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攥了攥被子下的手,迎著百裡鳳鳴的目光就是點了點頭的。

她不能違背了花家百年的家訓,私通叛國。

但是冇人規定她不可以順水推舟,栽贓嫁禍。

對於她來說,所有擋在她麵前的都是敵人。

更是死人!

“你身邊武功最好的範昭此刻正在洛邑,就算你想要於黑市買人傳送訊息,最快怕也是要五天,但若我傳隻需兩日即可送達。”百裡鳳鳴誠然與她四目相對,完全在幫著她分析利弊。

範清遙緊迫著他好看的眉眼,“百裡鳳鳴,你應該知道我要傳的訊息代表著什麼。”

百裡鳳鳴並不欺瞞,“就算知道又如何?”

果然,他仍舊是算計到了的。

範清遙攥緊在被子下的手就是更緊了,“你就不怕揹負上弑殺手足的罪名?”

百裡鳳鳴施施然一瞥,“何為怕?”

“百裡鳳鳴,你究竟想要什麼?”

若他真的插手了此事,那麼對於他來說便是主動將把柄交在了她的手上。

雖說是同盟,可誰又算的到大難臨頭各自飛的那一日?

況且……

他想要坐上那把椅子自有的是辦法,殺戮於他來說不過是最麻煩的一種。

百裡鳳鳴再次抬手,擦拭掉她眼角存著的淚光,聲音愈發溫柔,“你。”

上次,他錯過了抓住她的機會。

這次,冇有什麼能比她來得更加重要。

範清遙閃躲開百裡鳳鳴的目光,起身走到了書案後。

此番若按她章程形勢,雖於百裡鳳鳴來說是可有可無,但有總比無好。

所以範清遙不願更不打算相信百裡鳳鳴的話。

上一世的死,足以讓她明白利益麵前再無任何其他。

感情,不過隻是牽絆著利益的一個方式罷了。

隻是在將信交給百裡鳳鳴的時候,範清遙還是再次開口道,“現在反悔還來得及。”

“訊息抵達洛邑最快需三日,好好休息一段時間。”百裡鳳鳴將被子輕輕蓋好在她的身上,纔是站起了身。

少煊站於漆黑的夜色裡,周圍的樹影將他的身影徹底隱藏在了其中。

一陣涼風拂過。

待風停,百裡鳳鳴已是站在了少煊的身邊。

百裡鳳鳴無聲地將懷裡的信封遞給少煊,從始至終冇有半分的猶豫。

少煊接過信封卻是詢問了一句,“殿下,七殿下被擒一事可要上報?”

百裡鳳鳴目光掃過那些還藏在西郊府邸周圍的那些黑影,聲音輕卻涼,“壓下去。”

少煊一愣,隨後馬上點頭,“是。”

西郊府邸。

範清遙看著轉瞬消失在窗欞外的百裡鳳鳴,忽然就是想起了被禁足的百裡榮澤。

若是讓百裡榮澤知道百裡鳳鳴的武功如此高深,隻怕是要氣到當場吐血吧。

“叩叩叩……叩叩叩……”

急促的叩門聲,大亂了範清遙心裡所有的思緒。

窗外的寒風依舊在呼嘯著。

範清遙回神的同時,就是見凝涵一臉喜色地道,“小姐,呂家的人來了,說是上門提親,說親二小姐給呂家的二公子。”

並不知笑顏於芯瀅去了呂家的範清遙,隻是看向窗外問著,“現在什麼時辰?”

凝涵輕聲道,“剛過了亥時。”

“去正廳。”範清遙說著就是起身下了床榻。

不管呂家人是如何看上笑顏的,也冇有深更半夜來說親的規矩。

範清遙裹著大氅出了院子,這纔是從凝涵的口中得知今日芯瀅跟笑顏一起去了呂家的事情,一路頂著寒風來到正廳,纔是剛一進院子,就是聽見了此刻正廳裡的歡聲笑語。

此時站在正廳裡說話的,正是呂家大夫人身邊的管事鄭嬤嬤,“真是冇想到咱這花家的二小姐與我們家二少爺如此的登對,簡直就是天作之合呢,我們家夫人也是瞧著那兩小無猜不忍心將其分開,這纔是讓我來花家舍個老臉的。”

花月憐聽著這話就是愣了愣,“鄭嬤嬤此言何意?”

鄭嬤嬤眉開眼笑地福了個身,“雖說正常定親都是過的定禮,可我們夫人宅心仁厚,知道現在花家也是不容易,就想著將二小姐寄養在我們呂家這邊,該走的過程自是一個都不會少的,等到二小姐及笄後,我們呂家定是再來給花家下聘禮,到時候花家想要如何的風光大嫁都是可以的。”

三兒媳沛涵聽了這話,就是造作一笑,“如此笑顏豈不是成了呂家的童養媳?”

花月憐聽著這話就也是猶豫了。

雖說笑顏能夠找到一戶好人家是好事,但童養媳的地位在婆家卻都是不高的。

況且眼下二哥還是在戰場上,她怕是無法給笑顏做這個主的。

鄭嬤嬤看著花家人的猶豫,就是朝著一旁的大兒媳淩娓可掃了一眼。

大兒媳淩娓見了,就是起身走到花月憐的身邊語重心長地勸著,“我知小姑心疼府裡麵的小女兒們,可呂家這門親當真是可遇不可求,芯瀅跟呂家的小公子這事兒也是定了的,等下個月芯瀅就是嫁去呂家了,到時候害怕冇人照顧笑顏?”

一直蠢蠢欲動的二兒媳春月聽了這話就是眼中一亮的,“大嫂的意思是,芯瀅也會嫁去呂家?”

大兒媳淩娓驕傲地點了點頭,“那是,聽聞那呂家的夫人喜歡我們芯瀅喜歡的緊。”

她說著,就是又走到了二兒媳春月的身邊,“以後這姐妹倆都是在一個府邸裡相互有個照應多好,那可是很多人家求都是求不來的。”

二兒媳春月一直都想讓自己的女兒嫁個好人家,如此就是不用再辛苦勞碌了。

如今聽著芯瀅也是要嫁去呂家的,當即就是看向花月憐道,“小姑,我覺得這事兒行,就算是暫時住在呂家……那就住吧,我就是當她先嫁出去了。”

花月憐見二嫂都是點頭了,自己自也是不好攔著的,“如此就是勞煩鄭嬤嬤,以後要多多照顧我的兩個侄女兒了。”

大兒媳淩娓聽著這話,就是在心裡重重地鬆了口氣。

鄭嬤嬤則是圓滑地笑著,“瞧您說的,以後呂家跟花家就是親家了,我們呂家雖說跟曾經的花家無法攀比,但好歹也是主城的大門大戶……”

“半夜上門滿口荒唐,實則卻是扣著我花家的女兒不願放回,如此的以保護之名行強盜之事,呂家又能堪的上是什麼大門大戶?”

一道清冷的聲音,直打斷了鄭嬤嬤還未曾說完的話。

範清遙在凝涵的陪伴下邁步進門,纔剛哭過的眼睛滿是沉澱後的犀利。

鄭嬤嬤看著範清遙就是一愣,深知這位花家外小姐大名的她,聰明地躲閃開範清遙的目光,隻是看著身邊的花月憐又道,“既事已定下,我就是先行回去了,待明日呂家定會派人來過定親禮。”

鄭嬤嬤福了福身,就是匆匆往門口而來。

隻要定了親,一切就是都塵埃落定了。

到時候就算這花家的外小姐再怎麼難纏,也隻能是啞巴吃黃蓮。-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