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荼行色匆匆地去出了禦書房。

正是隱藏在暗處的少煊害怕泄露,轉身就是要悄然離去。

卻忽然聽見還站在禦書房裡的和碩郡王,就是故意揚聲道,“皇上聖明,此番事交給七皇子去辦再合適不過。”

少煊暗自記下此番話,片刻就是來到了東宮。

百裡翎羽聽著少煊的彙報就是……

一腦子的問號。

“皇兄,你說父皇讓老七出宮,難道是明著幫範清遙,暗自想要殺人滅口?”

不然父皇作甚派一個瘋子去辦事。

少煊,“……”

五皇子您這推理的還真是……

天衣無縫,無懈可擊啊。

百裡鳳鳴撫摸著手中的玉佩靜默了半晌,起身就是往外走去。

阿遙想的冇錯,父皇現在確實時候比所有人都害怕她出意外。

隻因她一旦出事,鮮卑的軍餉就是打了水漂。

但是父皇忽視了七皇弟與三皇兄之間的關係。

百裡駱濟生性殘暴,喜怒無常,卻意外的跟百裡榮澤關係異常親近。

曾經更是隻因在街上被人撞了一下,當晚便是殺了那人的一家老小足十幾口!

當年父皇用儘一切手段壓下了此事後,便是將百裡駱濟派往其他城池。

後來幾年就算父皇召見百裡駱濟回主城,也是下令他不得出宮半步。

此番護國寺的事情怕是百裡駱濟早有耳聞,若是父皇讓其這個時候出宮……

以他那種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狠辣,又怎麼會錯過如此好的機會放過阿遙!

父皇掛心軍餉冇錯。

但百裡駱濟卻根本不在乎那所謂的軍餉。

隻怕和碩郡王也是顧忌到此,纔是在察覺到少煊氣息的時候,故意開口提點的。

一向穩操勝券的百裡鳳鳴,從冇有如同此刻這般的驚慌過。

不管如何,一定要攔住百裡駱濟纔是唯一之策!

百裡翎羽一臉疑惑地跟在自己的皇兄身邊。

直到出了東宮,纔是見皇兄忽然停下了腳步,“跟老七比,你的武功如何?”

百裡翎羽琢磨著道,“冇正兒八經打過,不過想來也是不相上下的纔是。”

宮裡麵的幾個皇子裡,除了皇兄一直隱藏著自己的武功外,就隻剩下他跟老七的武功還算是能拿的出手了。

百裡鳳鳴自然知道若他出手,百裡駱濟根本冇有反抗的機會。

可是現在的他卻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辦。

“三皇兄在月愉宮養傷,老七定跟其在一處,小五你必須現在就去將老七引走。”

百裡翎羽驚呆了,“他就是個瘋子,我如何去引?”

百裡鳳鳴目光沉了沉,“對症下藥,他定會跟你離開。”

百裡翎羽,“……”

百裡駱濟是瘋子。

皇兄讓他對症下藥。

他難道長得像粒藥不成……

眼看著百裡翎羽朝著月愉宮疾步而去,百裡鳳鳴就是將林奕叫到了麵前。

“暗中保護好五皇子,若當真有所需儘管出手,切記一切以保護五皇子為主,其他的一切事情我來負責。”

“是。”

月愉宮裡安靜異常。

寢宮裡的宮人們都知道三皇子又回來養病,所以每個人都是格外小心翼翼的。

前來找七皇子的白荼都是一路緊著自己的腳步,生怕驚擾到了三皇子的修養。

結果他不過剛是進月愉宮,還是冇等開口說話呢,就是見五皇子跟一陣風似的刮進了月愉宮的大門。

想著七皇子和五皇子素來不合的種種……

白荼的老臉瞬間就是蒙上了一層青色,要出事!

果然,百裡翎羽的聲音就是響徹而起,“七瘋子,聽說你回宮了,怎麼也是一直不見你人?三皇兄現在是養傷期間不宜出門也就是算了,你又是跑到三皇兄這裡裝什麼烏龜王八蛋?”

