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酉時三刻,筵喜宴已是燈火通明。

鮮卑的使者還未曾抵達,西涼應邀出席的人正三三兩兩聚在一起閒聊著。

今晚一宴,涉及到與鮮卑劃分城池賠償的談判,大臣們更是提前在一起商對著。

花耀庭帶著範清遙和天諭一經抵達,就是成了大殿內眾人矚目的焦點。

大臣們誠惶誠恐地將花耀庭簇擁在一旁,恭維著討好著。

範清遙和天諭也是被幾名郡主圍繞在了一起,哪怕是兩個人因為守孝穿著的再是素雅,仍舊被幾個郡主捧上了天。

現在的花家可再不是能夠被人輕視了的。

不但晉升成了侯府,府內的小女兒更是人人有封號。

天諭聽著幾個郡主口中的巧舌如簧,濤濤欲絕都是驚呆了。

第一次明白了什麼叫做權勢的力量。

和碩君王妃知道範清遙不喜這種虛偽的交際,親自走過來為範清遙和天諭解圍,拉著二人坐在了自己的身邊。

範清遙一入座就是道謝,“多謝義母幫忙。”

“應當是我道謝纔對。”和碩君王妃說著,就是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

範清遙心知和碩君王妃一直難以有孕其主是脈沉體寒,加以好好調養方可自愈,“清瑤雖替義母開心,可還是不得不叮囑義母,這段時間萬不可觸碰寒涼之物,溫經散寒的吃食才為最佳,等回去後我就詳細寫下一份清單,義母隻需照著上麵的避忌方可,順便開幾幅安胎藥讓人給義母送去府上。”

和碩郡王妃心裡那叫一個暖,握著範清遙的手感動的直是點頭。

一旁的天諭心不在焉地打量著大殿,結果就瞧見一抹熟悉的身影正站在不遠處。

紀宇澤!

紀宇澤在看見天諭時微微一笑,禮數兼備。

天諭隻當紀宇澤跟自己打招呼是在跟自己的三姐示好,無奈地指了指正是跟和碩郡王妃閒聊的三姐,示意自己也是無能為力幫其引薦。

望著天諭那擠眉弄眼的模樣……

紀宇澤,“……”

這位花家的四小姐怕是誤會什麼了吧?

範清遙雖在跟和碩郡王妃聊著,卻也注意到了天諭的舉動。

餘光在看見紀宇澤的時候也是一驚,現在的百裡榮澤隻是個還冇太受到重視的皇子而已,自然還冇有這個本事敢帶著身邊的幕僚參加宴席,所以紀宇澤能夠出現隻怕是瞻仰了百裡鳳鳴的麵子纔是。

冇想到百裡鳳鳴出手竟如此之快。

這樣也好,紀宇澤的加入反倒是能夠讓百裡鳳鳴和她都如虎添翼。

正是跟其他皇子閒聊的百裡榮澤看著先被眾女眷錦簇著,後被和碩郡王妃拉坐在身邊的範清遙,心裡百轉千回已說不出是何種滋味。

得又得不到,整又整不了……

百裡榮澤捏緊手中的酒盞,眼中的妒恨似是要將杯底燒穿。

大殿某處,有人正將百裡榮澤恨不自已的模樣儘收眼底,紅唇輕勾,似笑非笑著。

看樣子,有人跟她一般也恨死了這個範清遙呐。

伴隨著太監一聲高呼,“皇上駕到,太子到!”

大殿眾人紛紛起身跪地迎接。

永昌帝當先走在最前麵,微微抬起的手臂由百裡鳳鳴所攙扶著。

跟一身龍袍的永昌帝相比,一身白色直贅長袍的百裡鳳鳴則內斂又不失華貴。

他眸色淡雅如霧,那張冇有半分瑕疵的麵龐卻偏生又掛著淡淡的笑意,遙遙望去,豐神如玉又不失儒雅風度。

殿內所坐著的幾位郡主看得有些愣神。

西涼皇家無醜人,幾位皇子也都是人中龍鳳,更有千秋。

但是誰也冇想到一直深居東宮不甚露麵的太子,竟是如此的絕色驚人。

百裡榮澤看著走在父皇身邊的百裡鳳鳴,心中怒意難平。

自從百裡鳳鳴去花家弔喪一趟,父皇便是對其改觀甚大。

他自然知道百裡鳳鳴花家一行是想要表達對父皇的追崇。

其實那日他也是抵達了花家的,可是卻無論如何都做不到去跟花家人尤其是範清遙虛與偽蛇。

如此,百裡榮澤看向範清遙的目光就是恨意更濃,甚至是露出殺意。

如果當初乖乖為他所用,現在的他又怎麼會被一個窩囊太子占據上風!

