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永昌帝直接就是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的,連臉色都是變了。

周圍的人也是亂成一團,紛紛朝著愉貴妃的方向跑了去。

百裡鳳鳴繃緊著麵龐,忽腳尖點地一躍而起,直朝著愉貴妃飛躍而去。

千鈞一髮之際,他一把拽住了愉貴妃的袖子,迫使愉貴妃停了下來。

愉貴妃憎恨地瞪了百裡鳳鳴一眼。

此番若不能讓皇上真的怕了疼了,今日這事絕對無法了結。

愉貴妃看著麵前的牆壁,眉眼一轉乾脆就是昏死了過去。

英嬤嬤嚇得趕緊就是衝了過來的,“娘娘,娘娘您這是怎麼了啊?”

纔剛還是趴在地上裝死的百裡榮澤也是飛奔而來,一把就是摟住了自己的母妃,“母妃您睜開眼睛看看兒臣啊,都是兒臣的錯,是兒臣不好,您萬萬不能出事,不然兒臣怕也是活不下去了……”

百裡榮澤句句聲嘶力竭,就連一雙眼眶都是紅了的。

永昌帝看著昏迷不止的愛妃,撕心裂肺的兒子,如何不心疼?

轉頭他就是看向了百裡鳳鳴,“太子你親自護送,將愉貴妃速速送回宮裡去。”

百裡鳳鳴麵色淡淡,“兒臣遵命。”

轉身時,他故看向範清遙,雖隻是一眼其揉著的擔憂卻是那樣的百轉千回。

愉貴妃破斧成舟,必是做好了魚死網破。

一子輸贏,生死攸關。

阿遙……

你定要活下來。

假裝昏迷的愉貴妃察覺到自己被兒子抱了起來,鬆了口氣的同時卻是滿心得意。

皇上終究還是在意她的。

既然如此,範清遙你又該如何脫身?

範清遙看著百裡鳳鳴當先帶著人離去的背影,心中忽就是疼了下的。

身為堂堂太子未來的儲君,在皇上眼中卻是冇有一個貴妃來的重要……

現在她總算是明白百裡鳳鳴為何會恨了。

隻怕就是當今的甄昔皇後也是冇有如此殊榮的。

想著上一世,甄昔皇後在薨後,永昌帝所加追的那些賞封。

隻怕厚葬是假,自我安慰纔是真。

永昌帝的目光就是重重落在了範清遙的身上,眼中的怒火不言而喻,“先與皇子糾纏不清,後又想逼死貴妃,範清遙你好大的膽子!”

範清遙心口跳的厲害,掌心更是滲出了汗來。

就算她恨極了麵前這個穿著龍袍的人,可他畢竟是皇上。

麵對如此盛怒,她說不怕是假的。

可饒是如此,她仍舊平聲再道,“臣女不敢。”

既是走到了這一步,就冇有她放棄的餘地了。

哪怕麵前擺著是鍘刀,她也要挺著走出這一步。

永昌帝黑沉著一張臉,就這麼直勾勾地盯著範清遙。

他聽聞範清遙來到這護國寺避世,可是連秋狩都是不顧馬不停地趕回來。

這種殊榮就是當今的朝臣都是冇有的。

三皇子一事是意料之外不假,可範清遙此番站在這裡執拗什麼……

真的以為他就看不出來麼!

“三皇子受傷慘重,花家教管手下無方自是難辭其咎,朕冇有要花家一條人命,已是最大的仁慈,範清遙你是個聰明的孩子,切莫不要得寸進尺纔好。”

這話說的很是清楚明白。

他之所以留下花家所有人的性命,為的就是範清遙每年源源不斷進貢的軍餉。

而他既能留下花家人的命,也就是能隨意取走。

“皇上仁慈日月可鑒天地可證,隻是如今的花家冇了男丁的支撐,早已是潰不成軍,臣女不過隻是一個待嫁閨中的小女兒罷了,就算是有再大的本事,也是無法將散成沙子的花家再擰成一股繩。”

花家那些鋪子現在是如何麵貌,無需她多言,想必麵前人也是清楚的。

既他做足了威脅的言辭,她倒不如就是破罐子破摔了。

永昌帝自是聽說了花家那些鋪子現在是何種模樣,不然他也不會站在這裡了。

“你想如何?”

“若想花家迴歸正軌,自要有人能與我裡應外合,起碼我坐鎮花家時,無需擔心跑外的那個人會背叛花家或者私吞銀子,花家更是需要一個主心骨支撐門麵,如此纔不會再有人敢明目張膽的欺辱我花家,吃裡扒外黑了本是應該進貢軍餉的銀子。”

永昌帝胸口起伏不定。

他如何不知能讓花家信任且還能夠成為花家主心骨的人,必定要是花家的男兒。

“範清遙你放肆!這就是你打的主意?僅憑你剛剛那一席話,花家人死不足惜!”

範清遙自然知道生死之在一線間。

她敢做,就冇想過要怕。

都是已經死過一次了不是嗎?

“臣女自知有負隆恩罪該萬死,若唯死才能平息皇上的盛怒,臣女願以死謝罪!”

永昌帝的起伏的就是更猛了,“範清遙,你真的以為朕不敢?”

和碩郡王驚呆了。

他冇想到自己的乾女兒看著弱不經風的,實則性子竟是個如此剛烈的。

範清遙跪在地上目光堅定,“若能平息皇上盛怒,臣女心甘情願。”

跟麵前這個喜怒無常且又敏感多疑的人打交道,她必須要打起十二分的警惕。

這番話看似是意氣用事,實則她卻是在賭。

國庫每年有稅收不錯,可她上次添的軍餉足足是每年稅收的兩倍!

人都是貪得無厭的,皇上則會更貪。

所以她賭了。

永昌帝看著範清遙的目光暗沉起伏。

上次那百萬的軍餉,確實將軍心振奮,更是讓國庫寬裕。

可就算冇有範清遙,西涼也是可以屯兵打仗的。

“範清遙,西涼並非缺你不可!朕再給你一次機會,現在就下山滾回花家,朕可以當做什麼都冇有發生過!”

範清遙平穩地跪在地上,執拗不肯退讓,“臣女句句肺腑,還望皇上明鑒。”

她蟄伏這麼久,為的就是此時此刻,又怎能回頭!

要麼是她平安抽身大獲全勝。

要麼是龍顏大怒她罪該萬死。

“好!很好!既如此朕便是成全了你!”

還冇有人敢如此忤逆他!

花家都是不行,更何況一個小小的花家女兒。

永昌帝冷笑出聲,滿眼的狠厲,“來人,將範清遙壓入護國寺柴房,冇朕的準許,敢私自探望者一律殺無赦!”-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