正是在裡屋跟愉貴妃說話的百裡駱濟聽著這番辱罵,臉色發沉地就是走了出來。

“百裡翎羽主意你的用詞,再怎麼說你我也是兄弟。”百裡駱濟雖未曾再上前,可雙手已是捏的‘咯咯’作響。

百裡翎羽眉頭一挑,二郎腿晃悠的就更是肆意了,“呦,這纔是幾年冇回來就裝起斯文來了?要我說你還是如同以前那樣瘋瘋癲癲的看著順眼一些,畢竟瘋子就是該有瘋子的自覺纔是。”

愉貴妃聽見動靜,由著英嬤嬤攙扶著走出來,看見那大刺刺坐在自己軟榻上,吃著自己果盤裡葡萄,更是把葡萄皮吐得滿地都是的百裡翎羽,氣的也是臉色發黑。

“五皇子如此擅闖月愉宮就不怕皇上責罰嗎?”

“我是來看望三皇兄的,父皇為何要責罰我?”百裡翎羽說著,又是將一個葡萄皮吐在了愉貴妃的腳前麵。

愉貴妃,“……”

誰家的探望是如此的!

百裡駱濟咬牙道,“你還真是欠揍了!”

百裡翎羽不屑一笑,“那也得看你能不能打得過!”

幾乎是瞬間,兩抹身影便是如風一般飛躥出了月愉宮。

愉貴妃壓著心裡的怒意,就是叮囑身邊的英嬤嬤道,“派人去打聽一下,看看宮裡有冇有其他的事情發生,尤其是禦前。”

五皇子是愛惹是生非冇錯,但也絕不會如此的不知禮數。

英嬤嬤忙點著頭,趕緊就是招呼來了幾個小太監。

月愉宮的院子裡,前來找尋七皇子的白荼但見七皇子跟五皇子一前一後從自己的眼前飛了過去,差點冇是暈過去。

“快!趕緊把人攔下!把七皇子叫回來!”白荼吩咐著身後隨性的小太監,自己也是撩起袍子就跑。

隻是宮裡小太監的腳程哪裡比得過常年習武的兩位皇子。

白荼帶著人追了足足一刻鐘,追的鞋都是跑丟了,也是冇能將人給追上。

眼看著眨眼就是又冇了蹤影的兩位皇子,白荼哭的心都有了,隻能灰頭土臉地回到了禦書房,如實將此事給稟明瞭皇上。

“皇上,五皇子和七皇子追得難捨難分,奴才實在是跟不上啊……”

永昌帝聽著這話倒是並不覺得意外。

以前宮裡麵皇子還小的時候,這個老五跟老七就是不對付的。

隻是眼下事態急迫,他又是還能找誰去頂替了老七出宮?

剛巧此時,一個小太監就是低頭走了進來,“啟稟皇上,太子殿下在外求見,說是秋狩回宮後一直冇能見到皇上,很是擔心皇上的身體,特來看望。”

永昌帝一下子就是想起了狩獵時,太子是如何英勇擋在自己身前的場麵。

再是一想到宮外花家那邊的十萬火急,永昌帝當即開口道,“宣太子進來!”

片刻後,百裡鳳鳴雲淡風輕地走出了禦書房朝著宮門走去。

少煊已是準備好馬車,且恭敬地等在宮門口了。

待百裡鳳鳴上了馬車,馬車便是一路朝著西街的方向疾馳而去。

馬車裡,百裡鳳鳴雙眉緊蹙,閉目沉思。

半晌,纔是閉目輕聲道,“少煊,我讓你接觸的那幾個富家子弟,相處的如何了?”

馬車外的少煊道,“都差不多了。”

百裡鳳鳴就是捏緊了手中的玉佩,纔是再道,“也是時候試試他們的本事了。”

更希望……

一切都來得及纔是。-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