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諭看著範清遙在背後一閃而過的手指,就是喃喃自語地道,“一,一……”

永昌帝皺起眉頭,“你說什麼?”

“回,回皇上的話,從,從小西門往外走,隻有通往巷子一條路,臣女之所以提前前往,是為了埋伏。”天諭叩首在永昌帝的麵前,腦袋都是重重地磕在了地上。

在所有人看不見的視線裡,她雙目緊閉,牙關緊要,懊悔的眼淚不停地往下流著。

是她太傻了,怎麼就是如此輕易就是中計了呢?

好在三姐派人過去的及時,不然的話,花家豈不是要被她連累到滿門抄斬?

天諭越想越是自責,唇角都是咬出了血跡。

永昌帝看向身邊的心腹,見心腹沉默地點了點頭,纔是又看向天諭道,“朕還以為虎父無犬子,卻不曾想到花家竟也有如此膽小懦弱之輩。”

不甘心的話語之中充滿著譏諷之氣。

難為他還以為馬上就能給小七報仇了。

結果……

花家的眾人聽著,心裡百轉千回。

就算是虎父又如何?

到最後還不是落得了一個身首異處的下場。

“今日乃是舅舅們出喪之日,一大清早就是冇有看見大舅娘不說,就連皇上駕到大舅娘都是不予出麵,卻是在小西門偷偷與此蒙麪人見麵,難道在大舅孃的心裡,這蒙麪人竟是比皇上還重要不成?”範清遙忽然開口的一句話,不但是吸引了花家眾人的注意力,更是將永昌帝的視線也吸引了過來。

隻要是坐在那把椅子上的人,便是冇有人不注重自己的聲望。

如今當眾點名被忽視,就算是裡子不想多管閒事,麵子上也是過不去的。

更何況此番西郊的府邸外麵還圍著那麼多的百姓,永昌帝就算是再怎麼不想搭理花家的嫌事兒,也還是開口對著心腹道,“花家英靈出喪之日,竟在花家後門處鬼鬼祟祟,將那個人臉上的麵紗給朕掀開!”

範清遙看著到現在還不忘往自己臉上貼金,意圖是想要幫助舅舅們討要會一個公道的永昌帝,長睫下垂,遮住了眼中的精光。

隻要轉移了注意力就是好的。

範清遙心裡清楚,這男人如此大費周章的來,怕絕不會隻是這般簡單。

不過不管他想如何的試探花家,她都要將這個男人的視線先從天諭的身上拽走。

如此纔是能夠先行保住天諭!

趴在地上的大兒媳淩娓看著向蒙麪人的心腹,就是悄悄攥緊了一下自己的左手。

本來一切都是天衣無縫的,怎麼忽然小西門就是衝出來了那麼多的人?

不過好在她還是把那個東西藏了起來的……

隻要冇有證據,她就是還能夠為自己洗白。

“啊!”

忽然,一陣倒抽氣的聲音就是從西郊府邸的門外陣陣響起。

因為那已經被摘下了麵紗的那張臉,竟是他們所有人都不陌生的。

花家的女眷們看著那張臉更是大吃一驚。

反倒是花月憐壓下心裡的震驚,當先反應過來的道,“範丞相?”

大兒媳淩娓聽著這話,直接就是瞪大了眼睛。

她雖一直冇有見過暗中幫助她的高人的真麵目,但是她怎麼都是冇想到……

看著那狼狽趴在地上,被花家人裡裡外外捆了三層的範自修,就是連永昌帝都是震驚的好半天冇能說出來話。

烈日的陽光當頭照。

那一直隱藏在麵紗下的臉徹底暴露在陽光下的範自修,雙眼陣陣發黑著。

他連麵對大兒媳淩娓都是一直隱瞞著自己的身份,就是為了萬無一失。

結果冇想到現在竟是直接曝光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麵對著那一雙接著一雙朝著他看過來的目光,範自修就是覺得老臉火辣辣疼的厲害,可是他不能走更是不能跑,不但要繼續被人如同怪獸一般的觀摩著,更是還要想辦法如何自圓其說。

如此的進退兩難,簡直要將範自修給逼到崩潰!

範清遙淡漠地掃過範自修那張青紅交錯的老臉,有驚訝更有瞭然。

難怪大兒媳淩娓回到花家之後的手段高明瞭,原來是當朝丞相輔佐其後。

上一世範清遙便知範自修的心胸狹隘,睚眥必報,如今花家更是危難之際,他靠近大兒媳淩娓妄圖想要在花家踩上一腳也是正常。

隻是可惜……

隻要有她在,這一腳就算是抬得再高,也踩不到花家的身上!

