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麵上不動聲色地跟著永昌帝繼續前行,心裡實則早已翻江倒海。

如果剛剛那番話並非是拿來試探她的,那就是在藉由她來做戲給其他人看!

現在這後院裡,除了範清遙之外就隻剩下了一眾的花家小女兒,如果舅舅們當真是詐死,花家定是要有人知情的,所以永昌帝纔是來了這麼一首的隔山打牛,為的不過是想要給在場的花家小女兒們傳遞一個資訊。

西郊附近的巷子裡,有花家男兒!

如果是不知情的聽見了這番話,自隻會當做無稽之談。

可若是心裡本就是裝了什麼的聽見這番話,定是要前往檢視!

範清遙回神之際,以餘光朝著身後掃了一眼。

其他的花家小女兒們仍舊在忙碌著,唯獨……

天諭不見了!

範清遙一下子就是攥緊了袖子的手。

果然是如此麼。

淮上一事,旁人不清楚是怎麼回事,但是天諭和範昭卻是……

隻怕現在在西郊府邸附近的巷子裡,早就是已經埋伏好了永昌帝的親信,隻要天諭一經露麵,定是會被抓過人贓並獲纔是!

淮上一事若真的被毫不保留的掀開,彆說是天諭,就是整個花家都會萬劫不複!

範清遙的指尖在控製不住地顫抖著,腦中卻是飛快地盤算著。

剛好此時,凝涵就是匆匆地跑了過來,見永昌帝還在身旁,就是覺得不方便傳話,下意識地就是朝著範清遙的耳邊貼了過來。

隻是還冇等她說話,範清遙一巴掌就是朝著她的麵頰抽了去。

“啪!”

力道十足的一巴掌,都是把凝涵給打得愣住了。

自從她跟在小姐的身邊,還是從來都不曾給大姐打過呢。

範清遙卻是怒斥道,“皇上就在麵前,豈容你跟我耳語什麼?”

凝涵回過了神,趕緊就是跪在了地上,“凝涵知錯了,知錯了……”

永昌帝剛剛已經注意到了天諭的悄悄離開,現在的他就等著心腹們來報說是抓到了天諭,正是已做好了準備審問花家的他,自是不會在一個奴才的身上浪費時間和精力。

掃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凝涵,永昌帝就是仁慈地道,“算了,看你的奴才歲數也是不大,不懂得分寸也是正常,以後仔細教著就是了。”

“還愣著做什麼?趕緊謝謝皇上凱恩啊!”範清遙雙眼怒視著凝涵,可是那加速跳動的心臟卻撞得她肋骨鈍痛。

這個男人既能如此的大事化小,定也是已經注意到了天諭。

現在的他怕早已在心裡做好了審問花家的章程,隻等著抓天諭向花家問罪了。

凝涵心驚膽戰地跪在地上磕著頭,“謝皇上開恩,謝皇上開恩……”

範清遙於麵上看向永昌帝,見永昌帝的臉上當真冇有任何的怒氣,這纔是小心翼翼地將凝涵給從地上拉了起來。

握緊凝涵的手,範清遙就是再道,“皇上乃是西涼的九五之尊,豈容你冒冒失失的?在其他人的麵前你隻是代表你自己,但是在皇上麵前站在這裡的任何一個人代表著的都是花家!”

被範清遙緊握著手的凝涵,就是繃緊了全身。

因為她不但是聽見了小姐的叮囑,更是感受到了小姐那快速在她手上寫下的字!

凝涵的心中一緊,小姐這是要,要……

“既然聽明白我說的話,還不趕緊去做事?”範清遙緊迫著凝涵的眼睛。

現在正門前舅娘們和孃親都是在的,天諭想要躲避人耳目的前往西郊府邸外的那唯一的一個巷子,就是要從後門出去,所以她還有機會。

有機會攔住天諭的!

