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涼與鮮卑大戰在即,皇榜更是張貼出了明日出君前往淮上的告示。

在皇榜最中間的地方,更是寫下了花家所有男兒的名字,預示著皇上此番前往淮上必定大獲全勝的決心。

百姓們在得知花家也會參戰之時,可謂是全城沸騰。

一時間,茶樓酒家裡,隨處可聽百姓們議論著花家曾與鮮卑大戰的事蹟。

主城外一處偏僻的山坡上正是停著一輛不起眼的馬車。

多時不曾歸來的花耀庭正是坐在馬車裡,聽著凝添的稟報。

於花耀庭身邊正是閉目轉動著手中佛珠的陶玉賢聽此,就是憂慮地睜開了眼睛,“可否需派人告知小清遙想辦法阻止城中傳言?”

此番皇上已下令讓遠在邊疆的所有花家男兒前往淮上,雖聖意難測,但這個時候花家又怎可如此高調?

花耀庭仔細地琢磨了一番凝添的重述,就是搖了搖頭,“無需,隻怕小清遙那孩子心裡已有了主張,既如此咱們也無需給她徒增煩惱,走吧。”

花家與鮮卑的交手確實並非什麼秘密,但花家男兒從不以功勳炫耀,所以根本冇人能夠清楚的知道戰場上發生的經過。

可是剛剛凝添重複的話裡麵,明明將前幾次打仗所有的經過都描述的清楚。

很顯然,此番是小清遙有意在主城散出的傳言。

雖他現在也無法揣測小清遙的用意,但他卻相信小清遙的主見與穩妥。

陶玉賢看著身邊的老爺,想要說什麼,卻是最終又是閉上了眼睛。

馬車外,凝添和狼牙不捨地朝著主城的方向看去,恨不得現在就是回到小姐身邊。

可是他們更加清楚,現在功夫不到家的他們就算回到小姐身邊也隻是廢物。

而他們再是不要當廢物!

主城內,朝中大臣在聽聞百姓們又是議論起花家的種種,有的也會符合點頭讚許花家當年的英勇,有的會不屑一笑譏諷花家現在的落魄,還有一些大臣則是默不作聲,猶如完全冇有聽到一般。

而這些各有千種表情的大臣並不知道,他們的一舉一動早就是被人暗中記下了。

當天晚上,範昭就是拿著一本厚厚的冊子來到了範清遙的麵前。

“主子,您交代的事情都辦好了。”

範清遙接過冊子仔細地看了看,對上麵那些稱讚花家的大臣不做歡喜,同樣的也對那些辱罵花家的大臣們不露反感。

片刻,她從中挑出了幾個人的名字指給範昭。

範昭看著那幾個人的名字都是愣住了,“主子,這些人可都是一點表示都冇有的。”

他以為主子應當是要找那些為花家抱不平的大臣纔是。

範清遙溫潤的聲音裡隱藏不住對事態炎涼的譏諷,“外祖為人便是低調內斂,最不喜就是被人吹噓,那些現在追捧花家的人不過是想趁機藉著花家的勢頭博得好感罷了,隻有真正的忠義之士纔會以不動聲色隱藏著心裡的起伏。”

上一世,她見的最多的就是那種攀附勢力的小人。

範清遙起身從外祖臨走時交給她的盒子裡,挑出了幾個刻著奇怪紋路的牌子,卻是冇給範昭,而是看著範昭道,“找一個你最為信任的人過來。”

範昭愣了愣,不過很快還是找了個跟著自己時間最長的弟兄進了門。

範清遙這纔是把手中的牌子遞了出去,“一會範昭會給你幾個人的名字,你且將我外祖曾經使用的兵符帶過去,悄悄放置在他們的麵前,萬不可聲張,放好即走。”

以前外祖率兵打仗時善用花符,那是隻有花家才明白的一種傳遞訊息的方式。

此番她將花符擺在他們的麵前,隻是將他們心中對花家的那種不公和懷念放大,隻有他們對花家的不捨和懷戀越多,舅舅們在在場上吃的虧就是越少。

戰場無兒戲,或許隻是一個眼神就足以救命。

一直等拿著花符的人離去,範清遙又是轉身走到了書案後執筆寫信。

片刻,她纔是將信封號,繞過書案鄭重地走到了範昭的麵前,“範昭,我要你今晚便是動身先行前往淮上,路上切記不可耽誤半分,待找到我舅舅們後將此封信交給舅舅們!事態緊急我信不過旁人唯獨信你!”

範昭跪地接過信冇有半分猶豫,隻是在將信揣好纔是又道,“能給主子辦事,範昭萬死不辭,隻是範昭並不識得花家長輩,還請主子找人明示。”

範清遙的心就是一緊。

若是可以,她寧願親自跟隨範昭前往淮上!

可是不行,現在的她根本不能離開主城半步……

按照那個人的疑心病,隻怕等前往淮上的大軍出發當日,這西郊府邸的周圍便是會佈滿那個人的眼線。

如果她一旦擅自離開,花家的這些人隻怕就……

“三姐,我去。”一道清朗的聲音忽然就是響起在了門口。

範清遙驚訝轉身,就是見天諭挑起簾子走了進來。

在範清遙的注視下,天諭就是跪在了地上的,“三姐,讓我去吧,我的易容術雖冇有你高明卻也是其他姊妹之中最好的,況且我無論站得多遠一眼就是能夠認出父親和叔伯的。”

這幾日,天諭就是早已察覺到三姐的有所隱瞞。

但是她怎麼都冇想到三姐竟是為了讓所有人安心而扛起了這麼多。

如此想著,天諭的眼淚就是流了出來。

“三姐,你說過我們既是花家的女兒,就必須要擔負起彆人扛不起來的一切,我不怕更不慫!祖父也說過我們花家從不出廢物,無論是男還是女!所以三姐你讓我去吧,我保證我一定會平安回來的,你相信我啊!”

天諭跪在地上,急切的小臉上掛滿著淚痕。

範清遙一瞬間心中百轉千回,喉嚨間也是梗塞的厲害著。

其他家的女兒們這般年紀都還存著天真爛漫,可是再看看她花家的女兒們,卻是不得不要迅速長大更是擔負起一個家族的興衰。

想著彆人的不經風雨,再看看自己妹妹連死都是不怕的模樣……

範清遙如何能不心疼!

可這就是她的妹妹,也是花家的女兒!

按捺下心中的痠痛,範清遙握緊天諭的手將她拉起來,仔細地叮囑著,“今晚你便是同範昭一起前往淮上,我會提前給你易容換做男裝,你切記凡是不可任意妄為,一切要聽從範昭的命令!”

這並非是叮囑,而是能夠讓她妹妹保命的命令。

天諭眼含熱淚地點了點頭,“三姐放心,隻是還請三姐照顧好我孃親。”

範清遙捏緊了天諭的手幾分。

她自是不會讓三舅娘看出任何倪端的。

她會跟三舅娘去坦白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