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陣陣的噁心之意直逼大腦,百裡榮澤哪怕是咬牙強忍著,胸口都是陣陣起伏著。

百裡榮澤都是被噁心懵了的。

他是貴妃的兒子不錯,可因為自己的母妃得父皇寵愛,從小到大他可是定點苦都是冇嘗過,丁點委屈那都是冇受過的。

若是以往,隻怕他一揮手,就是有無數人前簇後擁地伺候著他了。

可是現在……

一個人硬著頭皮強忍著陣陣噁心之意的百裡榮澤,覺得自己怕是都要死了。

他想要張口將門口的綺之叫進來,可是他又捨不得麵前的範清遙,本就是身體難受著的他,更是糾結的頭暈眼花,冷汗大顆大顆地往地上砸著。

範清遙冷眼看著百裡榮澤強忍作嘔的模樣,麵無任何表情。

噁心嗎?

想吐嗎?

那就是對了,因為這就是她現在的感受!

從見到百裡榮澤的那一刻起,她就是恨不得將隔夜飯都是一併全吐出來。

現在她不過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將自己的感受分享給他一丁點罷了。

範清遙不動聲色地朝著緊閉的房門掃了一眼。

為了得到自己心中想要的,甚至是連用強都是做的出來了。

隻可惜,那扇門怎麼關上的,一會就得怎麼原封不動地給她開開!

彎著腰以手支撐在桌子上的百裡榮澤,偷偷地大口喘息了好半晌,纔是感覺胸口的厭惡消退了些許的。

他強撐起一抹笑容,再次坐直了身體,看著範清遙就是裝作若無其事地道,“舊傷未曾恢複的後遺症而已,冇有嚇到花家外小姐纔好。”

範清遙輕聲道,“三皇子還是要多多注意自己的身體纔是。”

壓著心裡的噁心,她勾了勾唇露出了一個極淡的笑容。

這笑容不似嫵媚勾人,卻又顯得熟路熱情,似是將一切都是定在了一個恰到好處的時機上,又是將百裡榮澤的心思給吊了起來的。

上一世的範清遙就算是鮮少回到花家,可被強製學習醫術的那段時間,還是見過外祖母如何經商與旁人周旋的。

隻需一眼,她便是能夠記得住所有的表情和說辭。

那時的她並不知曉,這種本領被叫做過目不忘的。

現在,範清遙不過隻是把生意場的一半虛與偽蛇用在百裡榮澤的身上而已。

卻足以讓百裡榮澤心癢難耐,欲罷不能。

百裡榮澤的心果然就又開始蠢蠢欲動了。

那雙眼睛也是緊緊地盯在了範清遙的身上,一雙腳更是朝著這邊挪動著……

不曾想,那纔剛壓下去的噁心之意,再次席捲而來!

丁點準備都是冇有的百裡榮澤,直接乾嘔出聲,“嘔——!”

這一聲,先彆說範清遙是什麼反應,反正百裡榮澤把自己都是給嚇了一跳的。

這次的噁心之意來的洶湧澎湃,腹部的抽出和緊迫的欲吐感,讓百裡榮澤連話都是說不出來的。

他一隻手捂著自己的嘴,一隻手按著自己的胃,周身汗流不止,心臟抽搐不停。

就是連那總是掛著溫潤笑容的的麵龐,都是給噁心慘白慘白的。

百裡榮澤,“……”

都是感覺自己要死了。

“三殿下這是何意?”範清遙忽然就是站起來了。

正跟乾嘔坐著鬥爭的百裡榮澤費力地抬起頭,就是對上了範清遙那雙慍怒的眼。

“花家外小姐,我,我不是,嘔……”

百裡榮澤其實是想要給範清遙留下一個好印象的。

哪怕就算是用強,他也是打算威逼利誘,並非是強取豪奪。

如他這般意名聲和旁人看法的人,就算想要做惡人,也絕對不能讓人說出自己惡。

可是現在的他隻要一張嘴,胸口的反胃感就是陣陣往喉嚨處逼近著。

範清遙則是略顯失望地道,“我本以為三殿下是個有禮有品之人,冇想到竟是我想錯了,三殿下既如此厭惡於臣女,直接讓臣女走就是了,何苦來的如此作踐臣女?”

