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是還能救?”

範清遙盯著孃親的眼睛,點了點頭,“能救……但是難。”

花月憐轉眼看向範清遙,就是顫聲道,“你照顧好你二姐,此事與你大舅娘和芯瀅無關,她們又何嘗希望自家人出事?是孃親的疏忽才錯信了那呂家,等你二舅回來孃親自是會親自跟你二舅負荊請罪。”

孃親為了所謂的團圓,到底還是縱容下了大舅娘和芯瀅。

孃親對花家的虧欠是根深蒂固的,想要讓孃親輕易做出改變並非易事。

不過範清遙不急,她總是會讓狐狸露出本來的尾巴,餓狼露出隱藏的獠牙。

花月憐剛走,凝涵就是垂頭喪氣地來到了自家小姐的麵前。

“小姐,剛剛衙門那邊送了訊息過來,說是隻有那個鄭嬤嬤被抓了。”

正是端著茶走過來的許嬤嬤就是皺了皺眉,“真不知道那官府是如何辦事的,這麼大的事情憑什麼就抓走了一個嬤嬤就了事了?”

“孫大人隻是秉公辦事而已。”範清遙平靜地茶盞,是情理之中,更是意料之內。

呂家好歹也是主城裡的書香門第,出了這樣丟人現眼的事情,將一個奴才扔進去定罪也是正常。

凝涵不甘心地咬著牙,“難道就這麼完了?”

完?

範清遙抿了口熱茶,目光沉利。

呂家既如此在意門麵,又怎麼可能心甘情願地吃這個悶頭虧。

剛好,她也冇想完。

“許嬤嬤你速派範昭手下的人前往呂家,暗自盯緊切莫放過任何風吹草動。”

呂家今日鬨出這麼大的事情,自是滿府皆知,若非冇有下人親眼看見絕不可能,而按照呂家今日的辦事風格,隻怕那些下人也是要凶多吉少纔是。

“凝涵你陪我出去一趟。”

凝涵與許嬤嬤點了點頭,就是出了屋子分頭辦事去了。

一炷香後,隨著範清遙坐上了馬車。

主城巡撫衙門的牢獄之中,潮濕陰暗,鼠蟑橫行。

鄭嬤嬤癱坐在沾染著鮮血的草蓆上,已是心如死灰。

主子有事,奴才擋刀,這是千古不變的道理。

要怪都怪那個花家的外小姐!

罷了,若是此番真的能賣了她的老命保全她的兒孫,她也是認了的。

“鄭嬤嬤可是在想,隻要你將所有的事情都扛下來,你的家人就能得到庇佑?”熟悉的聲音忽然響起,鄭嬤嬤都是以為自己聽錯了什麼。

一直到看見範清遙站在牢房外,她纔是厭惡地瞪眼道,“花家外小姐可是來親自送老奴一程的?奈何老奴身份低賤,可是受不得花家外小姐這般大禮。”

“鄭嬤嬤一心為主,如此忠心之人我自是敬重,鄭嬤嬤以為隻要自己抗下所有便可天下太平,卻可惜鄭嬤嬤那一家無辜的老小也要陪著鄭嬤嬤一起去了。”範清遙解開披風地給凝涵,目色清冷地看向牢房之內。

鄭嬤嬤臉色發青,“一派胡言,花家外小姐若是挑撥離間還是請回吧。”

範清遙深深地看了鄭嬤嬤一眼,捏了捏袖子下的手。

凝涵眼疾嘴快的就是道,“呂家為了隱藏陷害我家二小姐的勾當,甚至不惜殺害府裡的婢女,如今我們家小姐已是抓著你們呂家個人贓並獲,你還有何狡辯?”

鄭嬤嬤瞬時臉色大變。

範清遙卻是故作無奈地轉過了頭,“此番事我自知跟鄭嬤嬤毫無關係,本想著來救鄭嬤嬤和其家人的性命,既鄭嬤嬤如此忠心耿耿,我也不好再多說什麼,凝涵,走吧。”

語落,真的邁步而走。

無憑無據,信口雌黃,說的便是現在的範清遙了。

不過範清遙倒是也不驚慌,鄭嬤嬤此人看似精明實則膽小,不然剛纔在花家,也不會那般輕易的就被她詐出倪端。

鄭嬤嬤看著範清遙的背影,牙都是快要咬碎了的。

呂家大夫人為了隱瞞花家二小姐受傷一事,確實是滅了幾個人的口。

若是此事當真被掀出來,她這條老命自是不夠賠的,那她的家人就……

隻是這種事情花家外小姐又是如何知道的?

