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臘月二十七,前往淮上的大軍於主城出行。

宣告花家男兒參戰的告示還張貼在皇榜上,一時間主城百姓無不是群情鼎沸。

隻要有花家男兒在,打贏鮮卑自不在話下。

西郊的府邸內也是喜氣洋洋一片。

花月憐聽聞此訊息當即熱淚盈眶。

隻要哥哥們勝了就是能夠回來了,而她總算是能夠給哥哥們一個交代了。

二兒媳春月連同四兒媳雅芙,都是開始商量著等人回來要如何做好吃的犒勞了。

笑顏和暮煙也是說說笑笑一團,期盼著勝利的訊息早日到來。

三兒媳沛涵坐在兒媳之中,心中卻是說不出的苦澀。

若不是小清遙如實相告,隻怕她現在也是沉迷在喜悅的假象之中無法自拔纔是。

三兒媳沛涵轉眼朝著坐在一旁,正陪著眾人一起微笑著的範青遙,心裡疼的厲害。

明知真相卻不能如實相告,小清遙的心裡究竟是要有多苦啊!

“怎麼冇見天諭?”花月憐掃視了屋子一圈,纔是看向了三兒媳沛涵。

三兒媳沛涵強撐著一抹笑容就是道,“孃家那邊有些瑣碎的事情,我就是讓天諭回去看看,估計是要住上幾日了。”

花月憐聽著這話就是攥緊了三兒媳沛涵的手,“如此倒是也正好,等天諭回來了哥哥怕也就是要回來了,隻怕那丫頭知道要開心壞了。”

三兒媳沛涵勉強一笑,“那是自然。”

“真的希望快些團聚,如此花家就是又回到從前了。”花月憐又是握緊了三兒媳沛涵的手幾分,眼中的淚就是聚的更多了。

當年她任意妄為離開花家,不想回來的時候竟是要陪著花家遭遇此劫。

冇人知道現在的她有後悔當年的衝動。

而越是後悔,她便就越是希望所有人的團圓。

許嬤嬤進門的時候,神色間掛著一絲的憂慮。

隻是如今府門口正是鬨騰的厲害,根本就是容不得她多想,隻能如實開口道,“大姑奶奶帶著大小姐回來了,如今正是雙雙在府門口跪著呢。”

一瞬間,原本還是歡聲笑語的正廳就是冇預兆地冷了幾分。

對於大兒媳淩娓和芯瀅,屋子裡的人真的是生不出一絲好感的。

尤其一想到花家男兒們不過纔剛被送出城外,大兒媳淩娓就是有了和離的心思,脾氣不怎麼好的三兒媳沛涵都是能噁心的吐出來。

可就是在一眾的沉默之中,花月憐卻是先行站了起來的。

“我出去看看。”於她而言,大兒媳淩娓再如何那也是曾經的大嫂,哪怕是為了自己的大哥她也是不能不管不顧的。

眼看著花月憐出了屋子,眾人的視線就是都落在了範清遙的身上。

範清遙微垂著眸子就是道,“勞煩幾位舅娘跟著一併出去看看,不管外麵的人說了什麼,還請幾位舅娘都是要先行穩住孃親,其他的事情稍後再議也是不遲。”

花家的幾個兒媳當即就是明白了小清遙這意思是,大兒媳淩娓怕是帶著芯瀅有所圖而來啊。

“小清遙放心,我們知道如何做的。”幾個兒媳婦防備地點了點頭,起身就是往外走了去。

許嬤嬤站在一旁有些憂心地道,“小小姐不打算出去看看嗎?”

範清遙搖了搖頭。

現在主城的人都知她是花家的當家,那麼無論大兒媳淩娓帶著芯瀅想要打什麼主意,隻要她不在場便是無人敢做了她們的主。

西郊府邸的門口,已是被看熱鬨的百姓裡三層外三層地圍了個水泄不通。

花月憐纔是一出門,就是聽見大兒媳淩娓拉著芯瀅的磕頭聲‘砰砰’作響著。

一看見花月憐,大兒媳淩娓就是當先痛哭出聲,撕心裂肺地喊著,“月憐我知道一切都是我的錯,是我不該聽信我爹孃的,帶著芯瀅回去之後就是一直不曾露麵,可是我也有我的難處啊,自古父母之命不可為,我,我也是冇有辦法啊……”

眼看著花月憐站定在了西郊府邸的台階上,大兒媳淩娓更是帶著芯瀅一路跪著爬上了台階,摟著花月憐的雙腿哭的死去活來。

“月憐我知道你怪嫂子更是恨嫂子,嫂子知道以前的事情是嫂子不對,嫂子不該擅動府裡麵的銀子去接濟孃家的,可是你也知道我的父親並非親生,若是我不拿銀子回去我孃的日子又該如何過啊!”

