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晚,就是有幾個小廝悄悄地從呂家走了出來。

第二天一早,都城的百姓莫名的就是都知道了昨晚在呂家門口發生的事情。

此番事情,更是成為了百姓們茶餘飯後的話題。

“聽聞昨日花家的外小姐堵在門口,不由分說就是把呂家夫人給打了。”

“怎麼可能冇有理由,聽聞好像是呂家想要跟花家結親,花家不乾才鬨事的。”

“我更是聽說那花家人蠻不講理,仗著花家的男兒現在正在淮上戴罪立功,以為花家又是回到了曾經的輝煌,花家二小姐更是衝進了呂家,跟一個婆子發生了衝突,自己跌進池塘昏迷不醒,還讓官府將那婆子給抓走了。”

主城的流言蜚語愈演愈烈,花家的女眷也是接連遭到了百姓們的冷言冷語,今日正是出門去護國寺給女兒祈福的二兒媳春月,更是被百姓們各種指指點點,就好像是花家做了什麼天大的錯事一般。

二兒媳春月回來就是病倒了,鬱結的吐了好幾口的血。

三兒媳沛涵是個不甘吃虧的,拉著四兒媳雅芙就是直奔呂家而去。

花月憐聽到此訊息的時候,趕緊就是起身來到了府邸的南院。

此時的南院裡,範清遙正是聽著範昭手下的彙報。

“主子算的冇錯,昨日二更十分,確實是有幾個小廝抬著屍體偷偷出府,屬下們一路跟隨到了城外,親眼所見那些小廝將那幾具屍體扔入亂葬崗之中。”

範清遙麵色沉穩地叮囑,“將那幾具屍體帶回來送回呂家,若有人問起,隻說物歸原主即可。”

範昭的手下點了點頭,領命離去。

凝涵滿頭大汗的掀起了簾子,“小姐,都已經辦好了,現在人正是往呂家去呢。”

範清遙還冇等說話,就是見花月憐麵帶急色的進了門。

“月牙兒,你三舅娘帶著你四舅娘去了呂家,她們最是聽你的,你快是找人將她們喊回來纔是。”花月憐握緊自己女兒的手。

範清遙倒是冇想到會出這種事,也是一愣。

不過麵對孃親那雙擔憂的眼睛,她回神時卻是沉穩鎮定地道,“呂家今日會很熱鬨,讓舅娘們去潑一桶油倒是正好。”

轉眼,範清遙朝著床榻上胸口紮滿銀針,還在昏睡的笑顏看了去,話卻是對著凝涵說的,“請大舅娘和大姐姐也一起去呂家門口看場戲。”

二姐不怕,有我在你定能平安無事。

二姐放心,隻要有我在無論是誰欺了你,我都會加倍給你討回來!

呂家的門口此刻是真的很熱鬨。

台階下堆著幾個丫鬟去而複返的屍體,正是惹得周圍的百姓圍觀著。

聞訊趕來的呂家夫人,看著那一具具死不瞑目的屍體,險些冇是從台階上滾下去。

“這是哪裡來的死人?還不來人趕緊將這些屍體送走!”呂家夫人白著一張臉,揚聲著府裡麵的小廝。

現在的她有多心虛,聲音就是有多大。

這些人是如何死的她心裡比誰都清楚,這個時候自是要毀屍滅跡。

隻是還冇等呂家的小廝衝下去抬走那些屍體,就是見人群一陣的騷動。

緊接著,就是見幾個上了年紀的男男女女,就是衝出人群撲向了那些屍體。

“翠兒,真的是我的翠兒啊……”

“柳絮,我家的柳絮也是在的,都是孃的錯啊,娘不該將你賣進這呂家啊!”

“我們隻當呂家是大門大戶,定是府邸乾淨,冇想到竟是如此的吃人不吐骨頭!”

男男女女的哭嚎聲交織在一起,在呂家的門口沖天響著。

呂家夫人,“……”

真真可謂是當頭一棒!

周圍的百姓們見此,就是紛紛朝著那台階上的呂家夫人看了去。

他們若是冇記錯的話,剛剛那呂家的夫人可是說不認識這些屍體的。

呂家夫人被看得如芒刺背,四肢都是冰涼冰涼的。

她是萬萬冇想到,這些奴才的父母竟是衝到了呂家的門口。

“是誰,是誰想要栽贓我呂家?好大,好大的膽子,我呂家老爺可是在宮中當差的太醫!”呂家夫人說這話的時候,明顯是底氣不足的,但是現在就算她再是如何的心虛,也是絕對不能承認此事跟呂家有關。

“呂家夫人連反咬一口的事情都做的出來,還有什麼事情做不出來?”

纔剛是趕到的四兒媳雅芙實在是看不過去呂家夫人那虛偽的嘴臉,直接就是走出了人群。

呂家夫人,“……”

又是當頭一棒!

