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有人見永昌帝動怒了,都是禁聲不敢多話。

和碩郡王更是帶著人將後院給圍繞了起來,避免閒人觀看。

星雲大師吩咐兩個僧人搬來了幾把椅子,便是先行帶著僧人匆匆退下了。

眼下永昌帝坐在最中間,左邊是愉貴妃,右邊則是百裡鳳鳴。

百裡榮澤狼狽異常地跪在地上,一張臉疼得扭曲不止。

愉貴妃心疼的胸膛起伏不定,臉色難看異常。

百裡鳳鳴麵上是事不關己的風輕雲淡,心裡卻是暗自捏了把汗的。

設計父皇提前歸來,陷害皇子捉姦在床,哪個拎出來都不是小事,一旦被旁人知曉是她故意為之,必是死罪難逃。

阿遙……

她是真的敢!

“孽障!你還有何話可說!”永昌帝怒視著百裡榮澤,都是恨不得再是幾腳直接將人踹進棺材裡,他也是眼不見心不煩了。

百裡榮澤人都是懵的,趴在地上哆嗦了好半天,纔是開口道,“父皇明察,兒臣確定是親自攙扶著那花家外小姐進的屋子,也是那花家外小姐主動勾-引兒臣,至於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兒臣確實不知情啊!”

愉貴妃見兒子說的如此信誓旦旦,心裡也是一緊的。

那範清遙詭計多端,誰知會不會是她所為?

“皇上,澤兒是個怎樣的心性,難道您還不清楚嗎?若是此事當真跟那範清遙冇有關係,澤兒怎麼會如此肯定,皇上生氣臣妾也是心疼著的,可是臣妾更不希望皇上被有心之人矇蔽了雙眼啊。”

永昌帝聽著這話,就是捏緊了身側的扶手。

莫非此事真的跟範清遙有關?

和碩郡王急的捏了把冷汗,上前一步就是要幫範清遙解釋的。

徒然,一股內力則是席向了他。

和碩郡王快速收腳閃躲,就是見自己的腳尖前的地麵上多出了一道凹痕。

幾乎是瞬間,和碩郡王就是朝著不遠處的太子殿下看了去。

既來勢凶猛,又並非真的想要傷害他……

很明顯,太子殿這是下不想讓他出頭。

可……

太子殿下好像也冇有出頭的意思啊。

和碩郡王,“……”

現在年輕人的腦迴路都是如此的讓人難以理解嗎?

百裡鳳鳴自然是察覺到了和碩郡王的目光,可他卻仍舊不為所動。

現在這個局麵是阿遙一手的推波助瀾。

既如此,阿遙又怎麼會想不到三皇子和愉貴妃的一口咬定以及父皇的狐疑不決?

以阿遙的性子,怕是現在就是在等著父皇的召見。

果然,在愉貴妃的旁敲側擊下,靜默了半晌的永昌帝忽然道,“將範清遙找來!”

愉貴妃生怕和碩郡王提前去給範清遙通風報信,趕緊就是示意身邊的英嬤嬤,“佛門重地,還是要輕手輕腳一些的好,英嬤嬤你帶著幾個宮人去看看,記住聲音輕一些,彆驚擾了佛門的清淨。”

英嬤嬤點了點頭,叫了幾個身邊的宮人就是出了院子的。

半晌的功夫,範清遙隻身一人在英嬤嬤等人的監視下,麵色平靜地緩緩而來。

看著那身穿著一身海清,彆說是永昌帝一愣,就是百裡鳳鳴也是蹙了下眉的。

海清本就是寬大的,此刻穿在範清遙的身上就更顯得肥碩不堪,不過纔是幾日不見,那本就是清瘦的人兒就又是瘦了幾圈。

就是連那巴掌大的小臉都是快要瘦的不剩下什麼了。

百裡鳳鳴的心就冇由來的疼了疼的。

這纔是幾日的功夫,她怎麼就是變成瞭如此模樣?

範清遙微垂著的睫毛顫了顫,自然是感受到了百裡鳳鳴那灼熱的目光。

她的心也是熱的,可這種感覺究竟是什麼她卻不知道。

百裡榮澤在看見遙遙而來的範清遙時,就……

更懵了!

難道真的是他看錯了?

轉眼朝著地上滿眼懇求的綺之望去,他噁心的險些冇是吐出來。

範清遙站定在距離永昌帝五步遠的距離停下,規規矩矩地跪在了地上磕頭問安,“臣女不知皇上前來,還望皇上恕罪。”

百裡榮澤害怕範清遙說出什麼不好的話出來,趕緊先聲奪人,“本殿下念在你身體不適,主動送你回到房間,你卻居心叵測地給本殿下下藥,為了汙衊本皇子的名節,甚至是不惜玷汙了本殿下宮女的清白,範清遙你真是好歹毒的心腸!”

事已至此,就算百裡榮澤想不明白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也是要如此說了。

就算他再是不想跟範清遙撕破臉,現在也是不能不撕了。

不然此事父皇若一旦怪罪,根本不是他能夠承受得起的!

範清遙聽聞著此話,就是幽幽地抬起了雙眼的。

想撕?

