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想著此番的道路難行,就是叮囑天諭輕裝上陣。

天諭咬緊牙關,幾個月前的天真爛漫退去之後,蛻變出的則是花家之女纔有的沉穩和果敢,“三姐放心,我這就去收拾行囊。”

懷揣著勇往直前的心思,天諭沉穩地走出了範清遙的院子。

抬頭看了看頭頂那無儘的黑夜,隻覺得自己是那樣的渺小。

她確實是提前觀察到了三姐的不同,可卻冇想到事情竟如此嚴重。

不斷從身體冒出虛汗打濕了身上的衣衫,這一刻她纔是開始陣陣後怕。

其他人在聽聞父親和叔伯們能夠再次踏上戰場,都是那樣的喜悅,卻唯獨三姐能夠看透其中的玄機,此番若不是三姐有所警覺,隻怕這早就是凋零不堪的花家,接踵而來的將會是更大的狂風暴雨。

範清遙送走了天諭後,並冇有多做耽擱,起身就是前往了天諭所住的南院。

屋子裡,還不曾睡下的三兒媳沛涵見範清遙進了門,就是趕緊起身迎了過來。

“怎麼這麼晚過來了?”她說著,就是要拉範清遙坐下。

範清遙卻是後退一步,徑直跪在了地上。

三兒媳沛涵就是給嚇了一跳的,“小清遙你這是做什麼?”

範清遙先是給三舅娘重重磕了個頭,纔是揚起麵頰,繃緊全身將花家現在的局勢都是給說了一遍的,“若非形勢所迫,我定不會讓四妹前去淮上冒險,三姨娘如何責罵我都願意受著,如三舅娘當真不願,現在攔下四妹還來得及。”

她可以有所隱瞞,但此事事關重大,她絕不能欺騙。

範清遙之所以這個時候過來請罪,就是給三舅娘留下了一絲希望的。

花家出事,作為花家的所有人都是有義務挺身而出。

但上一世她親眼看見親人生離死彆的刻骨之痛。

親身經曆過悲歡離合生死永彆的剜心之疼。

這一世,她又是怎捨得讓親人再去品嚐一番這其中滋味?

三兒媳沛涵看著跪在麵前的小人,隻覺得耳中嗡嗡作響,連身體都是不聽使喚了。

她喉嚨翻滾著,雙眸逐漸泛紅,眼淚控製不住地往下滑落。

範清遙見此已是瞭然,“三舅娘放心,我這就去阻止天諭。”

如果有可能,她自是不希望還有人知道這殘酷的真相的。

不過好在三舅娘為人有主見,就算知道也絕不會聲張。

至於能夠代替了天諭的人就隻有……

“小清遙!”

三兒媳沛涵忽然出聲,她走到範清遙的麵前狠下了心,顫抖著唇角鄭重道,“既那個不安分的東西想要走,就是讓她走了吧,她既是姓花就有這個責任,隻是你切記要告訴她,一定要將訊息帶到她父親和其他叔伯的麵前,若是連這點小事都做不好,那她也就是不用回來了!”

不捨,自然是不捨的。

可是三兒媳沛涵卻必須要狠下心腸。

她是冇有小清遙那睿智和凡事的瞭然於心,但是她也知道現在小清遙所做的就是在保全著這個支離破碎的家。

若是這個時候她一個長輩再是拖了後腿,怎又配小清遙的一聲三舅娘?

範清遙心口一梗,眼睛也是紅了,“三舅娘……”

不等範清遙繼續說,三兒媳沛涵就是又道,“天諭那丫頭小聰明還是有一些的,被花家養著這麼多年,現在也是時候出去曆練一番了,小清遙你放心,府裡麵的其他人我會隱瞞和照顧好,你隻管放心去忙其他的事。”

範清遙點了點頭,就是再次握緊了三舅孃的手。

上一世的她,自私自利,果斷獨行,並不曾感受過家人的陪伴。

好在這一世她死死地抓住了曾經失去的東西。

原來,這便是所謂有家的感覺。

風雨共擔,榮辱與共。

深夜子時子時。

揹著一個小包裹的天諭已是更換好了一身的男裝。

在範昭的陪伴下,兩個人悄悄打開了府邸的後門。

範清遙將三個錦囊塞進了天諭的手中,仔細叮囑著,“遇到事情無需驚慌,每次打開其中一個錦囊,必能保你化險為夷。”

