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藩王整理了下心情,走出集雅齋來到了禦書房。

半個時辰後,藩王一身輕鬆地出了禦書房,反倒是永昌帝的臉色開始變得微妙了。

鮮卑提出聯姻,意料之外又是情理之中。

想要穩徹底讓西涼跟鮮卑止戈散馬,聯姻確實是最好走的一條路。

隻是那個人……

永昌帝微微眯起眼睛,“白荼。”

“奴纔在。”

西郊府邸這邊,眾人雖沉浸在悲傷之中,卻也繼續忙碌了起來。

花豐寧已經開始跟蘇紹西學習貨運,每日從早忙碌到深夜而歸。

花月憐也是帶著花家的小女兒們回到了青囊齋,剩下的幾個兒媳維繫著府邸。

陶玉賢和花耀庭將眾人忙碌的身影儘收眼底,心疼更是欣慰。

午時剛到,陶玉賢便是親自吩咐許嬤嬤跟何嬤嬤準好了飯菜,眾人紛紛而歸,本是為了陪二老用飯,可是在看見桌子上的菜時卻是有些傻眼。

八菜一湯,菜菜有肉。

花月憐就是輕聲道,“母親,花家還在守喪,怎可吃食葷腥?”

陶玉賢握著女兒的手,慈祥而笑,“事情是做給外人看的,人活著的時候不疼不愛不敬不孝,就算是死了吃再多的素又有什麼用?況且家裡麵的小女兒正是在長身體,怎可緊了嘴巴。”

彆說花家男兒冇有死,就算是真的死了,她也不屑用家人的身體做那些表麵功夫。

“可是母親……”

“月憐,不要把自己逼入死角,凡事都有它的兩麵性,想開一些纔是最好。”

花月憐瞬時呆滯,濕紅的眼睛模糊一片。

她知道母親是在說大嫂的事情,當初若非不是她一直想要團滿,想要彌補自己當年的任性妄為,也不會險些讓大嫂給花家鑄成大錯。

是她一葉障目了。

陶玉賢見女兒已明白自己的意思,便是不再多說,抬手示意眾人入座。

看門的小廝匆匆跑了過來,氣喘籲籲地道,“宮裡來了人,正在門口呢!”

花家眾人一愣。

一提到宮裡人臉色都不怎麼好看。

範清遙微微垂眸,擋住眼中的思緒。

該來的終是要來了。

片刻,花家眾人在花耀庭的帶領下跪地領旨。

白荼於府門而站,聲音洪亮,“奉天承運,皇帝詔曰,花家花耀庭,天惠聰穎,屢立奇功,更不辭辛勞,遠離皇城心繫國民,朕心甚慰,著吏部從重議獎,於今日起官複原職,欽此!”

西郊府邸門口一片的安靜。

片刻,歡呼聲,驚呼聲,瞬時沖天而響。

站在旁邊看熱鬨的百姓們高興的手舞足蹈,歡呼雀躍。

西涼百年平定安穩,花家自是功不可冇,淮上一戰更顯花家本色,如今聽說花將軍又是回來了,主城的百姓怎能不興奮!

隻要花家還在,就無人能侵占西涼國土!

花家的女眷們掩麵而哭,小女兒們相擁而泣。

說是悲喜交加也不為過。

她們心裡很清楚,這一刻的花家是花家男兒用命換來的。

可是人總是要往前看的不是嗎?

白荼恭恭敬敬地以雙手遞過聖旨,“花將軍,恭喜啊。”

花耀庭趕緊接過,激動的好似手都是在跟著顫抖的,“臣,叩謝隆恩。”

花家的女眷們見此,一直疼著的心總算是冇那麼的撕心裂肺了。

不管如何,總是能夠讓公公和婆婆的心裡有個慰籍了。

如此……

她們便是認了!

陶玉賢對著何嬤嬤示意了一眼,何嬤嬤趕緊給白荼遞了個銀袋子。

白荼也不下花家的麵子,恭敬接過纔是再次開口道,“皇上現在就在宮裡等著花將軍呢,花將軍收拾收拾便是跟奴才進宮吧。”

花耀庭似是在極力壓下著臉上的喜悅,連衣衫都是來不及換就是坐上了馬車。

隻是在馬車駛動的瞬間,他原本洋溢在臉上的喜悅也跟著消失不見了,一雙飽經滄桑的黑眸滿是無法說出口的憂愁。

春風拂過,颳起車簾的一角。

站在台階上的範清遙看著馬車裡,那滿目憂慮的外祖,緊了緊手中的帕子。

那個人的想法,外祖怎能想不明參不透?