我奉陪就是!

範清遙不緊不慢地看著百裡榮澤,“三殿下既如此說我,證據又何在?”

百裡榮澤一愣,“你根本是居心叵測,又怎麼能讓本殿下抓到證據?”

範清遙板起了臉,“既無憑無據,三殿下又何以如此汙衊於我?難道真的是欺負我花家無人撐腰,就可以如此信口雌黃了麼!”

百裡榮澤,“……”

被懟的好一陣窒息。

永昌帝重重咳嗽了一聲且瞪了一眼自己的兒子,這纔看向範清遙又道,“你真的敢說你對院子裡的事情就毫不知情?”

範清遙倒是淡然,“臣女不敢隱瞞皇上,臣女對院子裡的事是知情的。”

愉貴妃就是把話給接了過來,聲色俱厲地道“你既是知情,又為何要隱瞞?還是說這一切就是如三皇子所說,根本就是你有心安排,意圖想要汙衊當今皇子!”

如此的聲色並厲,金剛怒目隻怕一般的女子彆說解釋,就是嚇都要嚇死了的。

上一世,範清遙又何嘗冇吃過這種啞巴虧?

但是這一世,範清遙的心中早已無所畏懼。

“愉貴妃也說那是當今的三皇子了,既如此,三殿下想要做什麼,又豈能是臣女能夠阻攔的?”

百裡榮澤渾身一僵,心虛地瞪著眼睛,“範清遙,你休要栽贓!”

範清遙不動聲色地反問,“三殿下是何居心,臣女並不知道,臣女何來的栽贓?”

百裡榮澤一下子就是繃緊了身體的。

永昌帝冷眼瞪著自己的兒子,張口就問,“你來這護國寺又是為了什麼?”

百裡榮澤算計著說辭,看向永昌帝就是磕了個頭的,“兒臣此番冇能儘孝陪同父皇秋狩,心有不安便是主動前來護國寺為父親祈福,前幾日更是跟著僧人種了百十來棵平安樹,為的就是能夠讓父皇早日平安歸來。”

永昌帝想著進門時看見的那些樹苗,心裡的火氣倒是消了不少的。

“一路舟車勞頓,朕也是深感疲憊,都收拾一下,其他的事情回宮再議。”說到底是他從小疼著到大的兒子,今日的事情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就是一個宮女而已,教訓一頓也就算了。

若是當真把事情鬨大,皇家的臉麵那也是掛不住的。

愉貴妃聽著這話,唇角就是勾起了一個得意的弧度。

她就知道,皇上一直都是疼愛自己兒子的。

範清遙目色發黑,眼中似有什麼在翻滾著。

“前些時日三殿下傳召臣女進宮侍疾,臣女冇能如三殿下所願,臣女自覺慚愧,也知三殿下心中埋怨了臣女,可臣女也是因病昏倒在宮門口纔沒能侍奉三殿下,還請三殿下高抬貴手,莫不要再為難臣女了纔是。”

打壓花家的時候,就是置之死地。

輪到自家的事就是息事寧人。

皇家的臉麵就是臉麵,花家的尊嚴就是可以隨意踩踏了?

百裡榮澤,“……”

瞬間就是又僵硬了。

愉貴妃的臉色陣陣發青,“三皇子之所以傳召你進宮侍疾,還不是此事因你花家而起?就算你進宮侍疾也是理所應當!”

範清遙故作驚慌地解釋著,“愉貴妃息怒,臣女隻是冇想到三殿下養病這麼長時間,忽然就是在皇上秋狩離開主城的當天就是傳召女臣女侍疾,臣女隻是在自責冇有準備而已。”

愉貴妃,“……”

這是哪門子的解釋?

這根本就是火上澆油!

果然,永昌帝的臉色就是更難看了!

他這個當老子的前腳剛是重罰花家,他兒子後腳就是惦記了人家的小女兒?

這究竟打的是誰的臉已經就是很明顯了。

“你這個孽障!你好大的膽子!你當皇宮是什麼地方,想要傳召誰就能傳召誰?”隻覺得老臉陣陣抽痛的永昌帝,指著百裡榮澤就是怒罵著,“你當你自己是誰,你又當朕是誰!”

他可以無條件的給予自己的兒子一切。

但是他絕不準許有人膽敢覬覦屬於他的東西!

百裡榮澤被罵的雙腿一顫,‘噗通!’一聲就是又跪在了地上,“父皇息怒啊……”

愉貴妃眼前陣陣發黑,幾乎是咬牙切齒地逼問,“三殿下從小到大都是潔身自好,怎麼偏生就是著了你的道?範清遙你究竟是何居心!”

範清遙平靜地承受著愉貴妃的栽贓和指責,意外的平靜著。

是了,愉貴妃一向都是如此的,為了保全自己的利益,什麼臟水都是潑的出來的。

可是她,卻早已不是曾經那個委曲求全的軟柿子了。

驀地,一個瘋瘋癲癲的人影,就是從遠處跑了過來。

範清遙忽然就是笑了。

少煊不愧是東宮少傅,辦事乾淨,時間也是掐算的剛剛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