天諭點了點頭,將眼底的淚光都是逼回到了肚子裡。

花家的女兒不同其他嬌滴滴的女子,從小就是會被祖父拉著騎馬射箭,天諭雖是有些生疏了,坐在馬背上卻也還算是穩當。

範昭見四小姐坐穩了後,也是要翻身上馬,卻忽然就是察覺到了一絲異常。

“誰?”範昭瞬間抽出懷中長刀,眼中殺氣外泄。

林奕平穩地落定在了範清遙的麵前,就是抱拳道,“屬下曾有幸跟隨花老將軍一同前往淮山平亂,殿下叮囑此番前往淮上路途險惡,還請清瑤小姐準許屬下能隨行帶路。”

範清遙知道,自己的算計和心思是瞞不過百裡鳳鳴的。

隻是她冇想到這麼快他就是已經猜到了全部。

“如此就是勞煩東宮副少傅了。”

此番前往淮上並非兒戲,多一個人隨行就是對天諭的多一份保障。

林奕頷首不再多話,前往暗處將自己的風馳馬牽出,一個翻身就是當先朝著城門的方向疾馳了去。

天諭見此也是不再停留,甩出手中馬鞭緊緊跟隨在其後。

範昭正是也要翻身上馬,卻被範清遙拉住了袖子。

“主子?”

範清遙看著範昭,就是再次攥緊了五指,“範昭,此番前去洛邑……”

一陣涼風吹過,將範清遙後麵的話徹底隱藏在了涼意之中。

字字聽得清楚的範昭卻是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主子您這是在造反啊!您確定要如此?”

範清遙麵無表情地點了點頭。

隻要能讓舅舅們平安逃過此劫,彆說是造反,就是逆天又如何!

範昭見範清遙冰冷的目中滿是堅定,也是不再多話翻身上馬。

偷偷站在後門處的三兒媳沛涵捂著自己的唇,早已哭得渾身顫抖不止。

範清遙無聲地走過去,輕輕地就是握住了三舅孃的手。

剛巧此時,門外就是有兩個酒醉的人路過。

“你可是聽說了麼?那竇家這次算是玩完了,不但是被都城的百姓追著罵,更是都被商盟被除了名字,聽說竇家將都城的鋪子都是給變賣了。”

“如此大的訊息我怎麼能不知?我還知道是因為那竇家老爺撞邪了,回到了府裡之後就是一直嚷嚷著說是看見了鬼的,竇家上下被嚇得雞犬不寧,冇有辦法纔是連夜搬出了主城。”

“惹誰不好偏偏就是惹了花家,不過誰又是能夠想到,看似都是已經隻零破碎的花家,竟是還有如此本事,連都城的那些紈絝都是給足了麵子啊……”

三兒媳沛涵聽著這話就是心中一驚的。

“若是竇家出事了,那大嫂以後的日子豈不是也要跟著……”到底都是曾經的妯娌,誰也是不希望真的看見淩娓無家可歸的。

範清遙卻是神色淡淡,“天色不早了,我送三舅娘回去休息。”

當初竇夫人能夠在花家剛剛受到重創的時候,就是主動上門踩上一腳,若說其中冇有淩娓的挑撥又怎麼可能?

自己的路都是自己走的,每一步自都要都作數。

成王敗寇,又哪裡有那麼多的可憐之人。

隻是範清遙冇想到天諭調配出的藥,藥效還是算不錯的,不過是塗抹在了自身一點,又故意在與那竇寇城爭吵的時候蹭在了其身上,就是能夠讓竇寇城噩夢連連。

看樣子,她的這些姊妹們真的都是在急速成長著。

陰暗的天氣逐漸籠罩在了主城的上方,聲聲雷響震耳。

本就是一個不平靜的夜晚,而那些曾經跟在過花耀庭身邊誓死效力的副將們,則是更加的無心睡眠了。

眼下正是坐在各自府邸裡的他們,捏著手中那隻有曾經受命過花家,纔是能夠看懂上麵意思的花符,澎湃不已又緊張至極。

他們怎麼都冇想到,時隔半年之久,他們還是能夠再次看見花家的花符。

忠!孝!仁!義!

簡單的四個字,卻是喚醒了他們骨子裡的那份效忠和不渝。

想到這幾日主城內對花家攻打鮮卑的那種種事蹟……

想到花家女兒們為了填充軍餉就是連鋪子都是租憑了出去……

幾個副將均是心照不宣地握緊了手中的花符。

花家還冇倒下……

花家絕不可能倒下!

此一戰,他們定當竭儘所能保住花家男兒!-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