可是看花家外小姐那般的篤定,並不像是在詐……

眼看著範清遙真的都是要走出牢獄卻也冇有回頭的意思,鄭嬤嬤終是閉上眼睛開口道,“花家外小姐請留步。”

範清遙停下腳步,淡然轉身。

鄭嬤嬤似是仍舊不放心,閉眼問道,“若我都說了,花家外小姐真的願保我全家?”

範清遙點頭而笑,目光清淨,“自然。”

鄭嬤嬤如此聽,纔是下定決心再次睜開了眼睛。

不管如何,她都是絕不能讓家裡人有事。

一更響起,範清遙纔是出了牢獄的。

早已等在衙門口的孫澈,看見範清遙就是鬆了口氣,“可需我送你回去?”

範清遙笑著搖了搖頭,邁步出門檻纔是道,“清瑤隻求明日審鄭嬤嬤的時候,孫大人能手下留情纔是。”

孫澈愣了愣,“可是那呂家……”

“呂家是罪有應得,但鄭嬤嬤卻隻是奉命辦事,各大府邸的醃臢之事說多不多,說少不少,哪個不是將奴才推出來擋刀的?那些奴纔是賣給了主子不假,但她們冇有義務為主子造的孽赴死。”

範清遙既是答應了鄭嬤嬤,自是要信守承諾的。

孫澈愣了愣,看著那燈籠下五官清豔的小臉,眼中就是有些發熱的。

若主城的所有人都是能有如大仁大義之心該是多好。

眼看著範清遙在凝涵的攙扶下上了馬車,孫澈纔是後知後覺地張開了嘴。

隻是還冇等他說話,範清遙就是笑眯眯地道,“我會代孫叔叔給孃親問好的。”

孫澈,“……”

他表現的真有那麼明顯嗎?

範清遙透過車窗,看著那始終站在衙門門口的孫澈,忽然就是想起了孃親。

等忙完了舅舅們的事,確實是該給孃親找個好歸宿了呢。

馬車外,凝涵駕著馬車剛拐過西郊的巷子,就是見兒媳淩娓拉著芯瀅進了府邸。

一進門,大兒媳淩娓就是忍不住埋怨道,“你怎能如此的魯莽,那笑顏喜歡爭執就去爭執,你又是跟著湊什麼熱鬨?”

芯瀅不在乎地嘟囔著,“誰叫她一直幫著範清遙那個小賤人說話的?呂家的兩個小姐不過是譏諷了範清遙幾句,她就像是瘋狗一般地衝了過去跟人家扭打在了一起,活該她被呂家的兩個姐妹當沙包打!”

“那你就能趁著笑顏不備,將她推進池塘裡了?”

大兒媳怎麼都是冇想到,這件事情竟還跟自己的女兒有關係。

一想到範清遙今日那雙在呂家門口吹著寒風,結著冰霜的眼睛,她就是頭皮發麻!

哆嗦了半天,大兒媳淩娓纔是按著自己女兒的肩膀叮囑著,“這件事情呂家也是不會坐視不理的,你權當跟你無關,若是有人問起你就一口咬定是那笑顏自己掉進池塘裡的,你聽見了冇有!”

芯瀅無所謂地點了點頭,“知道了。”

大兒媳淩娓想的冇錯,呂家自是不能任由事情發酵,所以呂家夫人回到府裡後,就是將自己的兩個女兒都是叫到了麵前的。

隻是麵對憂心忡忡的母親,呂家的兩個小姐卻是根本不在意的。

“鄭嬤嬤都是已經扛古罪入獄,母親又何必如此驚慌?況且,人確實是在咱們府門口搶走的,可現在卻是在花家,就算真的出了什麼事情又跟咱們有什麼關係?”

“大姐說得對,不管花家說什麼,隻要咱們不認賬就可以了。”

呂家夫人聽著兩個女兒的話,就是輕輕地點了點頭。

花家二小姐被抬走的時候確實是昏迷不醒的,但誰也冇檢查她的傷勢。

現在就算是花家二小姐死了,呂家倒也是能辨出三分理的。

隻是一想到今日範清遙那盛氣淩人的模樣,呂家夫人就是氣的胸口發疼。

咬了咬牙,呂家夫人就是招呼了一聲,“來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