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愈發靠近大殿,遇見的官員們便是越多,些許跟花耀庭關係不錯的大臣們,無不是紛紛過來打著招呼。

很快,便是有宮人前來領路。

待花家眾人走進聖安殿時,才發現大殿內已經聚了不少的家眷和大臣們,就連範自修和範俞嶸也是已經到了的。

此番的座位是按照官員等級排列,位居一等的範自修與當朝的瑞王爺坐在一處,範俞嶸則是帶著範雪凝坐在了後幾排。

今日的範雪凝打扮的很是出眾靚麗,再加上小小年紀的她便是極會哄人的,哪怕是離得遠,也仍舊是將坐在遠處的範自修和瑞王爺哄得麵色紅潤哈哈大笑。

和穿金戴銀的範雪凝相比,剛剛走進大殿的範清遙便是樸素的多。

大殿內無數的目光,無不是在範雪凝跟範清遙之間來回穿梭的。

誰也冇想到,這位當初被攆出範府的範家長小姐,竟是生得如此好看,哪怕是少了飾品的陪襯,也是跟範雪凝不相伯仲的。

坐在範俞嶸懷裡的範雪凝年歲雖小,可還是被大殿內那些人驚豔的目光給刺激到了。

就連此刻坐在範自修身邊的瑞王爺,也是實打實的看的有些發愣。

瑞王爺年近四十,乃是西涼的表弟,因當年迎娶了範自修的親姐姐,與範自修很是近親,就差在一個鼻孔裡喘氣了。

花耀庭可以不理會範自修,但卻不能逾越了瑞王爺,哪怕是知道瑞王爺和範自修狼狽為奸,也還是要帶著花家小女兒來問安的。

“花家小女兒給瑞王爺請安,瑞王爺萬福金安。”以範清遙為首的花家小女兒們,彎著膝蓋跪在了地上。

瑞王爺一心向著身邊的範自修,自是不會輕易讓花家小女兒起身,就在他琢磨著要如何為難時,就看見一抹嬌小的身影衝了過來。

“瑞王爺爺,凝兒嘗著這果子清甜,便想著送過來一些也給瑞王爺爺甜甜心。”範雪凝人小嘴甜地拱進了瑞王爺的懷裡,藏住了滿是厭惡的小臉。

“凝兒果真是愈發乖巧懂事了。”瑞王爺正好借坡下驢,從花家小女兒們的身上收回了目光,笑著摸了摸範雪凝的發窩。

範雪凝聽聞更是歡喜得意,又將手裡的果子呈給了範自修,“這是凝兒特意給爺爺挑選的,爺爺吃。”

“我家的凝兒自是乖巧懂事,可比那些隻知道死闆闆跪在地上的強上太多。”範自修一臉傲然而笑,醉伶再是出身卑微,可這個孫女兒卻是總能將他哄得開懷舒服。

瑞王爺借勢跟範自修閒聊了起來,兩個人如同將範雪凝當成了手中寶,不停地哄逗著,對跪了一地的花家小女兒不聞不問。

年關剛過,哪怕大殿內的銀炭燒的再旺盛,那地麵也是涼得冰人。

花家小女兒們不過是跪了片刻,便是齊齊地瑟瑟發抖,身體不好的暮煙更是凍紫了唇。

範雪凝顯擺似的地瞪著範清遙,孃親說過,她纔是範府最為矚目的存在,範清遙不過就是一個喪門的狗東西。

範清遙很平靜,隻是那雙眼卻是比凍冰三尺的地麵還要冷上些許。

範雪凝在醉伶的教導下從小便是學了一身爭寵討好的本是,本來她還想著羊要養肥了再殺才過癮,可現在既有人主動上門找抽,她就先切下二兩肉來打打牙祭也未嘗不可。

“咳……”花耀庭常年征戰,周身煞氣不散,眼下聽得範俞嶸的話不悅地皺起了眉頭,那張臉更是不怒自威。

明明一個字冇說,卻還是嚇得瑞王爺不得不有所收斂。

“都怪凝兒太過可人,倒是忘記還有人跪著了。”瑞王爺虛偽地抬手示意了一下,隨後又將目光落在了範清遙的身上,“哎呦,這是範家的清遙丫頭吧?一直聽聞過這丫頭的名字,今日還是第一次得見呢。”

“瑞王爺有心了。”花耀庭不冷不熱地開口。

瑞王爺並不例會花耀庭的冷臉,笑容燦爛的繼續打量著範清遙,忽話鋒一轉,“隻是這範家的丫頭怎麼不是跟著範丞相一起來的?莫非是本王記錯了?這範家的丫頭其實姓花?”

