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著範清遙的話音落下。

霎時間,整個裡屋寂靜的彷彿連呼吸聲都是冇有了的。

三個小女兒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露出瞭如釋重負的笑容。

一旦上了戰場那就是為花家立功為國家爭榮!

如此說來的話……

他們的父親就是快要回來了!

範清遙看著那三張稚嫩臉上的期盼笑容,舌尖都是咬出了血的。

若事情當真如她們想的那樣就好了。

花家出事後她隱忍蟄伏瞭如此之久,卻還是冇能讓那個男人鬆口放回哥哥。

很明顯,他還在忌憚著花家一脈。

既如此,又怎麼可能讓舅舅們立功?

說白了,此番前往鮮卑根本就是一條有去無回的路!

範清遙捏緊袖子裡的雙手,青筋於手背砰砰直跳,悲憤的情緒在心中排山倒海,卻終是被她生生地嚥了回去。

她兩世為人,不會被輕易擊垮。

但是麵前的這些姊妹們卻是經不得如此風浪的。

若是心散了,隻怕這花家就真的是要跟著散了。

笑顏忽然就是站起了身子,滿臉喜色地道,“如此真是個天大的好訊息,我現在就去告訴孃親!”

“站住!”範清遙直接冷聲出口。

笑顏一下子就是愣在了門口。

就是連還坐在椅子上的天諭和暮煙都是給嚇了一跳的。

“三姐,你這是怎麼了?”暮煙擔心地問著。

範清遙壓著心裡滔天的恨意,忍著周身刻骨的冷意,起身將笑顏拉了回來。

“咱們花家現在是多事之秋自是要一切低調,皇上還不曾外宣,若是現在咱們花家就上下露出喜色,不知還要惹來怎樣的非議。”

舅娘們是婦道人家不假,可到底是將門兒媳。

此番她或許能瞞得過麵前的妹妹們,卻未必真的就是能夠瞞得住舅娘們。

花家一旦自亂陣腳,隻會讓那個男人更加堅定剷除花家男兒的心思。

天諭深深地看了一眼自家的三姐,才笑著轉頭看向暮煙和笑顏,“三姐姐說得對,咱們現在得低調,我倒是覺得咱們一起守著這個秘密也是不錯的,到時候也可以給孃親一個驚喜。”

笑顏仔細地想了想,也覺得是不錯的。

隻要是一想著跟好姐妹共同守護著一個秘密,她的心裡就甜的不行。

“我也是很久冇有看見孃親的笑容了。”年紀最小的暮煙也是點了點頭的,雖然她真的是很迫不及待地想要告訴孃親,可是一想到能夠給孃親一個驚喜,她也是願意保密的。

範清遙看著幾個一心想要分享喜悅的妹妹,心裡五味陳雜。

晃動的燭光照亮在幾個人的麵頰上,卻是暖不進範清遙那雙冰涼入骨的眸。

她們如此的相信著她。

可是她卻在騙著她們。

是她對不起她們的信任,可也隻有這樣才能先行保住哥哥。

剛巧此時,前去和碩郡王府的凝涵推門走了進來。

麵對著屋子裡那一張張喜色的臉龐,都是愣住了。

範清遙則是直接道,“跑去哪裡廝混了,竟是纔回來?”

凝涵反應也是快的,趕緊就是走到小姐身邊壓低聲音道,“小姐,和碩郡王親口所說,皇上定下五日,但據太子派人秘報,三日後七皇子將帶人出城,若是按照路程所算,隻怕明日……邊疆就會派人押送花家人上路了。”

凝涵說這番話的時候都是梗嚥了的。

範清遙漆黑的眸凜風呼嘯,直接將凝涵的眼淚生生又是給逼了回去的。

不能哭。

絕不能讓其他人察覺到異常!

哪怕……

此刻的她早已繃緊著全身,雙目抖動,冰涼的冷意凍得她連四肢都是失去了知覺。

那個男人心裡很清楚,一心想要保全哥哥的她早晚都是能夠湊齊銀子的。

可早晚隻一字之差,其中的意義將天壤之彆。

一旦她送遲了銀子,那麼她就會有主動變為被動,徹底被那個男人牽著鼻子走。

好。

真的很好!

笑顏見凝涵臉色不好,就是關心地詢問著,“三妹妹,可是出了什麼事情?”

眼中燃燒著滔天怒火的範清遙瞬間冷靜了下來,轉身纔是道,“此番隻有舅舅們有前往鮮卑的資格,按理來說哥哥還是要被迫留在邊疆的,不過好在如今國庫虛空,皇上答應我隻要湊齊軍餉,就算是哥哥戴罪立功得以回主城。”

三個小女兒聽著這話,心中更是驚喜陣陣的。

這麼說很快她們一家就是可以團聚了!

笑顏和暮煙忙著高興,倒是天諭看向範清遙又問,“花家現在的鋪子已經是……三姐姐打算如何湊齊軍餉?”

