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昭看著自己麵前的滿目狼藉,哪怕是行走江湖數十年,也是瞪大了眼睛。

蝕骨灼心。

吞其心,融其骨,剜其肉……

隻需指甲蓋大小便是能夠讓人瞬間灰飛煙滅。

這種毒範昭以前隻是在江湖之中聽聞過一二,卻未曾想到他不但有生之年親眼見到了這蝕骨灼心的威力!

西涼的皇帝一直忌憚著花家男兒,卻不知真正可怕的是一直那個站在他眼皮子底下,卻是讓他永遠都無所防備的那個小小女兒。

範昭站在血腥瀰漫的屋子裡穩住自己的呼吸,隨即翻窗而出。

主子交給他的第一件事已經辦妥,現在最主要的是要回去給花家男兒報信。

如此想著,範昭連自己的傷勢都是顧不得,更是加快了腳下的步伐。

西涼主營地裡。

花家幾個男兒剛剛商議完明日的對策,就是見範昭渾身是血的衝進了主營帳。

幾個花家男兒趕緊上前攙扶住範昭。

“趕緊去把天諭喊過來!”花家老三花逸就是對花家老四花塢道。

花家老四花塢點了點頭,抬步就是往外走。

花家老大花顧趕緊將人攙扶道了床榻上,“怎傷的如此重?”

花家老二花君用軟帕捂著範昭心口的傷勢,也是關心道,“無需擔心,天諭的醫術也是不錯的,放心,既你是小清遙的人,我們自是不會把你暴露出來的。”

範昭看著在自己麵前忙活著的幾個花家男兒,喉嚨翻滾的厲害。

難怪花家人能夠在主城如此得勢得民心。

在這個爾虞我詐的世道裡,花家男兒所擁有的這顆坦誠的赤子之心,乃是比稀世珍寶還要無價的存在。

拚著最後一口氣,範昭握緊花家老大花顧的手就是道,“七皇子已薨。”

花家的幾個男兒連同副將震驚地愣在原地,隻當是他們聽錯了什麼。

一刻鐘後,主營帳內的燭火仍舊通明著。

眾人個有所思地看著正被天諭包紮著傷口的範昭,均是在衡量這話的真實性。

範清遙說過,她的幾個舅舅們重情重義,卻絕非無腦莽撞之輩,若非冇有完全毫無瑕疵的理由,很難說服舅舅們相信。

再者,鮮卑既想要利用百裡駱濟要挾西涼割地,一旦知道百裡駱濟莫名被殺,定是會想出其他的對策。

所以在此之前,範昭必須要說服舅舅們完全確定百裡駱濟死亡的事實。

如此纔是能夠讓舅舅們放心大膽的討伐鮮卑,不受鮮卑詭計。

說白了,此番纔是最為艱難的一戰!

躺在床榻上的範昭拚命地讓自己冷靜下來,想著的是主子臨行前的叮囑,謹慎萬分地重複著,“以前行走江湖的時候,我便是去過鮮卑,知道鮮卑人素來狡詐,七殿下終歸是我西涼的皇子,若是活著怎能任由鮮卑人宰割,所以當鮮卑人送來條款時,我就是猜測七殿下已經遇害,隻是當時冇有證據無法明說……”

花家幾個男兒靜默著。

他們一個個揹負著祖訓家訓,自是清楚一個國家對於一個子民來說是怎樣的存在,所以無論百裡駱濟如何的為難他們,他們都是堅定地相信著百裡駱濟絕對不會因為一己私利而背叛國家。

範昭忍痛咳嗽了幾聲,頓了頓又道,“所以我隻能獨自前往混入淮上主城,親眼看見被困在水牢之中的人是存活的副將並非七皇子,更是在前往淮上主城內一家名為淮上居的客棧之中,看見了被鮮卑秘密殺害更帶走焚屍的七殿下。”

以上這些話,看似是範昭發自肺腑之言,實則全是範清遙信中所交代。

暗自捏緊雙手的範昭手心都是溢位了汗的。

旁人不知道,但他心裡清楚,這是一場冇有硝煙的戰-爭。

更是遠在主城的主子跟在場一眾花家男兒打得心理戰!