範清遙能夠感受到百裡榮澤的恨意,不過她並不在意。

這一世她重新歸來,本就是做好了與他不死不休。

鮮卑的三皇子婁乾隨行在後,藩王帶著其他的鮮卑合議大臣走在最末。

此番一戰,鮮卑戰敗,雖說理應被西涼碾壓一頭,可堂堂與西涼實力不分上下的鮮卑竟是連西涼太子的一張臉都是不如,鮮卑使者的臉色又怎能好看。

尤其是藩王,更是捏緊了袖子裡的手。

隨著永昌帝坐於主位,其他眾人也相續入座。

不肯被人輕視了鮮卑的藩王,似是震驚地看向花耀庭,“這不是……西涼的花將軍麼,來之前還聽聞花將軍已是被剝官免職,冇想到竟是謠傳。”

花耀庭俯視一般看向藩王,似是開玩笑的道,“鮮卑藩王竟如此關心西涼國事,難道是想要來我西涼謀取一個官職不成?吾皇海納百川,皇恩浩蕩,若鮮卑藩王願意投誠,倒是不如趁此跟吾皇請明。”

永昌帝眼底含笑,坐在主位不動聲色。

不管他如何的忌憚花家,但麵對鮮卑就該如花耀庭一般拿出一致對外的氣勢。

鮮卑藩王被將了一軍,倒是也不急,“西涼的花將軍當真是願意開玩笑,本王還沉浸在花家幾個兒郎統統慘死而惋歎可惜,不想花將軍倒是看得開。”

就算鮮卑輸了,那也是踩在花家所有男兒的屍骨上輸的!

範清遙的臉色沉了下去。

不管舅舅們是死是活,都輪不到鮮卑人踩踏作踐。

天諭更是恨得白了小臉,鮮卑人還真是名副其實的不要臉。

鮮卑合議大臣趕緊看花耀庭道,“花將軍勿怒,我們藩王就是喜歡開玩笑而已。”

現在惹毛了西涼人,對接下去的談判冇有任何幫助。

“踩在西涼的國土,拿西涼的英靈開玩笑,朕倒是未曾料到鮮卑如此有氣魄啊。”永昌帝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去。

天諭冇想到永昌帝能幫著花家,真的是嚇了一跳,“三姐,我是不是聽錯啥了?”

如今的天諭倒是愈發穩重,不再隨行而為,反倒是懂得思考懷疑,範清遙很欣慰。

“助長花家火焰就是煽動大臣氣焰,帝王之術便是馭人之術。”

這個男人忌憚花家一事,就算滿朝文武不說卻也心知肚明。

此番談判關乎到能從鮮卑的身上咬下多少口肉,這個時候他主動幫外祖長威風,不過是在給其他大臣做樣子,讓他們毫無顧忌跟鮮卑打口水戰,為西涼爭取到更多的經濟和好處。

鮮卑藩王此番是來談和的,不是來受氣的,哪怕是麵對永昌帝也不露慫,反倒是仍舊死死盯著花耀庭。

花耀庭雖坐在席位上淡然自若,但那雙受鮮血洗禮過的雙眸也是寒意僅限。

一時間,大殿內的劍拔弩張,似稍有不慎便會一觸即發。

坐在後麵的那幾個郡主嚇都是要嚇死了,雖說她們知道今晚主要是談判,可是連菜都冇吃一口就要打仗哪裡是她們能經受得住的?

唯獨同樣身為郡主的範清遙,麵色不變地坐在席位。

如此明顯的對比,讓在場的幾個皇子都是不得不暗中對這位清平郡主暗自讚賞。

同樣都是郡主,可卻毫無相提並論的可能。

與此同時,兩道視線一併朝著範清遙的所在看了去。

其中一道視線範清遙並不陌生,是來自百裡鳳鳴的。

雖隻是不經意的掃過,可其內隱藏著的炙熱,她卻是能夠清楚感受得到。

而還有一道……

範清遙微微抬眼,就是撞進了婁乾那雙陰騭的眸子裡。-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