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裡鳳鳴的目光一直都是落在範清遙身上的。

見她笑了,他就是意識到了什麼。

轉頭朝著不遠處望了去,當他看見那逐漸靠近的人時,就也是笑了的。

“不要殺我,不要,不要,我,我什麼都是不知道的,我,我隻是奉命辦事啊……”驚慌的喊叫聲伴隨著腳步聲步步逼近。

愉貴妃本聽著這聲音直接就是嚇得當即麵色發白。

渾身都是控製不住地一抖!

他……

怎麼會在這裡!

此人正是之前被愉貴妃安排提前回來,給遠在護國寺的百裡榮澤通風報信的。

範清遙心裡很清楚,百裡榮澤擅自離宮愉貴妃不可能毫無察覺。

以上一世她對愉貴妃的瞭解,愉貴妃必定要有所作為。

所以早在一個時辰前,範昭帶著人就是和少煊將此人堵在了城門外的。

範昭直接就是把人套了麻袋好一頓的毒打。

這人本就是個冇什麼權勢的小太監,被仗著嘴甜跟在了愉貴妃的身邊當差。

如此昏天暗地的打了一通早就都是嚇瘋了以至於,在聽聞範昭口口聲聲詢問著提前回城的緣由時,他想都是冇想就是如實招來。

小太監被套著麻袋,也是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

一直到剛剛,他纔是被取了麻袋,為了保命就是一路衝到了這裡的。

愉貴妃看著那奔跑過來的小太監,就是心口一顫,忙吩咐身邊的英嬤嬤,“皇上在此何人敢如此驚擾聖駕,趕緊將此人捆了帶下去!”

英嬤嬤起身就是往那小太監的身邊走。

百裡鳳鳴淡淡地掃了一眼那小太監,隨後就是看向和碩郡王道,“愉貴妃說的冇錯,父皇麵前豈容他人如此喧嘩,待回宮直接問斬也方以儆效尤纔是。”

和碩郡王聽此就是點頭道,“太子殿下此言極是,待回宮本王定是親自問斬。”

那小太監原本在看見英嬤嬤的時候是激動的,可是聽了這一番話就……

瞬間變成驚悚了!

眼看著英嬤嬤都是已經走到眼前了,那小太監直接就是跪在了永昌帝麵前的。

“皇上明鑒啊,奴纔是奉了愉貴妃娘孃的命,提前回城的啊!”

永昌帝臉色鐵青著掃了一眼愉貴妃,纔是又問,“你為何要提前回城?”

小太監現在隻是想要活命,根本就是顧忌不得其他,張口就是道,“是愉貴妃讓奴才提前來這護國寺給三殿下傳訊息,讓三殿下回宮的。”

愉貴妃這下子是真的坐不住了,“放肆!你竟敢汙衊本宮!”

小太監趴在地上瘋了似的磕著頭,“奴纔不敢,奴才隻是為了保命才得以至此,還希望愉貴妃能繞過奴才,如果奴才能活,奴才一定會儘心侍奉愉貴妃的!”

範清遙,“……”

這小太監委實是個人才啊。

不過不管如何,範昭和少煊此事辦的很是漂亮。

如今這小太監為了保命已經把該說的都是給說了,坐在中間的那個就算是再怎麼想要息事寧人,怕也是冇辦法再自欺欺人了。

愉貴妃見那小太監說話語無倫次的,就又是看向了百裡鳳鳴,“太子殿下如此教唆一個奴才陷害本宮究竟是何居心?”

百裡鳳鳴早已料到愉貴妃有此一說,微微一笑,“我剛剛隻是在跟和碩郡王說話而已,莫非愉貴妃連這種小事也是要過問嗎?”

愉貴妃,“……”

該死的百裡鳳鳴,簡直跟範清遙一樣可恨!

和碩郡王在一旁看得是彆有洞天,驚歎不止,三觀都是震了個稀碎。

不過隻是一眼,就是看出了那小太監已是驚慌無措,索性就是對症下藥。

甚至就是連愉貴妃的狗急跳牆都想好了應答……

這太子殿下說話的口氣是不慍不燥,溫和綿柔。

可實則那話裡卻刀光劍影,可謂是刀刀見血,鋒利異常。

半輩子舞刀弄槍的他到了今日才知,原來仗還能如此打。

永昌帝氣得手都抖了。

此事的因由是什麼已經很明顯了。

他可真的是生了個好兒子啊!

不但惦記了花家的小女兒,更是不遠千裡的從宮門口追到了護國寺!

“來人,將三皇子給朕帶回宮裡扔去殿前跪著!冇有朕的準許誰也不準探望!”

百裡榮澤渾身狠狠一顫,跪在地上連頭都是不敢抬了。

愉貴妃心疼的心尖都是顫的。

白日殿前陽光最足,到了晚上就是陰風陣陣。

那鋪路的石頭更是選用了凹凸不平的青磚,她的兒子哪裡受得住?

可是就在愉貴妃想著要如何扳回一局的時候,護國寺外又是傳來了陣陣喧嘩聲。

臉都是黑成了灰的愉貴妃暗道一聲不好。

她讓英嬤嬤買通那些乞丐,本是為了要栽贓範清遙的,可是現在一切的矛頭都是在拚命地往她兒子的身上指著,若是這個時候再是讓那些小乞丐們意有所指的話落進皇上的耳朵裡……

那她就真真的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了。

情急之下,愉貴妃直接就是起身跪在了永昌帝麵前的。

“皇上息怒,澤兒還不及弱冠之齡,又一向受皇上熏陶滿心向善,自是不知這世間的險惡,是臣妾冇有教好澤兒,以至於讓他看不清這人心險惡和居心叵測,才得以讓澤兒於今日犯下如此大錯啊……”

愉貴妃花容儘失地跪在地上,哭的那叫一個慘,就是連妝容都花了的。

永昌帝看著跪在自己麵前的愛妃,就是微微蹙起了眉。

想當年愉貴妃還在王府的時候,就是個極其注重自己形象之人,這些年進宮後,就是連他都是冇見過愉貴妃素麵朝天的模樣。

可就是這麼精緻個人,如此卻狼狽成如此模樣,他如何不心疼?

聰明如愉貴妃一眼就是捕捉道了永昌帝眼中的心疼之意。

而這正是她需要的。

“是臣妾罪該萬死讓皇上傷神了。”

愉貴妃說著,忽然就是抬起了滿是淚痕的臉龐。

她明明是在哭著,唇角卻是又勾起了一個嚮往與期盼的笑容。

“臣妾愚鈍不知該如何讓皇上平息怒火,臣妾隻願皇上能萬歲無憂,亦如曾經臣妾初見皇上時的意氣風發。”

所有人聽著這話都是一愣的。

百裡鳳鳴更是擰緊了劍眉。

永昌帝更是忽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徒然,原本跪在地上的愉貴妃就是站了起來。

她又是看著永昌帝悠然一笑,隨即就是朝著院子裡的牆壁撞了去!

一切發生的太過突然,把所有人都是給嚇懵了!

永昌帝反應過來的同時就是大喊著,“將愉貴妃攔下!快——!”

範清遙捏緊了袖子裡的一雙手,就是指甲深陷進掌心也不自知。

破釜沉舟,隻進不退。

愉貴妃果然是好算計。-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