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殷麗雅並不認識範清遙,但見範清遙站在西郊府邸的門口,就知道一定是花家人,趕緊讓趕車的小廝下去傳話。

小廝走到範清遙的麵前就道,“我們家大奶奶可是你們花家的貴客,就算你們花家不懂禮數,我們家大奶奶也是不屑與你們一般見識的,如今我家大奶奶帶著樂姍小姐主動登門,你作為花家的小輩還不趕緊過來迎接著?”

範清遙原本冇認出這小廝是哪個,但是一聽見樂姍二字,心裡就是清楚了。

原來是她的那位表舅娘來了啊。

可若是當真有心想要說和,又怎麼會拖到現在才登門?

隻怕是身上帶著的銀子不夠了,走投無路才又是想到了花家纔是。

“我並不認識什麼花家的貴客。”範清遙看著那小廝道。

小廝一愣,“你這是什麼話,若是論輩分,我們家的大奶奶可是你的表舅娘!”

範清遙冷笑一聲,“想要來花家攀關係的人多了,若人人的話花家都要相信,每日豈不是要忙死了?”

“你……”

“範昭!”

“屬下在!”

“將這些人攆走,若還在花家的門口死纏爛打直接報官。”

想要進花家的門,就要拿出一個登門做客的態度出來,被晾了這麼多天,還一心想著擺架子,誰慣得你毛病?

小廝眼睜睜地看著範清遙說走就走,站在原地都是懵了。

馬車上的殷麗雅也冇好到哪裡去,本來想著隻要讓小廝報出自己的身份,花家的小輩就得恭恭敬敬地來請她下馬車,可結果呢?彆說是馬車了,若是再僵持下去,隻怕連花家的大門都要進不去了!

“娘,咱們還是下去跟花家人解釋清楚吧。”曹樂姍拉了拉孃親的袖子,聲音小的跟蚊子似的。

“冇用的東西,瞧瞧人家當小輩的,再看看你,怎麼就是這麼廢物!”殷麗雅冇好氣地甩開掛在袖子上的手。

可話是這麼說,眼看著範昭帶著護院將馬車都是給圍繞了個水泄不通,殷麗雅就是再想要擺架子,也是不得提著裙子走下了馬車。

範昭看的出來小姐是有心想要為難馬車上的人,其實他也看不上趾高氣昂的曹家人,可既然殷麗雅亮明瞭身份,就算是顧忌著老夫人那邊,範昭也是不能真的把人給送去官府,還是讓人去府裡麵報了信兒。

很快,花家主院就是亮起了燈。

隨著主院的下人開始忙碌了起來,不多時整個花家人就都知道殷麗雅帶著曹樂姍登門的訊息。

眼看著就要到子時了,這個時候登門做客還真的是冇有規矩,可哪怕是各房的兒媳婦們再是有怨言,還是得起來梳妝打扮,一起去主院接待客人。

片刻後,殷麗雅帶著曹樂姍邁步進了府門,本來以為花家落魄了,住的地方也不會好到哪裡去,冇想到進了門才知道看似不大的府邸實則內有乾坤,其內的假山嶙峋,小橋流水優雅別緻,就連通往後院的遊廊都是修建的雕欄秀檻。

曹樂姍好奇地打量著府裡麵的景緻,忍不住輕聲開口道,“這府邸修建的好生講究,雖比不上咱們府上的金碧輝煌,但也是氣派典雅的很呀。”

殷麗雅當然不會承認,花家住的地方連她瞧見了都心生喜歡,瞪了一眼女兒道,“瞧你那冇出息的樣子,就算住的地方再是怎麼好也不過就是個空殼子而已,如何跟咱們府相提並論。”

曹樂姍被訓得閉上了嘴巴,連頭都是不敢再抬起來。

在前麵領路的荷嬤嬤是真的聽不下去了,但是她的身份也不好當麵跟表大奶奶計較什麼,隻能加快了腳步把人往正院領著,好不容易到了正院,荷嬤嬤把人往院子裡的丫鬟手裡一交,又是去轉頭給外小姐傳話。

範清遙聽聞見通傳聲時,正靠在軟榻上看著書。

凝涵掀著簾子請荷嬤嬤進了門,嘴上卻頗為抱怨地道,“哪裡有人半夜三更登門做客的,不是說曹家在陵城也是大戶人家麼,這做派可是不敢恭維。”

荷嬤嬤歎了口氣,“正是因為身處在那個環境裡,才習慣了我行我素。”

範清遙聽得出來,荷嬤嬤這話分明就是在說曹家人仗著自己有錢,完全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其實根本無需荷嬤嬤說,從那位表舅娘辦的事情就能看得出來,曹家人究竟是怎樣為人處世的。

不過範清遙也知道,人既然是登門了,若她不出麵,雖說曹家人也是冇有辦法,但到底是打了外祖母的臉麵,簡單的收拾了一番便是跟著荷嬤嬤出了門。

走在路上,荷嬤嬤輕聲開口道,“咱們的這位表大奶奶,年輕的時候就不是個好相處的,眼界兒高得很,想當年來府裡做客的時候,大奶奶也是冇少在她的手上吃虧,外小姐若是看不慣不理會就是了。”

大舅娘是個什麼脾氣,範清遙自然是清楚的,雖是心機談不上有多深,但卻是個不吃虧的性子,能讓大舅娘接連吃虧,這位表舅娘確實是有些本事的。

範清遙知道荷嬤嬤也是怕自己跟表舅娘硬碰硬吃虧,便是笑著道,“荷嬤嬤的話我記下了。”

荷嬤嬤點了點頭又道,“說起來表大奶奶也是住不了多久的,老奴提前已經打探過了,說親的那戶人家定的日子就在後日,等到說成了親,表大奶奶自然是要帶著樂姍表小姐回去準備著的。”

上一世範清遙一直都住在範府,跟花家的聯絡少之又少,正是因為如此,外祖父才覺得一直對她有所虧欠,後來纔會幫著她做出了那些傷天害理的事情,當時的範清遙在範家人的洗腦下,隻覺得是花家理所應當付出的,又哪裡還會關心花家的瑣碎?

不過現在想想,花家落敗後,當時第一個站出來痛打落水狗的就是曹家一行人,為了表示跟花家的勢不兩立,更是憑空捏造了許多被花家逼迫的謊言,以至於陵城的百姓道聽途說,信以為真。

後來曹家為了表示跟花家決裂的決心,出錢出力將外祖父和舅舅們的名字刻在了陵城的地上,整日任由全城的百姓踩踏。

此事範清遙還是在垂死之際,聽聞範雪凝所說,隻是當時她意識模糊,已分不清楚什麼是真什麼假。

現在看著曹家人的做派,上一世能做出那樣的事情倒真冇什麼好稀奇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