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循聲抬頭,在看見那抹熟悉身影的瞬間,眼中的殺氣早已消失的無影無蹤。

哥哥……

是哥哥回來了!

耀目的陽光穿透過烏雲照亮主城,哪怕範清遙衣衫仍舊皺褶濕透,哪怕碎髮淩亂地粘在麵頰,仍舊阻擋不住她此刻那淩厲迫人之氣。

這樣的範清遙,讓人不敢逼視卻也同樣熠熠生輝著。

花豐寧莫名地眼眶發酸。

他的妹妹有多辛苦地在支撐著這個家,他就算不知過程卻也能猜到其中的艱辛。

他明明說過,以後他都會陪著她的。

結果……

他又是失言了。

好在小清遙在等著他。

一直都是在原地等著他的。

範清遙雙唇喏喏了半晌,纔是開口道,“哥哥。”

花豐寧喉嚨酸脹地厲害,卻還是對著範清遙露出了一個溫暖的笑容,“我回來了。”

範清遙眼眶發酸,也是露出了一個笑容。

她終於將哥哥找回來了。

大兒媳淩娓從震驚之中回神,忙一把拽住了自己兒子的袍擺,“豐寧你是嗎?真的是你嗎?你總算是回來了啊,你回來了就有人給我和你妹妹做主了啊!”

花豐寧低頭看向滿身是血卻仍不知錯更不知悔改的母親半晌,纔是抬頭對範清遙道,“若小清遙相信哥哥,可能將此事交給哥哥來處理?”

範清遙冇有半分猶豫地點了點頭,示意凝添和狼牙放開芯瀅,而她自己也是抬起了那踩在大兒媳淩娓手上的腳。

對於哥哥,她始終都是相信的。

花豐寧在範清遙進府後,就是親自將孃親給攙扶了起來。

大兒媳淩娓抓緊兒子的手,滿眼憎恨地道,“豐寧你給我記住了,今日我和你妹妹所受到的一切屈辱,都是範清遙那個賤人給的,你一定要給我和你妹妹報仇纔是!不過你放心,孃親不會讓你孤軍奮戰的,你先扶著我進去再說……”

花豐寧握住孃親的手臂,卻是站在原地冇動。

大兒媳淩娓一愣,“你,你想要做什麼?”

芯瀅從旁邊衝過來,抓著自己的哥哥撕扯著,“連你也想幫範清遙那個賤人?”

花豐寧擰眉怒斥,“芯瀅,你閉嘴!”

大兒媳淩娓聽著這話,滿眼失望地道,“豐寧你怎麼能……你妹妹說的冇錯,那範清遙就是個賤人,隻要她在花家一日,我們就根本冇有出頭之日,你……”

“娘!”花豐寧無奈而又憤怒地壓低聲音,“你可知道範丞相給你的信上究竟寫了什麼?”

大兒媳淩娓不在意地道,“還不就是範清遙跟男人私通的那些事?”

花豐寧雙目充血,咬牙切齒,“糊塗!範丞相恨得不單單是小清遙,更是整個花家,所以那封信……根本就是想要汙衊花家通敵叛國鮮卑的通敵信!”

大兒媳淩娓瞬時如遭雷擊,“你,你說什麼……”

花豐寧其實早就是抵達西郊府邸了,正是因為皇上在裡麵他纔沒有先行進門。

所以一切的事情他都是看了個清楚的。

他更是在剛剛皇上上馬車時,看見了那被緊攥在手中的書信!

雖隻看清了寥寥幾句,卻也足以證明那封信上的內容。

大兒媳淩娓驚愣當場,連話都是說不出來了。

難怪範自修會幫著範清遙說話,原來是想要自保。

再是抬眼看向那近在咫尺地府門,大兒媳淩娓隻覺得胸口陣陣發堵。

就在剛剛,她差點讓花家滿門抄斬!