花家男兒仔細思量著範昭的話,確實是一點的倪端都是難以發現。

畢竟跟鮮卑打了這麼多年交道的他們很清楚鮮卑的卑鄙。

如此,花家男兒眼中的狐疑總算是慢慢地消退了下去。

花家老三花逸當先開口道,“既七殿下已薨,我們便冇有任何的顧及了。”

花家老大花顧卻道,“此訊息既鮮卑極力隱藏,我們明日便權當七殿下還活著,一切的計劃不變,我仍舊會前往淮上主城與鮮卑談判。”

花家老四花塢點了點頭,“大哥放心,我們定是會以最快的速度潛伏進淮上主城。”

躺在床榻上的範昭,緊握著的手總算是鬆開了。

看著花家男兒那眼中閃爍著的仇恨和堅定,他知道這一戰是他家的主子贏了。

他家的主子僅憑短短的兩句話,就是先給七皇子叩上了一個冠冕堂皇的帽子,後又是點名道破鮮卑的卑鄙。

完全說進花家男兒心坎裡的話,根本不容花家男兒不信。

“是三姐對不對?”天諭的聲音,忽然就是響起在了耳邊。

範昭驚訝回頭,就是看見正在給自己包紮著傷口的天諭,藉機埋頭在他的耳邊輕聲詢問著,“是三姐讓你殺了七皇子對不對?”

天諭不瞭解鮮卑人,但是在經曆了這麼多之後,她卻愈發瞭解三姐的手段了。

範昭看著天諭那雙清透的眼睛,就是輕輕地扯了扯唇,“四小姐真的是長大了,如此纔不辜負了主子的一番栽培和教……”

話還冇說完,範昭就是昏了過去。

天諭看著範昭那張慘白的臉,強忍著不讓自己發出喜極而泣的哭聲。

果然是三姐!

又或許……

也隻有三姐纔會有如此殺伐果斷的手段。

主營帳外,正是隱藏在暗處的林奕正是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我滴媽!

他聽見了什麼?

“這事兒你怎麼看?”林奕驚訝之餘還不忘看了一眼身邊的少煊。

少煊,“……”

人都是死了,他怎麼看還重要?

皇權在前,皇子們背地裡互相廝殺屢見不鮮,更是皇家習以為常的事情。

不過皇子殺皇子倒是說得過去,可你一個小丫頭片子敢對一個皇子刀劍相向……

是不是就有點過分了?

更過分的是!

兩個人之間還隔著十萬八千裡。

一想到自己曾經對清瑤小姐的輕視,林奕就覺得自己的後脊椎颼颼冒涼風。

少煊拍了拍林奕的肩膀,起身道,“你慢慢哆嗦著,我先回去給殿下報信。”

林奕,“……”

說句安慰人的話能死不?

時至三更,淮上主城內也是安靜了下去。

婁乾卻是坐在自己的房間裡,興奮的久久難以入睡。

對於鮮卑來說,花家的存在就是他們永遠都無法戰勝的存在。

父皇更是曾經揚言過,誰若是能夠戰勝西涼花家,誰便是鮮卑未來的儲君。

如此想著,婁乾的眼底就是迸濺出了一絲寒光。

因為他冇有告訴西涼的那位七皇子,明日他早就是已經做好了栽贓陷害的準備,隻要花家人趕來,他便是會放出訊息,做足表麵功夫,讓所有人都以為花家通敵叛國,隻要此訊息一傳到西涼主城,西涼皇帝定不會坐視不理。

待到那時,隻怕花家的所有女眷都要被問斬。

而他,就是可以踩著花家所有人的屍骨,坐上鮮卑太子之位!

更是可以一輩子踩在花家之上,成為鮮卑的神話!

至於花家的那些女眷是否無辜……

又與他何乾?

婁乾想著想著,竟是不知不覺靠在椅背上睡著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忽然一陣雜亂的腳步聲就是響起在了門外。

“報!三皇子不好了,西涼七皇子,他,他好像是……死了!”

還沉浸在美夢之中的婁乾赫然驚醒,不敢置信地質問著,“你說什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