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儀宮裡。

和碩郡王坐在甄昔皇後和太子殿下的麵前,把事情的前因後果都是說了一遍的。

本事打算在一旁看熱鬨的五皇子……

聽得有些懵。

“你說那個乾不啦嘰大全身隻剩骨頭連二兩肉都冇有的丫頭……頂撞了父皇?”

百裡翎羽嘴巴張得有多大,吃的驚就是有多大。

父皇那可是九五之尊,整個西涼王朝誰敢說一個不字?

冇想到那個範清遙還真的敢!

張了半天的嘴,他纔是又道,“冇看出來,那丫頭倒是個有剛的。”

和碩郡王,“……”

這是重點嗎?

甄昔皇後頭疼地看向身邊的兒子,“你怎麼看?”

百裡鳳鳴微蹙著眉。

他知阿遙的心思,更知阿遙將這一盤棋下的有多大。

冇有人會費心費力的給自己下一盤死棋的,更何況那個人還是阿遙?

此事絕非看似的這麼簡單。

百合此時匆匆進門,連氣都是顧不得喘的就是道,“皇後孃娘,剛剛月愉宮那邊傳來的訊息,說是愉貴妃想不開正是在寢殿裡鬨自儘呢。”

百裡鳳鳴清涼的眸子就是黯了下去的。

父皇的耐心一向不多,更是過多偏袒愉貴妃母子。

阿遙這個時候被關押,愉貴妃偏生這個時候鬨,其用意已經不言而喻了。

這根本就是冇打算給阿遙留活路!

甄昔皇後也是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愉貴妃要鬨,也要看看能不能鬨得起來。”

百裡鳳鳴起身就是道,“兒臣隨母後一起去。”

甄昔皇後就是擺了擺手的,“難得見你也有如此衝動的時候,可畢竟這是後宮之事,就算你是皇上的兒子此刻前往未免也是逾越了,你放心,在本宮的麵前,還冇有愉貴妃撒野的餘地。”

百裡翎羽驚訝地道,“母後這是打算親自出馬了?”

“怎麼說也是本宮看上的兒媳婦,怎容她愉貴妃拿捏住了生死?本宮倒要看看愉貴妃究竟有多大的本事敢在本宮麵前撒潑!”

甄昔皇後的臉上難得的帶了些狠厲之色。

她起身就是看向百合道,“掌燈,本宮親自去月愉宮看看。”

百合的心頭就是一凜的。

瞧著皇後孃孃的架勢,隻怕今晚這宮裡必定不會太平啊。

百裡鳳鳴望著母後離去的背影,一向平靜的雙眸此刻卻是燃燒著滔天的火焰。

他從來冇有想是這一刻般如此嚮往著權勢,更嚮往著那把椅子。

他從再次睜開眼睛的那一刻起,隻願她快樂安康便已足以。

可是現在,他卻忽然就是後悔了。

如果真的隻有坐在那把椅子才能夠保得她一世無憂,那他就算手染鮮血,腳踏屍骨,也定是要坐上去!

一隻手,忽然就是按在了百裡鳳鳴的肩膀上。

百裡鳳鳴回神,就是對上了百裡翎羽那雙漆黑的眼睛。

“皇兄莫著急,我現在就親自去一趟護國寺。”

“不能輕舉妄動。”

“我跟你不同,我就是散人一個鹹魚一條,就算闖禍了父皇也是懶得責怪的,皇兄放心,有我看著的護國寺保準冇人敢動範清遙一根汗毛的。”

百裡翎羽說著,就是大步走出了鳳儀宮的。

彆看他混了一些,可他還是分得清楚是非的。

況且這次的事情他是真的給範清遙點讚的,就算是看在她那麼有骨氣的份兒上,他都是要去守著她平安無事的。

百裡鳳鳴心下快速地算計了片刻,忽然開口道,“林奕。”

“屬下在。”

“三皇兄在護國寺那般的如魚得水,想必定是力困筋乏,你去一趟殿前,讓那邊的人都是安靜一些,切莫打攪了三皇兄休息纔是。”

百裡鳳鳴頓了頓又是道,“少煊,找幾個信得過人帶過來。”

少煊和林奕心下都是一緊。

他們家殿下這次是真的怒了。

百裡鳳鳴起身站在鳳儀宮的門口,抬眼望向護國寺的方向靜默佇立,任夜風吹拂著他白如雪的袍擺。

阿遙,不管你打什麼主意,我都會保住你!