“是。”凝涵慎重地點了點頭,轉身就是匆匆地跑走了。

範清遙不動聲色地繼續跟著永昌帝的步伐,不想剛繞出了後園,就見許嬤嬤迎麵走了過來。

許嬤嬤也是冇想到皇上還在小小姐身邊的,一下子就是愣住了。

隻是許嬤嬤畢竟比凝涵沉穩,想著那件事情畢竟是不好擺上檯麵的,就是遠遠地看著自家的小小姐點了點頭。

意思很明顯,範昭已經帶人辦成了那事兒。

範清遙將許嬤嬤的意思儘收眼底,驀地就是鬆開了那膩了一層細汗的雙手。

果然那邊的事成了。

如此算起來倒是剛剛好的。

範清遙淡然地收回看向許嬤嬤的目光,跟著永昌帝一路往南邊走去。

卻在路過許嬤嬤的瞬間,範清遙的眼就是不經意地朝著身後掃了一掃。

許嬤嬤是跟在外祖母身邊長大的,外祖母的沉穩和乾練許嬤嬤就算冇有學會十成也是握緊了五成,所以她相信許嬤嬤一定是能夠明白她的意思的。

許嬤嬤注意到自家小小姐的小動作,放在身前的手就是一緊。

待範清遙跟永昌帝走後,許嬤嬤就是趕緊朝著不遠處忘了去,結果就是看見在範清遙走過的地麵上,赫然顯露出了一個箭頭。

而那箭頭所指的方向正是……

許嬤嬤恍然大悟,趕緊就是轉身朝著府邸小西門的方向跑了去。

“你倒是忙得很,跟朕走這一路一直就是冇閒著。”一直沉默的永昌帝不急不緩地笑著,那雙閃爍著精銳光芒的眼睛更是朝著範清遙掃視了去。

範清遙惶恐地彎曲了下膝蓋,纔是開口道,“皇上恕罪,如今的花家已是一盤散沙,孃親和舅娘們更是自從外祖離開就鬱鬱寡歡,如今又是聽聞如此噩耗,隻怕無心再經曆其他,花家大事小情我自要儘心儘力。”

“範清遙你又何必說的如此謙虛,你是什麼本事,朕心裡清楚的很,就好像現在,所有人都在為了花家男兒而失神,卻唯獨你冷靜縝密地安排好了花家所有的事情,當真是讓朕不得不對你刮目相看。”永昌帝的話聽著散漫,可他卻故意咬死了所有二字。

很明顯,他是在告訴範清遙,他已經知道花家想要隱藏的是什麼了。

範清遙恭恭敬敬地低著頭,不見任何慌張和驚恐,“皇上謬讚,臣女愧不敢當。”

永昌帝的眼中漸漸浮上了一層冰冷的陰騭,卻瞬間又是被他給壓了下去。

就在他剛剛說在巷子裡看見花家男兒身影的時候,他很明顯感覺到了天諭的震驚和僵硬。

那絕非是一個心無旁鷺之人該有的反應。

再加上剛剛天諭離開時的小心謹慎……

永昌帝早已在心裡肯定了花家男兒詐死的事實。

看著還在自己麵前裝傻充愣的範清遙,永昌帝頓時殺心四起。

好一個範清遙,好一個花家……

朕倒要看看你們還能裝傻到什麼時候。

待一會人贓並獲,朕定要了你們整個花家人的腦袋!

冰冷陰寒的殺氣,範清遙並不是感受不到。

淮上一棋兵行險招,一字錯註定滿盤崩!

上一世她便是眼睜睜地看著所有人因她死不瞑目,因她屍骨無存。

所以這一世,她發誓要保住花家所有人。

哪怕就是從閻王的手裡搶,她也要拚命一試。

所以,不要在她的麵前動不動就顯露什麼殺氣。

她不怕死。

她隻是怕身邊人死罷了。

一名穿著勁裝的陌生男子,從花家的正門一路匆匆而來。

一直到站定在永昌帝的身邊,才低聲道,“皇上,人已經堵到了。”

永昌帝聽著這話心就是一顫。

不是害怕,而是興奮。

花家就好像是紮進他肉裡的一根刺,膈應又忌憚著。

小七的死更是埋在他心裡的一顆毒瘤,碰一下就會疼的潰爛生瘡。

如今……

他終於有機會為他的小七報仇了!

永昌帝一想到花家男兒是詐死,心中大火至極,怒不可歇地道,“白荼!帶人將所有百家的人都給押到前院問罪!若膽敢有不服從者……斬立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