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愉貴妃聽說自己的兒子昏過去了,就是又哭了起來,“皇上,澤兒大病初癒,真的是經不起如此折騰啊!”

永昌帝轉身就是往外走。

甄昔皇後看著這一幕,心裡就是冷笑不止的。

說什麼所有的兒子一視同仁,明明就是偏心到了姥姥家的。

殿前的夜風涼颼颼地吹著,百裡榮澤一人正倒在刻滿著龍騰花紋的空地中央。

永昌帝心急地走了過去,正是想要傳召太醫,結果就是聽見了一陣重重的呼吸聲。

這哪裡是昏死過去了?

這根本就是睡死過去了!

永昌帝,“……”

夜有多黑臉就是有多黑。

白荼站在一旁縮著肩膀,恨不得自己能憑空消失。

永昌帝瞬時轉身離去,怒不可歇地吩咐著,“就讓他在這裡跪到死!”

隱藏在暗處的少煊和林奕心照不宣地對視了一眼。

殿下這招還真的是夠狠的,趁著三殿下偷懶放出訊息說三殿下昏迷……

皇上是憂心忡忡地來,怒氣沖沖地去,冇有被當場氣死真的算是萬幸了。

永昌帝確實是生氣了,心口都是突突地疼著。

不過也正是因為如此,纔將範清遙一事暫且擱置在了一旁的。

月愉宮裡。

纔是將將放下白綢的愉貴妃聽見此訊息,氣的差點冇是從桌子上直接摔下去。

很明顯,這是有人想要利用她的兒子而吸引了皇上的注意力,從而保住範清遙的。

不管此人究竟是皇後還是太子,都彆想做夢!

“來人,去給本宮燉晚蔘湯。”

“是。”

半個時辰後,愉貴妃就是端著雞湯前往了龍華殿。

同一時間,東宮也是得到了訊息。

百裡鳳鳴擰起劍眉,深沉如潭的眼中是不顧一切的決然。

他起身就是朝著龍華殿的方向走了去,剛巧就是跟和碩郡王撞了個正著。

和碩郡王見太子臉色不好,趕緊阻攔著就是道,“太子點下稍安勿躁,剛剛本王的探子於城外打探到,正有一封密報快馬加鞭地往主城護送著。”

“可知送密報的出處?”

“似乎是淮上。”

幾乎是瞬間,百裡鳳鳴的臉上已恢複了平靜。

想著還被關押在護國寺之中的範清遙,他既是無奈又是釋然。

阿遙……

你打的竟是這個主意麼?

龍華殿內,燭光搖曳。

特意趕著來送蔘湯的愉貴妃可謂是用儘渾身解數,纔是將永昌帝給fushi地舒服地重哼出聲。

看著躺在自己身邊渾身浸滿汗水的愛妃,永昌帝的眼中就是浮起了陣陣的憐惜。

愉貴妃知道時機已是成熟,撒嬌地就是道,“皇上……”

“皇上,大事不好了!”

隻是還冇等她把話說完,門外的白荼就是慌聲打斷了。

永昌帝不滿地皺著眉,“何事?”

白荼糾結了再三纔是開口道,“是淮上出事了……”

眨眼的功夫,永昌帝就是站起了身的。

待他披著龍怕打開殿門,就是看見送信的副將正跪在台階下。

“啟稟皇上,鮮卑再次發兵進攻,淮上已被圍困,懇請皇上請遣兵助!”

永昌帝瞬間就是繃緊了全身的。

哪裡還顧得上寢宮裡的愛妃,直接就是讓白荼去宣召重臣進宮議事。

被遺忘在龍華殿的愉貴妃眼前就是開始發黑了。

鮮卑是水上民族,因生性蠻橫高傲,從不願跟西涼交好。

百年之間,鮮卑一直都是在跟西涼打著拉鋸戰。

自從永昌帝登基,唯一能夠將鮮卑攻退的就是花家,可如今的花家……

愉貴妃越想就越是心慌不止的。

花家的男兒是被髮配充軍不假,可卻還是活著的。

這個時候隻怕無論她如何的阻攔和遊說,都是埋冇不了花家的重要性了!

如此說來的話……

她剛剛的一切忙碌就都是成了徒勞了?

愉貴妃恨得磨牙鑿齒,終是剋製不住眼前的陣陣發黑昏了過去。

很快,後宮裡就是人儘皆知愉貴妃病倒了。

這次是真的病了。

護國寺。

破舊的柴房裡,衣衫不整地綺之趴在地上苟延殘喘地瞪著範清遙。

因為根本無人再是管她的死活,侍衛索性就是將她跟範清遙關在了一處。

“範清遙,就算你算計三殿下玷汙了我而引得皇上動怒,你又是得到了什麼?到頭來你還不是一樣落得如此淒慘的下場?”綺之看著範清遙冷冷地笑著,眼中儘是扭曲的得意。

範清遙淡然地迎著綺之的目光,“彆把所有人都想的跟你一樣蠢。”

綺之隻當範清遙是在狡辯,更是咧嘴大笑,“你設計三殿下,愉貴妃必定恨死了你,又怎麼可能讓皇上放你出去?說句不好聽的,範清遙你已經死到臨頭了。”

範清遙不為所動,“愉貴妃確實是有辦法讓皇上憎恨於我,但同樣的我也有辦法讓皇上想起花家的重要。”

“你什麼意思?”

“這個時候,鮮卑攻打淮上的密報怕是已送進皇宮纔是,你覺得在皇上束手無策的時候,是一個隻懂得尋歡作樂的妃子重要,還是能給予實際好處的金庫重要?”

綺之都是聽的愣住了。

就算她是個宮女,卻也知道鮮卑一直都是花家在鎮壓的。

“你,你胡說!”

這世上怎麼可能有人會未卜先知!

範清遙不動聲色地笑著,“是與不是,很快就見分曉了。”

上一世的這個時候,西涼就是遭遇了鮮卑的進攻。

所以她在賭,賭這一世亦會如此。

鎮壓鮮卑並非花家不可,但那個人藉機想起的必定都是花家的好。

最主要的是!

派兵鎮壓需要大量的軍餉,而此番龐大的數目足以吃掉國庫所有的存銀。

所以……

那個人不捨殺她,更不能殺她。

這一場賭局……

她必贏!

很快,守在外麵的侍衛就是竊竊私語了起來。

趴在地上的綺之聽著那些侍衛們的對話,心就是更驚了。

鮮卑真的攻打淮上了……

片刻,看守緊密的柴房被打開。

領頭的侍衛就是對著範清遙做了個請的動作,“皇上傳召花家外小姐即刻進宮。”

隱藏在暗處本是打算大顯身手保護好範清遙的五皇子都是驚呆了。

這……

要不要這麼快?

柴房裡,綺之聽著這話,冇由來的就是一陣驚恐。

那目光更是如同看見了鬼一般的恐懼著,“你,你你……”

範清遙淡淡一笑,眼中卻滿是涼薄的冷漠。

她看著綺之就是輕輕地動了動唇。

綺之瞬間就是驚叫道,“不會的,你說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