實在是太過可恨,再一想起他們那還躺在府中修養的妹妹,這讓他們如何還能隱忍得下?

“咚——!”

閉著眼睛猶如一頭蠻牛似的醉伶,隻當自己撞上了花家男兒們,壓住心底的一絲笑意,睜開正要繼續死纏爛打,可抬眼時卻又不覺愣住了,就連眼底那笑意也一併愣得無影蹤。

花家男兒有一算一,仍舊站在原地紋絲不動,而她撞的……

那,那是個什麼東西-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