“我並非是……”

“臣女就算是再不濟,也是皇上親封的清平縣主,和碩郡王府的義女,三皇子如此尊己卑人,究竟是不滿皇上的封賜,還是對和碩郡王府有所不悅?”

百裡榮澤,“……”

頭劇痛外加頭巨大!

就算他心中不滿和碩郡王忽然遠離自己,可現在和碩郡王府的勢力,卻並非是他能夠與其敢正麵對峙的。

至於父皇……

他除非是活膩歪了,纔是敢心存不滿。

噁心不退,頭大如鬥的百裡榮澤都是要崩潰了。

他就是想不明白了明明就是萬無一失的事情,怎麼就是麵目全非了?

最主要的是!

他噁心就噁心唄,跟父皇跟和碩郡王府怎麼就是扯上關係了……

百裡榮澤忽然就是有了種掉進圈套的感覺。

他再次抬頭看向範清遙那慍怒之中又是帶著些許委屈的小臉,可任是他將那張臉戳一個窟窿出來,都是看不出任何的倪端。

又是一陣的噁心之意排山倒海地席捲而來,百裡榮澤隻得臨陣脫逃。

想要抱得美人歸,要命的是身體卻不準許。

想要繼續留在這裡周旋,要死的是冇準還要留下話柄。

若是再呆下去,他都是不知道範清遙那張小嘴還會牽扯出誰來!

幾個趔趄走到門口的百裡榮澤,抬手就是瘋狂地敲著麵前的房門。

“咣咣咣——!”

現在的他就是不想走那也是不行的了。

一旦真有什麼大逆不道的言論傳到了父皇的耳朵裡,他怕是要頭疼死的。

一直看守在門外的綺之,哪裡知道屋子裡麵發生的事情。

以為自家殿下的事兒是成了的她,滿眼的譏諷和挑釁就是打開了房門。

隻等著看範清遙那衣衫不整落荒而托模樣的她,更是想也冇想地就道,“能被我們家殿下賞識可是你的榮幸,花家外小姐在事後裝得如此驚慌無措又是再給誰……”

話還冇說完呢,綺之就是僵住了。

她不敢置信地看著麵前的三殿下,驚愣地連眼睛都是瞪大了的。

還冇等綺之弄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就見範清遙一臉失望地快步走了過來。

“主城人都稱讚三殿下禮數有加,待人溫潤,所以哪怕是夜深人靜不合時宜,臣女也是願意相信殿下,前來與殿下一見的,結果冇想到,三殿下竟是以為臣女是那種隨便輕狂的女子!”

語落,捂著唇就是滿臉失望地跑走了。

百裡榮澤慘白的臉瞬間就是黑了下去不說還泛著陣陣的鐵青色。

他算計範清遙是一回事,但如今被範清遙當麵拆穿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這對如此要麵子的他來說,根本就是明擺著把臉麵被人往地下按著蹭。

簡直是特彆的疼!

百裡榮澤臉色異常難看地瞪著綺之,連話都是懶得說,直接就是甩了一巴掌。

“啪——!”

綺之被打得跌倒在地,牙齒都是掉了一顆的。

捂著臉的綺之趴在地上大氣都是不敢多出的,她也是冇想到衝出來的會是自家的殿下,不然就是打死她,她都是不敢說出那番話的。

百裡榮澤則是怒紅著眼睛,又是狠狠一腳地朝著綺之踩了下去的。

所有的計被徹底曝光,他如何要再去麵對範清遙,如何又要再次引範清遙上鉤!

噁心過後的虛弱忽然來襲,百裡榮澤一個不穩腦袋就是撞在了門板上,疼的他眼睛都是冒出了金星。

綺之嚇得大叫,“三殿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