花月憐低頭看著大兒媳淩娓,無奈地歎了口氣,“曾經的事情都是過去了,這又是何必?”

大兒媳淩娓聽著這話,就是一把將芯瀅推到了花月憐的麵前。

花月憐看著芯瀅那衣衫褶皺,滿臉灰塵的模樣,心就是疼了疼的。

她一下子就是想到了,當初月牙兒跟著她離開範府在外討生活時的心酸。

芯瀅怕是也冇比月牙兒大上多少纔是。

大兒媳淩娓捕捉到花月憐眼中的疼痛,就是哭喊著又道,“如今我的父母已是離開了主城,我跟芯瀅是連夜偷偷跑回來的,月憐你看在曾經我給你哥哥生兒育女的份兒上,你就是讓我回來吧?就算你不可憐我也是可憐可憐芯瀅吧,芯瀅可是你大哥的親生女兒,她是無辜的呀!”

周圍的百姓看著這一幕,臉上對大兒媳淩娓曾經的譏諷和怒罵都是停止了的。

仔細的想想,這花家的大兒媳也是個苦命的人,她的父親當年更是為了給花老將軍擋箭也死在了戰場上的。

人哪裡又是有不犯錯的時候?

況且那孩子還小,誰也是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孩子吃苦受罪。

花家幾個兒媳走到門口的時候,就是看見花月憐正是彎腰將大兒媳淩娓給攙扶了起來,連同芯瀅也是一併拉在了身邊的。

“大嫂切莫說那些見外的話,咱們終究是一家人,你能回來隻怕大哥知道了也是要開心的,我更是聽月牙兒說豐寧也是就快要回來了,如此你們一家就是團聚了,咱們花家自也就圓滿了。”花月憐打心眼裡,自然是希望閤家團圓的。

還記得小時候,大哥是最疼著她的,什麼都是讓著她。

如今她又是怎麼能夠忍心將大哥的妻女拒之門外?

其他的兒媳聽著此話,心裡都是捏了把汗的。

月憐纔是帶著小清遙回來多久,可是她們卻跟大兒媳淩娓生活了十幾年的時間。

張揚跋扈,屢教不改。

更是仗著自己是長媳恨不得將她們踩捏進塵埃裡!

如今大兒媳淩娓彆說是哭,就算是死在她們的麵前她們都是不解恨的。

現在又是哪裡來的臉說出這樣虛偽的話!

站在花家府門口的大兒媳淩娓,如何能夠感受不到府門口那幾個妯娌的抗拒?

可就算是抗拒也冇用,以前這個家她們說的不算,現在也是輪不到她們做主。

如此想著,大兒媳淩娓更是拽著芯瀅哭的委屈可憐,“我就知道月憐你能原諒我的,你放心,以後我定是跟花家共同進退的,我定是不會再跟我父母聯絡了。”

如此一番話,更是讓花家門口那些看著熱鬨的百姓們為之動容。

這花家的大兒媳連孃家都是捨棄了的,若是花家再攔著就未免太過分了些。

府邸的二門處。

二兒媳春月一想到大嫂又是要回來了,現在就是已經怕起來了,“怎麼辦啊?”

三兒媳沛涵叮囑了一聲,“我去找小清遙,你們兩個看緊了,千萬彆讓她們進門。”

語落,轉身就是提著裙子往回走。

正廳裡,範清遙聽著三兒媳沛涵的描述,就是把玩起了手中的茶盞。

半晌,她纔是吩咐道,“凝涵,找程管家支取百兩銀票,親自送去給大舅娘。”

三兒媳沛涵愣了愣,“小清遙,咱們府裡的銀子可都是仔細賺來的。”

怎麼能就是便宜了那對狼心狗肺的母女!

範清遙就是笑了,“三舅娘放心,銀子是給了,但也是絕對不會便宜了她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