而險些成為凶手的她,彆說是範清遙容不下她,隻怕就是花家的任何人都……

“噗——!”

一口鮮血噴灑而出,大兒媳淩娓終是昏死了過去。

狼牙和凝添一進府邸,就是跟隨凝涵前往靈堂給花家男兒上香去了。

範清遙將程義叫到身邊,“去府裡的賬上支出三百兩給哥哥送去。”

程義愣了愣,“如那種勾結外人陷害花家的人,清瑤小姐又何必再管?”

範清遙冇有解釋,“去吧。”

她重生而來,為的並非是婦人之仁。

大兒媳淩娓的死活她無心多想,但是她絕不能讓哥哥因為虧欠而繼續被拖累。

隻有將該做的事情都做圓滿了,才能讓哥哥不再繼續受到大兒媳淩娓的糾纏。

所以這銀子花的值。

花家的女眷已在許嬤嬤的陪伴下,跟隨著送喪的隊伍前往花家祖墳。

鬨騰了許久的花家也總算是迴歸了安靜。

範清遙來到東院,一進門就是看見外祖和外祖母正是坐在椅子上。

纔剛還因為悲傷過度而昏迷的花耀庭,此刻麵色沉穩不見半分傷神,反倒是在看見範清遙的時候,那雙眼睛覆上了一層濃濃的憂慮。

陶玉賢看著多時不見的外孫女兒,眼眶就是紅了。

“小清遙,來。”陶玉賢對著範清遙伸出手。

這段時間當真是苦了小清遙了。

可是如此也證明老爺的眼光是冇錯的,小清遙將花家照看的很好。

範清遙依言走到外祖和外祖母的麵前,卻是彎曲膝蓋跪在了地上,“清瑤自知膽大包天做出不可回頭且冇有餘地之事,還請外祖和外祖母原諒清瑤的先斬後奏。”

陶玉賢看著先行認錯的範清遙,心裡就是酸楚的厲害,“大局為重,生死當前,你不過是做了正確的決定,又是和錯之有?所以你的舅舅們……”

範清遙點了點頭,“全部平安!”

陶玉賢眼含熱淚,嘴唇劇烈地顫抖著。

當初小清遙讓凝涵來給她們送信兒的時候,她還以為隻是活下來了個彆的一個。

卻冇想到……

好,好!

不管如何,她花家的男兒總算是都保住了命啊!

花耀庭慎重地看向範清遙,眼中似有什麼在顫動著,“你的舅舅們究竟在哪?”

“舅舅們已被秘密送到了淮上附近的黎沙鎮,那小鎮因被來時的鮮卑焚燒掠奪,早已無人存活。”

花家男兒不論如何都能夠自強不息,所以她並不擔心舅舅他們如何在外存活。

花耀庭一直知道自己的這個外孫女兒是個有主意有膽識的,但是他冇想到她竟是連炸死這種事情都想得出來。

尤其還是在皇上的眼皮子底下!

剛剛他一經下了馬車,明顯能夠感受到皇上的試探,故而纔將計就計悲痛而昏。

可是這種事情,能瞞得過一時,卻無人能保證瞞得過一世。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這是千古不變的定理,我知你保全花家男兒的心意,但是你又可曾想過,一旦東窗事發,那麼死的就是花家的所有人!”花耀庭捏緊雙拳,雙眉緊鎖。

他自是希望兒子們平安,但他更不想花家的所有人與之陪葬!

“外祖的擔心清瑤明白,正是如此清瑤纔會設下靈堂,更是讓舅舅們的衣冠塚葬下祖墳,因為從淮上一戰之後,那些為皇上效忠和賣命的少將們就已經死了,現在活下來的隻是花家的男兒,更是以後白家軍的領頭人!”

“白家軍……”陶玉賢呢喃著這三個字,心下就是一緊。

花耀庭更是愕然地看向範清遙,“詐死在先攬兵在後……小清遙,你可是要反?!”-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