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鮮卑位西涼以南,其國之大,足是西涼的兩倍不止。

這麼多年,鮮卑都是想要吞併或戰俘西涼,以此獲得西涼地域上的資源。

鮮卑人生性殘暴,殺人如殺畜。

上一世外祖帶著花家男兒以及數萬的精兵,才險將鮮卑逼退。

如今單靠一個毫無打仗經驗的百裡駱濟掛主帥,豈不是擺明讓花家男兒去送死!

範清遙的胸口似有一團烈火在燃燒著。

燒得她恨不得翻了這個天下!

她想到過這個男人的無恥。

但是她怎麼都冇想到他竟是能無恥到如此程度!

永昌帝欣賞著範清遙那隱忍怒火的模樣,“範清遙,你還有何話想說?”

敢挑釁他皇權的人,他能留下已經是仁慈至極。

花家雖已是罪臣之身,可那強大的家族以及優秀的男兒,總是讓他無法安心。

眼下倒是剛好,將他們所有人都送去淮上送死,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範清遙知道這是他的懲罰,也是他容不下花家的藉口。

不過不要緊,此番前往淮上惜命如財的他是絕對不會親自前往的。

他是可以要舅舅們去送死,但她同樣也可以保全了舅舅們。

鹿死誰手,總是要試過才知道。

範清遙恭恭敬敬地叩了個首,“還望皇上言出必行。”

永昌帝冷哼一聲,“先湊齊軍餉再說大話也不遲。”

不過就是區區百萬軍餉而已,隻要她想就冇什麼不能。

範清遙不再多言,起身走出了禦書房。

百裡駱濟看著那清瘦的背影,就是止不住冷笑著,“父皇怎不告知她,三日後我軍就要前往淮上?”

永昌帝摩挲著指間的戒指,眼中算計外泄,“兵馬未動糧草先行,隻要大軍一旦觸發,她範清遙就是毀約了,既她如此在意那個哥哥,朕便將她的哥哥也一併送去淮上,隻要她想保全她哥哥的那條命,就會心甘情願的往外掏銀子。”

可是等到那個時候,她的哥哥卻是再也無法回來了。

因為是範清遙毀了彼此的約定在先,就算她的哥哥戰死在了淮上也與他無關。

百裡駱濟聽著這話,譏笑就是蔓延了雙眼,“父皇好算計。”

原來父皇根本就是冇想要放掉花家任何一個人。

就是不知道那個範清遙若知曉,會不會哭鼻子啊。

“此番淮上一戰你準備的如何了?”永昌帝不願再提及讓他厭惡的花家,現在的他更加擔心的是如何擊退鮮卑。

一旦鮮卑攻入西涼,後果不堪設想。

不然他也不會將自己最為信任的兒子叫回到身邊了。

“父皇放心就是,隻要有花家的那些傻子衝鋒陷陣,兒臣必定會大獲全勝。”百裡駱濟陰惻惻地笑著,原本這一仗冇有把握的,但是父親聖明想到要用花家人的性命去堆。

既如此,他隻等著吃現成的勝利就可以了。

從禦書房出來,百裡駱濟並不曾回到自己的寢宮,而是來到了殿前。

空地上,百裡榮澤仍舊跪在寒風之中碩碩發抖著。

“若不是親眼所見,我真是冇想到三皇兄能被一個女人坑害到如此模樣。”百裡駱濟站定在百裡榮澤的身後,解下披風蓋在了他的肩膀上。

在這個皇宮裡,也就是隻有三皇兄的陰狠合他的胃口了。

所以與其讓那個無趣的太子順利登基,他倒是願意幫一幫自己這三皇兄的。

百裡榮澤麵上一曬,卻還是擰眉道,“你此番回宮是為了抵抗鮮卑?”

百裡駱濟幽幽一笑,就是把剛剛禦書房的事情給說了一遍的。

“三皇兄放心,此番父皇已經是下了死令的,雖然我對花家那些傻子的死不感興趣,但若是如此能給範清遙添堵,更是能給三皇兄出口惡氣的話,我倒是也樂意之至的。”

百裡榮澤自是希望花家人都死絕了的。

可是……

“你彆太小看那個範清遙,跟她打交道時切記不可掉以輕心。”一想到護國寺發生的事情,百裡榮澤就是有一種冷到骨頭縫裡的後怕。

為什麼範清遙忽然就是變成了綺之?

為什麼父皇就是剛好在那個時候來到了護國寺?

他當然不想承認範清遙有如此厲害的手段,但所有的事情卻都跟她脫不開關係。

“三皇兄莫不是真的被一個女人嚇成這樣?放心好了,那範清遙彆說是跟我對峙了,就是軍餉都怕是要湊不齊的。”百裡駱濟根本不在乎。

一個罪臣之女而已,又能掀起多大的浪花?

不過很快,罪臣之女就是要變成罪臣遺孀了呢。

範清遙回到府邸的時候,已經是子時了。

府邸裡的眾人聽見了聲響就是紛紛走出了屋子。

當看見那抹熟悉的身影那般真實地出現在眼前,都是不敢置信地倒抽一口冷氣。

由著許嬤嬤攙扶的花月憐,顫抖著唇角,“月牙兒,月牙兒是你嗎?”

範清遙壓住心裡的酸楚,又是走近了一些,“是我回來了。”

花月憐一下子就是掙脫開了許嬤嬤的攙扶,衝過去就是將人抱緊了的。

院子裡的其他人都是淚流滿麵心酸不止。

不管如何,她們的小清遙總算是平安回來了。

範清遙知道舅娘們的擔心,更知孃親的憂心,可現在的她真的是冇有太多的時間浪費時間。

那個男人給了她軍餉的數目,卻獨獨冇有給她行軍的時間。

很明顯,那個男人想要打她個措手不及。

如果一旦是她冇有履行約定,那麼她就太被動了。

所以她必須要趕在大軍出發前湊齊軍餉。

安頓好了舅娘們,又是給孃親診了平安脈,範清遙就是讓凝涵將花家的幾個小女兒都是叫到了自己的院子裡。

待人聚齊,範清遙則是又吩咐凝涵,“你現在去一趟和碩郡王府,請義父幫我打探一下大軍出發的時間。”

宮裡發生的事情無需多言,隻怕義父早就有所訊息了纔是。

等凝涵出門了,範清遙纔是看向麵前的幾個姊妹道,“今日叫你們過來,是有事要交代你們。”

花家的幾個小女兒正是到了這個時候,纔是得以看清三姐姐那沉靜如水的臉龐是那樣的蒼白著。

隻是那整個人的氣場卻是洶湧暗藏,眼中的淩厲更是一觸即發。

幾個花家的小女兒見此也是正色了起來。

範清遙閉上眼睛緩和了一下眼中的痠疼,待再次睜眼,纔是將所有發生的事情都是說了一遍的。

看著麵前那一張張小臉的震驚難當,她咬了咬牙還是將最後一句話說了出來,“鮮卑攻打淮上,皇上已下令命遠在邊疆的男兒奔赴戰場。”-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