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個時辰後,最後一個黑衣人走出了禦書房。

永昌帝疲憊地靠在了身後的龍椅上,燭光的照耀下卻仍舊是滿臉的陰騭之色。

他倒要看看,花家男兒是不是真的都死光了。

農曆三月三,是西涼的上巳節。

一大清早,就是接連有馬車朝著城外駛向而去。

有錢人家的公子小姐都是結伴出去踏青,取一個年初的好兆頭。

冇錢的窮苦人家則也是會應節氣的相伴在街道上漫步著。

辰時不到,主城的各個街道已經是人山人海了。

花家的女眷們確實起了個大早的聚集在了正廳,商量著今日去哪裡散心。

不多時,大兒媳淩娓院子的嬤嬤就是走進來道,“大姑奶奶說大小姐身體有些不舒服,今日就不跟眾人出去了。”

花月憐聽著這話就是不安地站了起來,“什麼時候的事情,怎麼才傳話?”

嬤嬤晦澀地看了一眼範清遙,纔是回道,“說是早上有些腹痛,問題不大。”

花月憐擔憂的就是要前去檢視。

哥哥們歸期將至,這個時候她更是要照顧好府裡麵的每個人的。

範清遙卻是握住了孃親的手道,“上巳節圖的就是個趕早,孃親若是晚了,舅娘們就也要是跟著晚,咱們花家可就是圖不上這個好彩頭了,孃親先跟著舅娘們出門,我去看看大姐姐就是了。”

花月憐本還是不放心的,可是想著大嫂跟月牙兒之間的間隙,若是真的能夠趁著這個機會說開倒也是好事。

“那就交給你了。”

範清遙笑著點了點頭,“孃親放心。”

三兒媳沛涵見小清遙主動要留下來,就是知道裡麵一定有事,她自然是不會礙手礙腳的,就是旁敲側擊地道,“小清遙你就好好的給芯瀅看病就成,你放心,我們會照顧好你孃親的。”

範清遙頷首,“謝謝三舅娘。”

“都是一家人客氣什麼。”三兒媳沛涵笑著跟眾人出了門。

範清遙一直等眾人都是坐著馬車離開了,纔是轉身朝著自己的院子走了去。

那個剛剛來稟報的嬤嬤就是匆匆地跟了上來,“啟稟清瑤小姐,今兒個一早大姑奶奶給了我一定銀子和一封信,讓我半個時辰後送到一家酒樓去。”

範清遙不動聲色地停了下腳步,“按照大舅娘交代的去送信就是。”

“可是需要老奴送完信暗中盯著?”

“無需。”

那個人既能夠隱藏在大舅娘背後這麼久,就必定是個小心謹慎的。

她自是犯不著現在就打草驚蛇。

嬤嬤點了點頭,就是匆匆地出了門。

凝涵卻是不死心地道,“小姐,若是不讓那嬤嬤盯著,咱們何時知道那個是誰?”

範清遙迎著涼風,微微眯起眼睛,“送信就自然有回信,有來往就必定有陰謀,捉賊要捉贓,這一次既要抓就要人贓並獲一個都跑不了。”

凝涵瞭然地點了點頭跟著範清遙進了院子。

範清遙也是不閒著,回到屋子裡提筆寫下了一個藥方交給了凝涵,“送去青囊齋,讓月落照著這藥方每日熬上三副,每日三餐之前派人送到府上來,切記走後門莫不要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賊要捉,虎視眈眈的人同樣要防。

算起來再過三日,淮上的將士們就要抵達主城。

隻怕皇宮裡的那個人也要有所為纔是……

好在,時間還來得及。

出了西郊府邸的嬤嬤,按照範清遙的交代,將大兒媳淩娓的信送到了酒樓。

隻是等在院子裡的大兒媳淩娓,卻是遲遲冇有等到任何的回信。

屋子裡,大兒媳淩娓坐立難安地,連喘口氣都是能夠哆嗦出聲來。

芯瀅被煩的不行,就是擰眉道,“娘你究竟是在怕什麼啊?那呂家都是已經被抓進縣衙裡去了,這事兒早就是完了,唔……”

大兒媳淩娓捂著芯瀅的嘴,朝著窗外看了看,見冇人纔是鬆了口氣,“我的小祖宗,你可是小點聲吧,真的要弄到所有人都知道是你推了笑顏你纔開心?”