那些一向跟花耀庭交好的武官們急得不行,卻無法開口。

瑞王爺再不濟那也是個王爺,先王後臣是不可逾越的規矩,花耀庭若是不回話,便是明擺著藐視王爺,可若是回話,難道要花耀庭承認自己的女兒因比不過一個妓子,而夾著尾巴回到了孃家避難不成?

“此乃我的家務事,瑞王爺管得未免太寬了些。”花耀庭皺起眉頭,渾身上下無不是散發著軍-人的威壓。

瑞王爺被花耀庭看得心下發毛,下意識地吞嚥了下口水。

範自修卻冷笑著開口道,“若說是家務事,瑞王爺與範府也是近親,瑞王妃賢良淑德,哪怕瑞王爺妻妾成群,瑞王妃也能夠打理的僅僅有條,絕對不會有離家出走的纔是。”

陶玉賢冷眼看著範自修,麵色發沉。

皇宮不比其他市井之地,女子不易與男子辯論是非,眼下哪怕她再是不忍,也隻得靜默而站不得開口。

“我為何不能跟外租和外祖母一起進宮?”

一道稚嫩的聲音忽響起在了所有人的耳邊。

所有人循聲望去,隻見範清遙既天真又理直氣壯地仰著巴掌大的麵龐。

皇宮設宴,能夠進這大殿的孩子其身份都是不俗的,雖冇有規定孩子不可講話,可是麵對這樣的場合,其他的孩子隻怕嚇都要嚇死了,又哪裡還發的出聲音?

就好像現在站在後麵的花家一眾小女兒們,哪個不是驚恐地白著臉龐?

就連一向跋扈的大兒媳淩娓都小心翼翼地夾著尾巴做人。

“清遙丫頭,你可記著你姓範不姓花,坐在這裡的這個人纔是你爺爺。”瑞王爺皮笑肉不笑地警告著。

範青遙睜著一雙大眼睛,朝著範自修看了去。

範自修下意識地整理了下衣襟,對於範青遙的目光根本視而不見。

不過就是個野在外麵的種而已,能喚他一聲爺爺是她的福氣。

“回瑞王爺的話,我冇有爺爺。”

“清遙丫頭你休要胡說!”瑞王爺怒斥。

“我從小與孃親生活在外,從不曾見過爺爺,村子裡的人都說我爺爺或許是死了也未可知。”

範清遙努力地笑著,玉雪可愛的模樣很是招人疼愛,可是那說出口的話卻好似帶了刀子,險些冇將毫無準備的瑞王爺給就地正法嘍。

瑞王爺被噎得麵色發青。

坐在旁邊的範自修臉色自也是黑成了鍋底灰,連五官都氣得模糊了。

還等著範青遙哭天抹淚地求他認祖歸宗呢,結果卻是等來了這麼一句噎死人不償命的話。

隻是可恨範青遙說的冇錯,自她離府他便是冇看過一眼,如今哪怕是範青遙睜著眼睛咒他,他也是無奈。

低頭朝著身邊的範雪凝看了去,範自修第一次覺得,這個隻知道撒嬌的孫女兒,竟是如此的無用。

範雪凝被範自修看的心虛,轉眼惡狠狠地瞪向範清遙,這個狗東西怎得如此囂張?

範清遙看著範雪凝卻是悠悠一笑,故意笑的挑釁也更顯囂張。

範雪凝被就是嫉妒著範清遙那張臉,如今那笑容更是刺得她眼睛疼,說到底不過就是一個**歲的孩子,就算是心機再深也是忍不住大小姐的脾氣了。

“範清遙你這個狗東西!”-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