月愉宮裡。

愉貴妃正腳踩著桌子鬨騰著,手中的白綾晃得永昌帝心口疼。

“皇上,臣妾知道您疼臣妾,正是因為如此,臣妾的心裡纔是更加的難受,臣妾隻希望臣妾離開後您能夠原諒了澤兒,他還年輕難免受人誘惑誤入歧途……”

愉貴妃哭得那叫一個梨花帶雨,紅腫的眼睛滿含著淚水。

永昌帝聽得更是驚心陣陣。

老三是他抱在懷裡長大的,其心性如何他自然是比任何人都清楚。

再者他臨行之前更是詢問過護國寺的僧人,確實是證明瞭老三在護國寺種植一說,可忽然就是跟身邊的宮女牽扯不清……

難道這其中真有範清遙的手筆?

一想到範清遙,永昌帝的心就是一梗。

這三個字就如同一根刺卡在他的喉嚨裡。

本來他還是打算再想想的,可是現在……

“做了錯事本就是該有所承擔的,愉貴妃怎麼連如此簡單的道理都是不懂?”

甄昔皇後的聲音忽然響起,不但是打斷了永昌帝暗自下定的心思,更是連愉貴妃的哭聲都是給一併打斷了。

愉貴妃在看見甄昔皇後的瞬間,眼中就是閃過了一絲嫉恨的。

奈何甄昔皇後看都是不看她一眼,直接對著永昌帝道,“皇上,花家部下傷害三皇子罪不可恕,但範清遙一心為了西涼卻是日月可表,歲月可明,所添入軍餉之中的銀子更是所有人都親眼看見的。”

“皇後,你這是做什麼?”永昌帝皺著眉。

甄昔皇後說著,就是筆直地跪在地上,下巴微養,一臉的凜然,“臣妾不希望皇上後悔,更不希望西涼失去一如此忠心護國之人,臣妾願以皇後之位賭範清遙的那顆赤誠之心,如若範清遙當真對西涼乃至皇上有一絲二心,臣妾願自辭後位,任憑皇上處置!”

永昌帝聽著這話,眉頭擰的就是更緊了。

範清遙確實是對西涼有功的。

她更是醫術精湛,點石成金,不然他也不會放花家眾人一條生路。

莫非……

是他多慮了,範清遙真的是束手無策了才……

甄昔皇後捕捉到永昌帝眼中的鬆動,就是幽幽地歎了口氣,“遙想當年皇子們為了爭權奪手足相殘,是花將軍甘願跟隨在皇上的身後,為皇上踏平一切荊棘,部下犯錯,花家一力承擔雖是情理之中,可臣妾知道皇上一向仁心仁愛,臣妾真的是不希望看見皇上因後悔而傷神啊。”

永昌帝下意識地繃緊了全身。

這話並非他心中所想,卻是剛好合了他的心意。

“皇後孃娘您這是在做什麼?花家已是罪臣,範清遙更是罪臣之女,您如今一再提起想要為範清遙開脫,莫非皇後孃娘覺得當初皇上降罪花家還是降罪錯了不成?”

回過神來的愉貴妃,就是冷冷地看向了甄昔皇後。

甄昔皇後卻麵色剛正,眼冒寒光,“放肆!本宮跟皇上說話,豈有你插嘴的餘地?”

愉貴妃臉色發白,咬著牙道,“皇後孃娘若當真心無所虛,又何必害怕臣妾開口?”

“愉貴妃,本宮就是太過縱容你了,以至於你不但尊卑上下置若罔聞,現在更是對皇上以死相逼,你簡直是太無法無天了!”

“你……”

“夠了!”

永昌帝黑著臉怒聲打斷。

愉貴妃見皇上動怒,心裡也是惴惴不安的。

忽然,寢殿外就是一陣的騷動。

還冇等永昌帝詢問,就是聽白荼前來稟報道,“啟稟皇上,宮人們傳三殿下在殿前昏過去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