芯瀅翻了個白眼,“我推她怎麼了?根本就是她活該,隻怕她自己也是知道自己錯了,纔是不敢跟範清遙那個小賤人嚼舌根。”

大兒媳淩娓聽著這話,就是更加的提心吊膽了。

就算呂家人真的是被衙門的人嚇到了慌了神,忘記了將芯瀅給供出來,但是笑顏是絕對不會不知道究竟是誰推了她的。

可是一晃笑顏都是醒了幾日了,府裡麵卻仍舊是太平的。

若是這花家現在還是老夫人當家,她自然是不怕更是有辦法糊弄過去的,但是一想到那個雙眼鋒利如刀,根本揉不進去一粒沙子的範清遙,大兒媳淩娓就是害怕到肝膽俱顫。

大兒媳淩娓看著芯瀅那張臉,就是能夠響起當初範清遙甩下來的巴掌有多狠。

所以這一次她一定要先發製人,絕對不能再讓範清遙牽著她們母女走!

一封信,忽然從窗欞飄進了屋子裡。

大兒媳淩娓趕緊四下打探了一下,正好就是見一抹黑影竄出了院子。

大兒媳淩娓嚇得好一陣哆嗦,纔是慌亂地打開了手中的信。

半晌,她纔是將信扔進了燭台裡,本驚慌的眼底閃爍出了一抹塵埃落定的陰狠。

範清遙……

這次我看你還不死!

二更敲響,正是躺在床榻上睡著的範清遙,忽然就是睜開了眼睛。

她猛然起身坐在床榻上陣陣粗喘著,腦海裡浮現的仍舊是夢裡那血腥的一幕幕。

範清遙夢見上一世舅舅們被大火吞噬的身影,外祖被的殘肢被野狗撕扯的殘忍,外祖母被掛在城門前示眾的羞辱……

一彆兩世,那一幕接著一幕的畫麵,卻仍舊是那般的清晰可見,鮮血淋漓。

那個時候的範清遙隻是恨透了百裡榮澤的陰險毒辣,卻忽略了百裡榮澤在她的成就下,一步步緊緊靠向永昌帝,被重用被重視被著重培養著。

如果說上一世的百裡榮澤是殺害了花家滿門的劊子手,那麼永昌帝便是教百裡榮澤如何拿起屠刀的那個人!

百裡榮澤明著以花家全族威脅她交出醫典,實則不過是找個理由除掉皇家一直忌憚著的花家罷了。

所以……

這一世她攔住了百裡榮澤,卻是忽略了永昌帝。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響起門外。

很快,就是見凝涵氣喘籲籲地跑了進來,“小姐,剛剛範大哥的手下傳來訊息,說是在主城外的三十裡涼亭看見了西涼將士的身影。”

三十裡涼亭……

如此說來的話,明日一早大軍就是能夠抵達主城城門了!

太快了。

竟是比預期的早了足足兩天!

隻怕這是那個人私自給回城的大軍下了命令,想要打花家一個措手不及。

急中生智更生亂。

隻有如此,那個人纔是能夠看見他真正想要在花家身上看見的東西。

“壓下訊息不要讓任何人知道,府裡麵一切照舊。”

既那個人如此想看,她便就做給他看個夠。

驀地,又是有腳步聲由遠及近地響起。

這次竟是許嬤嬤,“小小姐,剛剛大姑奶奶那邊院子的嬤嬤傳來訊息,說是一刻鐘前大姑奶奶偷偷從後門出去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