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兒媳淩娓今日哭唧唧的回到花家,本就是想要藉助民勢給花家試壓的。

怎麼說她都是花家的大兒媳,花家將她拒之門外那就是喪儘天良。

可是現在……

她帶著芯瀅胡吃海喝被抓了個現行不說,芯瀅更是出言不遜甚至是對自家的姐妹現在的花家當動手。

如此的不忠不孝,百姓又如何還能支援她?

果然,周圍的權貴們一個個都是露出了鄙夷且憎惡的目光。

真的是冇想到花家那種烈門也是能出這樣的害群之馬,難怪之前花家都是將一紙休書送去了竇家,現在看來簡直就是下手太輕了!

範昭的手下一進門就是看見了朝著自家主子衝過來的芯瀅。

他疾步衝到了二樓,二話不說就是將芯瀅給按在了地上的。

“你放開我,你個該死的奴才放開我!”芯瀅趴在地上掙紮不斷。

大兒媳淩娓見此隻得上前幾步跪在了範清遙的麵前,再是裝起了可憐,“小清遙啊,你大姐被我給慣壞了,都是我的不是,你要怪就是怪我吧,可是你大舅舅就這麼一個女兒啊,若是你不讓芯瀅回去,她豈不是就要死在外麵了?”

就算今日的事情是她們母女的錯,但錯不致死。

若是範清遙真的敢不讓她們母女回去,那就是妄圖殺害自己的長姐!

範清遙將大兒媳淩娓的心思儘收眼底,輕聲道,“終歸是一家人,大舅娘又如何說兩家話,我如何都是不能看著大姐姐跟大舅娘流落街頭的。”

大兒媳淩娓聽著這話就是心中一喜的。

果然,範清遙這個小賤蹄子根本就冇那個膽子不讓她們母女回去。

“但是。”

範清遙忽然話音一轉,“外祖早定下家規,目無尊長,欺辱幼輩者當軍棍三十。”

大兒媳淩娓嚇得順勢瞪大了眼睛,“範清遙你,你不能……”

“大姐姐到底是女兒家,軍棍自是受不住的,但該罰的終歸還是要罰。”

“範清遙你,你敢,她,她可是你大舅舅唯一的女兒,你,你……”

範清遙倒是也不著急,施施然看向大兒媳淩娓,“今日大姐姐犯了家規,若不罰怎得以服眾?”

若是罰,她的女兒就是要被打。

若是不罰,她們母女就是回不去花家。

大兒媳淩娓可謂是冷熱交加,內外煎熬,看著範清遙的那雙眼都是淬了毒的。

可哪怕是她恨得將牙給咬碎了,卻最終也隻能點頭道,“既我和你長姐都是花家人,花家的家規自是要……認的。”

被按在地上的芯瀅嚇得瞬間就是瞪大了眼睛。

範清遙則是命人將芯瀅給拽了起來,邁步站定到芯瀅麵前的同時,就是朝著芯瀅的臉上揚起了巴掌。

“啪啪啪……啪啪啪……”

清脆的巴掌聲響徹整個鴻福樓。

三十軍棍換成了三十巴掌。

看似是給芯瀅減罰,實則卻是以其人之道還治了其人之身。

在場的權貴都是眼睜睜地看著,卻是再無一人幫大兒媳淩娓與芯瀅求情。

大兒媳淩娓跪在地上,心裡堵得整張臉都是憋成了青瓜一般。

隻怕明日一早,今晚的事情就是要滿城皆知的。

而今日她按照那高人所指點的得民勢,不過是猜剛得到就是全打了水漂……

十五巴掌,芯瀅的臉已是被抽出了道道紅痕。

三十巴掌,芯瀅的臉滲出鮮血,整個人都是疼的昏死了過去。

範清遙一想到這對可惡的母女拿捏著孃親對花家的虧欠作威作福,心中的惡氣就是無法消除,可饒是如此她卻還是停了手。

到底是大舅的女兒,她不能真的手刃了芯瀅。

“府裡的院子已收拾妥當,將人抬回去也請大舅娘回去吧。”範清遙當先轉身朝著樓下走去,出了鴻福樓就是直接坐上了回府的馬車。

範昭的手下一直到將大兒媳淩娓和芯瀅安排上了另一輛馬車,纔是走回到了範清遙這邊的車邊。

想著那對母女的可恨,範昭的手下就是道,“主子大可不讓她們回去的。”

大兒媳淩娓為了回到花家可以忍得下一切。

但是被大兒媳淩娓慣的囂張跋扈的芯瀅不會。

所以範清遙給芯瀅下藥,刺激芯瀅怒火攻心對她出言不遜出手相打。

而從芯瀅出手出口的那一刻,範清遙已是足以讓將她們拒之花家的門外了。

馬車裡,範清遙單手支撐著額頭,卻是冇有解釋,“回去吧。”

不得不說,此番大兒媳淩娓的苦肉計確實是捏在了孃親的心尖上。

但是以大兒媳淩娓今日的處事反應來看,根本還是如從前那般的隻懂得投機取巧,根本冇有半分沉穩的心計。

所以能夠讓大兒媳淩娓帶著芯瀅在花家門前唱苦肉計的,絕對另有其人。

如今的花家已經是風雨飄搖,驚得不得半點風浪。

如此幫大兒媳淩娓出謀劃策之人居心為何現在還不知,既如此,倒是不如先將人留在府裡麵,她也好隨時能夠有所防範。

半個時辰後,兩輛馬車先後停在了西郊府邸。

範清遙直接就是將人交給了凝涵帶去了偏院。

一直等大兒媳淩娓和芯瀅的身影徹底消失在眼前,她纔是將許嬤嬤叫了過來,“仔細派人盯著點大舅娘那邊,有任何風吹草動及時彙報。”

許嬤嬤對大姑奶奶的人品早已是心知肚明的,聽了小小姐的吩咐當即點頭道,“小小姐放心,此事老奴定是不會讓小姐知曉的。”

範清遙點了點頭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結果就是看見本應該已經睡下的踏雪,正是警惕地繃緊著全身。

一雙湛藍的眼睛在夜色下散著紅光,周身的絨毛因為防備而全都倒豎而起。

在看見範清遙的瞬間,踏雪就是挪動著肥碩的小身子跑了過來,隻是它並冇有如同往常一般讓範清遙抱抱,而是站在範清遙的腳前繼續對著周圍呲起了尖牙。

範清遙知道,踏雪如此防備,定是周圍有了陌生的氣息。

看樣子那個人已經在府邸周圍佈下了天羅地網纔是。

隻要她稍微有什麼風吹草動,隻怕整個府邸的人都是要因此而被扣上冠冕堂皇的罪名,死無葬身之地。

範清遙不動聲色地抱起踏雪回到了屋子。

冇有點燃燭火的她就著窗外的月色迅速寫下了一封信,然後遞在了踏雪的嘴邊。

摸著踏雪毛茸茸的腦袋,範清遙輕聲叮囑,“速去速回。”

踏雪如同聽懂了一般的甩了甩自己的小腦袋,這纔是叼著信出了屋子。

範清遙起身走到窗邊,望著被夜色籠罩的府邸,眸中似深潭般的冰冷。

若花家人真的全部死在了淮上,功勞全部歸七皇子,對百裡鳳鳴也並無半分好處。

所以百裡鳳鳴那邊也定是會派人死死盯著淮上的情況。

而百裡鳳鳴的耳目自是要比她多,傳訊的速度也要比她更快。

那個人可謂是百密一疏。

就算是防住了她,卻也是阻礙不了她及時得到淮上的訊息。-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