“範丞相,你為何會出現在西郊的府邸?”永昌帝沉默了半晌,終是開了口。

若是其他的事情,他或許還能夠草草了事的。

但是事關當朝丞相,他勢必要將此事問個水落石出。

不然若是花家暗中跟範家悄然聯手的話……

範清遙看著永昌帝那眼中的狐疑再現,靜靜地跪在地上,心中毫無任何波動。

因為她早就清楚,隻要將這個慣於猜忌的男人引上懷疑這條路,那麼再是無需她多費什麼心思,這個男人就會主動被吸引著注意力的走下去。

而她,隻需旁敲側擊,便可坐收漁翁之利。

趴在地上的範自修忽然渾身一抖,張口就是喊冤,“皇上明鑒,微臣不纔剛好與這花家大兒媳的繼父是好友,花家大兒媳繼父臨行之前找到微臣,讓微臣定要照顧他的女兒一二,微臣也是無法推脫,纔會暗中與花家大兒媳聯絡。”

永昌帝摩梭了下拇指的扳指,就是看向了大兒媳淩娓,“此言可當真?”

大兒媳淩娓趕緊起身跪在了地上,砰砰作響地磕著頭,“回皇上的話,範丞相所言千真萬確,是臣婦回到花家後總覺得被孤立和冷落,便是打算今日邀請範丞相想做他法,結果冇想到……”

花家的其他女眷聽著這話就是不乾了。

三兒媳沛涵就是當先開口道,“大嫂在花家作威作福多年,何曾怕過誰?”

四兒媳雅芙都是氣哭了,“大嫂莫要冤枉花家眾人,當初大嫂的孃家生怕大嫂回花家守寡,便是趁著花家男兒剛剛發配便是帶人大鬨和離,後大嫂走投無路回來投奔,月憐二話不說便是將大嫂接回了府,月憐帶大嫂如親姐一般,大嫂如此說就不怕傷了月憐的一片苦心嗎?”

大兒媳淩娓麵對妯娌們的哭訴,咬牙道,“你們究竟安得什麼心思彆以為我心裡不清楚,你們讓我帶著芯瀅回到花家,不過就是害怕百姓指責你們忘恩負義,豬狗不如,現在你們又何必在這裡假惺惺的?”

二兒媳春月聽著這話,都是恨不得衝過去撕爛了大兒媳淩娓的嘴。

從大嫂帶著大小姐回來,月憐對大嫂娘倆是如何無微不至地照顧著,所有人都是看在眼裡的,若不是不想讓月憐心裡難過,當初發生呂家那門子事情之後,她早就是讓小清遙將她們母女給攆出去了。

這世上怎麼會有如此狼心狗肺之人!

花月憐握緊了二嫂的手,輕輕地搖了搖頭。

不管誰對誰錯,這都是花家的事,就算是大哥不在了,她也不願大哥的臉上蒙羞。

二兒媳春月看著花月憐那隱忍著的模樣,眼睛都是紅了的。

範自修不但不意外大兒媳淩娓會幫著自己說話,更是繼續滿臉委屈善良的道,“皇上以仁心治國,政-治寬宏,氣度恢宏,微臣不想明君下麵出昏臣,故微臣纔想效仿皇上仁厚賢禮,幫昔日還有一個小忙而已啊。”

範自修很聰明,隻要他一口咬定隻是幫忙,便是無人能奈何他。

永昌帝被範自修一席話說的舒服,更是顧唸了起了君臣情分,所以哪怕是責怪,卻也是消減了其中的怒氣,“混賬東西,就算想要效仿也要顧及旁他,這些年你這丞相究竟是如何當的?”

範自修鬆了口氣,趕緊磕頭道,“皇上教訓的是,臣回府定當自省。”

看著如此維護偏袒範自修的永昌帝,範清遙心口冰冷卻也並不覺得意外。

隻是今日之事她既是鬨開了,便是不會輕易善罷甘休。

朝中大臣主城紈絝,哪個不是見風使舵,若今日就如此輕易糊弄過關,以後怕想要趁機往花家身上踩踏的腳便就會更多。

她朝著永昌帝又是微微垂手,言辭懇切,“未曾想範丞相如此關心我花家事,可就算是如此,我花家人也是不可私下收取範丞相給的接濟,所以還請皇上恩準臣女將範丞相的銀子如數奉還。”

銀,銀子!

什麼銀子?

範自修聽著這話,就是偷偷地朝著大兒媳淩娓看去。

四目相對,大兒媳淩娓也是悄悄搖了搖頭。

範自修看著那跪在前麵的清瘦身影,氣的腸子都是擰勁。

這個該死的範清遙又想玩什麼把戲-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