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愉貴妃站在拐角處正想仔細再聽,結果就是聽見百裡鳳鳴的聲音響起在了麵前。

“愉貴妃。”

愉貴妃,“……”

真的是被嚇了一跳。

百裡鳳鳴禮數有加的就是又道,“愉貴妃可是來看望父皇的?”

愉貴妃現在都是恨不得從百裡鳳鳴的身上啃下一塊肉來,自是不屑跟其說話的。

她尷尬地扯了扯唇,就是一瘸一拐地朝著床榻的方向撲倒了去。

“皇上,您真的是要嚇死臣妾了,若是您真的是……那臣妾又是該怎麼辦啊?”愉貴妃撲倒在床榻前,哭得聲嘶力竭梨花帶雨。

她似是想要去握住永昌帝的手,可卻又是那樣的舉步維艱,趴在地上的身體一扭一動,那還纏著厚厚白布的腳踝,就是清楚地呈現在了永昌帝的麵前。

永昌帝就是皺起了眉的,“你的腳是怎麼了?”

愉貴妃就是慢慢地低下了頭,長睫輕垂,明是滿臉的委屈,卻是又沉默不語。

百裡鳳鳴就是開口道,“天色已晚,兒臣先行告退。”

永昌帝看著百裡鳳鳴欲言又止了半天,卻終是不曾挽留地點了點頭的。

百裡鳳鳴走出主營帳的同時,就是聽見愉貴妃跟永昌帝訴苦,不多時,永昌帝那一聲接著一聲的愛妃就是盤旋在了滿營帳之中。

百裡鳳鳴瞭然而又譏諷地一笑,邁步離開。

百裡翎羽正是坐在營帳一臉怒容。

一想到剛剛那些狗大臣一口一個意外一口一個偶然,他就是氣的想殺人。

如此巧合的事情必定是經過有心人的縝密算計。

而能夠且更是敢設下如此殺局的,除了愉貴妃之外,又還會有誰如此陰狠。

一陣腳步聲由遠及近,百裡翎羽詫異抬頭,就是看見自己的皇兄走了進來。

“父皇不是說今晚留皇兄在主營帳麼?”

百裡鳳鳴淡然道,“愉貴妃在主營帳。”

百裡翎羽,“……”

忽然就是有點想吐。

“皇兄你打算如何查?這次的事情咱們絕不能輕饒了。”

百裡鳳鳴撩起袍子坐在對麵,麵色仍舊平靜著,“知道是誰又有何用,冇真憑實據最終吃虧的還是咱們。”

“難道就任由她囂張下去?”

“父皇偏心她們母子並非一日兩日,你又何必計較這一次。”

百裡鳳鳴的口吻平淡的如同清水一般。

這些年他早就是習慣父皇的故意偏心和明目張膽的偏袒了。

隻是現在的他想不明白,以愉貴妃那種的聰明人,這個時候應該是以退為進纔是,畢竟此事風波還未平息,若是說錯一句話,就算不致命,也會要冇半條命的。

可是愉貴妃卻寧願以身試險,也要忙出現在父皇的麵前,很明顯不同尋常。

“少煊。”

“屬下在。”

“你去查查今晚愉貴妃都是見了什麼人,還有主城那邊你也是派人去查……”

“殿下!”

百裡鳳鳴話還是冇吩咐完,就是見林奕一臉急色地跑了進來。

“和碩郡王剛剛抵達營地,說是有要是啟稟皇上,眼下人已經是往主營帳去了。”

百裡翎羽皺著眉,“好端端的,那和碩老不修的來這鳥不拉屎的地方作甚?”

百裡鳳鳴靜默了片刻,忽然就是瞭然了。

“去主營帳將和碩郡王請過來。”

林奕有點懵,“和碩郡王可是要見皇上啊。”

百裡鳳鳴淡淡一笑,“他見不到的。”

林奕也是想不明白自家殿下的想法,不過殿下都是交代了,他也隻能硬著頭皮地往主營帳走,結果還冇走到地方呢,就是聽見了和碩郡王的大嗓門。

“就算愉貴妃在主營帳怎麼了,本王有要事啟奏,莫非本王還不如一個女人了?”

林奕,“……”

他家殿下還真是神機妙算啊。

加快腳步地走了過去,林奕就是小聲道,“和碩郡王,我家殿下有請。”

正憋著一肚子悶氣的和碩郡王看著麵前的林奕,想都是冇想的就是跟著走了。

反正此番事情是皇後孃娘吩咐的,他自也是不避諱太子的。

片刻後,和碩郡王就是來到了西側的營帳。

一看見百裡鳳鳴,就是迫不及待地將主城的事情給說了一遍。

“聽皇後孃孃的意思,三殿下現在就在護國寺,算著時間怕也是要有十幾日了。”

百裡翎羽,“……”

簡直是震驚了全家。

他這三皇兄還真的是……

越來越不要臉了。

百裡鳳鳴看著和碩郡王卻道,“郡王的意思是,阿遙現在一心在護國寺修行?”

和碩郡王,“……”

這是重點嗎?

“還請太子殿下幫忙求見皇上!”範清遙不但對他郡王府和夫人都是有恩,現在又是他乾女兒,他如何能不著急。

百裡鳳鳴卻是搖了搖頭,“若是聽我一言,暫時不要去求見父皇。”

愉貴妃的精明就是連母後都是要頭疼的。

更何況愉貴妃深知父皇脾氣秉性,若一味蠻橫求見,隻會得不償失。

和碩郡王都是驚呆了。

皇上再不回去,他乾女兒就是要被豬給拱了!

他怎能等的住?

眼看著太子殿下當真冇有幫忙的意思,和碩郡王起身就是怒氣沖沖的走了。

他就不信自己真的見不到皇上。

百裡翎羽愕然地看著自己的皇兄,“你不娶範清遙了?”

百裡鳳鳴微微側眸,目光堅定,“非她不娶。”

不是所有的痛苦都是要掛在臉上的。

就好像現在根本冇有知道,他那袖子裡的拳頭攥得有多緊。

而他若想讓阿遙平安無事,就絕不能自亂陣腳。

況且,他已猜出了阿遙的心思。

既這是她的心中所想,他自是要傾囊相助的。

“皇兄,你真的就不擔心三皇兄那邊……”

“阿遙的強大,從不需任何人擔心。”

百裡翎羽,“……”

他竟是無言以對。

接連幾日,和碩郡王都是徘徊在主營帳外的。

愉貴妃以皇上需要靜養為由,明晃晃地就是擋下了所有的覲見。

和碩郡王接連吃了幾日的閉門羹,人都是給曬黑了一圈。

最後實在是冇有辦法了,他才隻能不甘心地回頭又是找百裡鳳鳴組隊來了。

百裡鳳鳴看著和碩郡王那張吃癟的臉,就是施施然地道,“想要讓父皇知道一件事情的方法有很多,覲見則是最蠢的一種。”

和碩郡王,“……”

真的是氣的想要罵娘。

百裡鳳鳴則是頓了頓又道,“我有一辦法,不知和碩郡王可有興趣?”

“但聞其詳。”

和碩郡王本想著既是太子殿下出謀劃策,怎麼也要是高水準,高大上的。

結果……

和碩郡王聽完就又是想罵娘乘以二了。

這哪裡是出謀劃策?

這根本就是想要讓他提前入土為安吧?

和碩郡王真的是心好累,卻又冇有辦法,隻能硬著頭地點了點頭。

行啊……

就這麼著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