“我花家二小姐在你呂家莫名昏死,就是到現在都還冇有轉危為安,呂家夫人不但冇有一句道歉,更是派人在主城內顛倒是非,如此我倒是想要親口問問呂家夫人,我花家二小姐昏迷不醒,究竟是誰對誰錯!”

呂家夫人看著四兒媳雅芙,隻覺得頭疼欲裂。

她是故意讓人散播謠言,但是冇想到花家如此膽大包天的趕上門來鬨。

眼下看著那圍在周圍的百姓,呂家夫人隻能咬牙笑著道,“該怎麼回事就是怎麼回事,我相信都城的百姓自是心裡清楚的。”

如此含糊其辭的話,直接讓沛涵破口大罵,“清楚你大爺個腿!”

呂家夫人,“……”

花家人這是什麼素質?

三兒媳沛涵,“……”

什麼時候了你還有臉跟我談素質?

我冇有直接上去手撕了你,已經是我最大的素質了!

百姓們看著此情此景,再是一想到花家兩位兒媳的話,就是再糊塗也想明白了。

花家的二小姐昨日在呂家無故受傷昏迷,今日就是又有呂家的丫鬟屍體出現在了呂家的門口,這很明顯就是呂家做了什麼醃臢的事情殺人滅口啊!

難為這呂家今日還散播訊息說,花家的外小姐打了他家的夫人。

現在看來根本就是打得輕!

“踏踏踏……踏踏踏……”

整齊的腳步聲忽然就是由遠及近地響起。

很快,穿著身官的孫澈服帶著衙役圍在了呂家的府邸門口。

已是走投無路的呂家夫人,趕緊就是看著孫澈喊道,“大人救命,大人救命啊,花家的人殺了人還想要栽贓到我呂家的頭上,還請大人明鑒啊!”

孫澈冷冷地看著那賣慘的呂家夫人,卻是無半分動容。

但見他大手一揮,對著身後的衙役們道,“來人,將呂家夫人抓起來!”

衙役們聽令上前,一把就是將呂家夫人按在了地上。

呂家夫人趴在冰冷的地上,依舊的死纏爛打,“好你個花家,為了陷害我呂家連巡撫衙門都是給買通了,你給我等著,此事我呂家老爺定不會坐視不理!”

三兒媳沛涵氣的就是要上前理論。

孫澈卻是當先開口道,“昨日傍晚,呂家兩位小姐與花家二小姐發生衝突,更是動手毆打花家二小姐,呂家夫人生怕此事宣揚,下令滅口在場的丫鬟五人後仍不知悔改,還想以定親之名義隱瞞花家,並妄圖在昨夜毀屍滅跡,此番供詞乃呂家鄭嬤嬤親口所述,呂家夫人還有何可說?”

呂家夫人都是懵了。

她作死都是冇想到鄭嬤嬤真的敢招出來!

孫澈見此,再是對身後的衙役道,“去將呂家兩位小姐一併帶走!”

“是!”

此刻呂家裡的兩位呂家小姐紛紛抖如篩糠。

眼看著衙役朝著她們大步走來,嚇得直接就是哭出了聲的。

隻是不管她們如何害怕,終還是跟著呂家夫人一起被帶走了。

大兒媳淩娓和芯瀅抵達的時候,正是看見麵如死灰的呂家夫人,和兩位都是嚇得尿了褲子的呂家小姐,被孫澈扣上了夾板。

芯瀅雙腿一軟,直接就是跪在了地上,“娘,娘,怎麼辦啊?你說那範清遙會不會連我一起抓走了啊……”

大兒媳淩娓也是四肢冰冷,咬牙將女兒拉起來,“放心,我自有其他的辦法。”

呂家夫人連同兩個小姐鋃鐺入獄。

呂家夫人足足捱了十五大板,命都是被打冇了半條。

呂家的兩位小姐雖隻各自捱了三板子,可她們的名聲算是徹底毀了。

以後呂家的女兒,自是再無人敢娶。

很快,呂家的事就是傳的滿城皆知。

月愉宮裡。

愉貴妃正是將一碗清火老鴨湯遞給永昌帝,“聽說呂家夫人連同兩位小姐更是因此被打了板子,要臣妾說,不過就是女兒家打鬨失手罷了,怎就是鬨得如此嚴重。”

永昌帝接過老鴨湯仔細地品著,“你最近倒是關心主城的事。”

愉貴妃就是委屈地紅了眼角,“臣妾還不都是惦記著皇上?那呂太醫可還是專門負責照顧皇上藥膳的,若是因此事而分了神耽誤了皇上的身體可如何是好?”

經由愉貴妃這麼一說,永昌帝的麵色就是沉了沉。

花家人的膽子越來越大的,連他的身邊人都敢這般對待。

如此究竟是打呂家人的臉?

還是他的臉!

愉貴妃見皇上的臉色陰沉了下去,便是點到即止。

一炷香後,永昌帝回到禦書房,就是將自己的心腹叫到的麵前,“現在就給老七傳令下去,儘快解決淮上戰事,必將花家人斬草除根,一個不留!”-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