隻怕剛剛的喜悅不過是想要讓花家眾人從悲傷之中解脫纔是。

外祖……

一刻鐘後,花耀庭跟著白荼進了皇宮。

一切都是熟悉的,唯獨人心卻是變了。

花耀庭咬了咬牙關,順勢就是朝著地麵栽倒了去。

好在身邊的白荼及時攙扶住,“花將軍您這是怎麼了啊?可是身體不適?”

花耀庭重壓在白荼的身上,閉目緩了好半晌,纔是沉悶地開口道,“無礙。”

白荼見花耀庭如此痛苦,哪裡還敢放開自己的手,趕緊又是招呼來了幾個小太監,幾個人幾乎是連攙帶扶的將花耀庭領進了禦書房。

正是坐在禦書房的永昌帝見此,忙一臉擔憂地詢問,“花愛卿這是怎麼了?”

花耀庭重重跪在地上,氣喘籲籲地道,“臣該死,以如此顏麵麵見聖上,臣更覺慚愧,怕是無法再承蒙皇上的重任。”

永昌帝打量著花耀庭,“花愛卿的意思是,不想官複原職?”

花耀庭渾身一顫,痛心疾首地捏著自己的胸口,靜默不語,似在痛苦掙紮。

花家被忌憚時,他剝官免職,顛沛流離。

花家男兒被忌憚時,奉命奔赴戰場,險些有去無回。

若非不是忌憚到骨子裡,怎又能如此的趕儘殺絕。

花家本已落敗,卻遲遲未倒,皇上定能猜出其中因由。

花耀庭很清楚,隻怕皇上又是將苗頭對準了小清遙,官複原職隻假,想要讓他的存在成為拿捏小清遙的軟肋纔是真。

而他……

怎能夠成為自己外孫女兒的把柄!

但是花耀庭更清楚皇上不會空手出擊,所以他現在也在拖延,想要看看皇上的葫蘆裡究竟賣的什麼藥。

永昌帝微微眯起眼睛,半晌纔不急不緩地笑道,“今日鮮卑藩王麵見朕,提出想要跟西涼聯姻一事,朕以為花愛卿對鮮卑一事應當很感興趣,卻不曾想到……若花愛卿身體當真不是,朕便是隻能交由他人去辦了。”

鮮卑是輸了淮上,但鮮卑的實力不容小覷。

留下鮮卑三皇子當質子,確實是冇有聯姻更皆大歡喜。

可饒是如此,花耀庭的心卻還是狠狠一跳。

鮮卑聯姻,皇上卻想將這件事情交給他……

難道!

花耀庭捏緊袖子下的手,悶咳一聲才道,“臣不敢辜負皇上的信任,卻也知自己再不如當年矯健,臣願接手鮮卑聯姻一事,待到大局已定,臣甘願辭官隱退,遠離主城歸隱山田。”

雖然不願相信事情真的會如他預料的那般,皇上真的把事情做到那麼絕情的地步,但若是不親自留下處理,他終究還是不放心的。

畢竟此事非同小可,若是真的如他所想的那般……

花耀庭指尖泛白,手心已滲出血絲,甚至是不敢繼續往下想!

永昌帝一塞,臉色已然陰沉。

本以為拿出聯姻,定是能夠乖乖讓花耀庭留在朝中。

範清遙現在纔是那個不定因素,若能抓住花耀庭,範清遙自不敢再輕舉妄動。

不想花耀庭倒薑還是老的辣,不但是答應了聯姻卻仍舊不肯吐口留下。

現下要是他出爾反爾收回聯姻之權,倒顯得他小家子氣了。

“過幾日宮中夜宴,花愛卿還需提前養好身體纔是,至於將軍一職,花愛卿若當真力不從心,朕自不會強人所難。”

花耀庭冇想到皇上竟答應的如此痛快,莫非還有後手?

永昌帝微微眯著的眼睛閃過一絲精光。

他可自從不大冇有把握的仗。-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