“所以我需要你們的幫助。”範清遙起身,將麵前幾個姊妹冰涼的手攏在一起。

溫熱論有雲,溫邪上受,首先犯上,逆傳心包。

遇事跟得病一樣,越是危險的病患越是不會第一時間致命。

需問病處方,對症下藥,方可藥到病除。

這場仗必須打,卻也不是她一個人就能夠抵抗的。

所以她需要有人站在她的身邊,與她一起負重前行。

笑顏和暮煙雙眼泛著迷茫。

天諭氣的抬手在她們的後背上一人拍了一巴掌,“湊齊軍餉大哥就是能回來了,難道你們不想要大哥回來?”

笑顏想也冇想的就是道,“自然是想的!”

暮煙不自信地呢喃著,“我,我隻是不知道我能做些什麼……”

“就算舅舅們和哥哥回來了,以現在皇上對花家的忌憚,隻怕花家的男兒也是要寸步難行如履薄冰的,你們都是花家的女兒,就該懂得女兒並不比男兒差什麼,所以從現在開始我們冇有時間再軟弱如泥,我們隻有負重前行才能撐起這個家!”

以前在花家的時候,她就是已經開始挖掘暮煙,天諭和笑顏的長處了,更是給了她們大把的時間讓她們去發揮長處更熟練長處。

現在,也終是到了用武之地了。

看著自家三姐那篤定的神色,幾個小女兒堆滿雙眼的驚慌,都是漸漸消失了的。

三姐說的冇錯,從小到大都是父親哥哥和孃親保護著她們。

這一次,也是輪到她們來保護其他人了。

三姐可以,她們就是同樣可以的。

隻要有三姐在,她們的主心骨就不會斷。

燭光下,幾個小女兒的眼中均是露出了堅毅的光芒。

身上的稚嫩在這一刻悄無聲息地褪下,剩下的則是那一顆顆想要保護家人的心。

範清遙知道,自己的第一步總算是告捷了。

那麼接下來就是要想辦法先賺到三百萬的軍餉了。

這三百萬的軍餉她不但要賺得及時,更是要交出的漂亮。

如此才能讓那個男人再無任何反悔耍詐的餘地。

也正是如此才能夠真正的保全哥哥平安歸來。

沉吟了片刻,範清遙纔是看向麵前的妹妹們,“暮煙你明日如常去青囊齋,找月落一起去城中各家的藥鋪檢視一番,將所有貨物的品級和數量都打探一番,越是仔細越好。”

“是,三姐。”

“笑顏你明日跟天諭去一趟蘇家,仔細跟蘇家小少爺詢問一下各城池的藥品價格,讓鵬鯨明日傍晚前,把所有城池藥品跟主城的差價寫一份詳細的賬單給我。”

“三妹放心就是。”

等範清遙仔細地交代好了之後,已經是一個時辰後的事情了。

幾個小女兒歡喜地出了門,滿心期待地迎接著明天。

範清遙算計著心裡的事情毫無半分睏意,當即挑燈磨墨,落筆寫信。

凝涵心疼的眼睛發紅,梗嚥著道,“小姐為何要隱瞞其他小姐們?”

若是說出來就會有人分擔,她家的小姐也就無需一個人扛得如此疲憊了。

範清遙握緊在手中的筆繼續往宣紙上落著,“經曆風雨的時候都是疼的,唯等到疼痛褪去才能領悟真正的堅強。”

所謂的長大,冇有捷徑。

隻要她們叫她一聲三姐,她就會扶著她們一路前行,為她們擋去風雨。

所謂的疼,她一個人受著足以。

半晌,範清遙將寫好的信小心塞在了凝涵的手中。

“告訴範昭明日陪我出去一趟,順便將這封信交給範昭,讓範昭找幾個辦事穩妥的弟兄守好這些府邸,你再是找個幾個臉生的小廝親去信上那些府邸附近的茶樓,大肆宣揚花家曾經戰鮮卑的事蹟,記得告知範昭,無論這些府邸有什麼風吹草動,均讓手下統統記下一字不漏。”

此番七皇子帶人抵禦鮮卑,自是會挑選武將為出征的副將。

主城所有的武將以前都是外祖的門下徒,隻是在經曆過上次的事情後,真正信得過的究竟有幾人就未可知了。

她必須要趕在大軍出發前找到還對外祖報以忠心之人,如此才能更好的往鮮卑戰場上伸手。

這一夜,範清遙想了很多,天色剛微亮她就是讓許嬤嬤進門伺候了洗漱。

一炷香後,吩咐好手下的範昭親自牽著馬車等在了府門口。

待主子上了馬車,範昭纔是問,“主子這是去哪?”

範清遙敲了敲手中厚重的賬本,聲音漸冷,“花家藥鋪。”

蟄伏了這麼久,隱忍了這麼久,也是該去看看花家的那些鋪子了。

更是時候去會一會那些花家藥鋪的掌櫃們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