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月憐坐著馬車來到青囊齋,就看見一個穿戴普通的年輕女子,正是在些許男子的陪同下,坐於正廳,臉上的不耐煩之色尤其明顯。

花月憐深呼吸一口平穩下氣息邁步而入,笑著道,“聽聞這位姑娘想要買走青囊齋所有的貨品,可說來也是不巧,有些應季的貨物現在正要漲價,姑娘這個時候買怕是不合適。”

年輕女子站起身,麵色急迫地掏出幾張銀票,“那就都按漲價的算。”

能多賺錢是好事兒,可是青囊齋之內的人卻無人能笑的出來。

花月憐更是手心都冒出了冷汗,捏著帕子的五指因用力而青白著。

買賣說白了就是彼此有利可圖。

賣家圖銀子,買家圖個相當。

如此打破常規隻為了買而買,必定有妖纔是。

正是在賬房裡坐立難安的暮煙循聲走了過來,不經意地挽住了花月憐的手臂,卻是快速地在其手心上寫下了四個字。

來者不善。

她之所以讓彭瓊去通知姑母,是因為她聞到這些男子身上有一股很濃的鐵腥味。

這個味道她聞過更是記得……

上次隨著祖父和祖母進宮,宮裡那些侍衛都是這個味道!

花月憐心中窒息一緊,麵上卻是抱歉一笑,“姑娘來的真是不巧,剛好我們正在調整應季貨品,有些已經存入庫房,不如姑娘還是挑選一些自己喜歡的……”

話還冇說完,那年輕的女子就是上前一步。

看似是抓住了花月憐的手,實則卻是將手中的一個牌子翻開在了花月憐的眼前。

花月憐低頭一看,冷汗瞬間爬滿了脊梁骨。

那是隻有在皇宮裡當差纔有的牌子,而此刻那牌子上寫著的則是一個‘愉’字。

年輕女子緊緊迫視著花月憐的眼睛,壓低聲音一字一頓,“我們主子想要的東西,你給也得給,不給也得給。”

年輕女子說著,就是掃了一眼身邊那些麵無表情的男子們。

花月憐腳下一個趔趄,若不是暮煙攙扶,隻怕要跪倒在地。

愉貴妃怎麼會……

“勞煩姑娘稍等片刻,我這就讓人整理貨品。”花月憐強撐著臉上的笑容,對著鵬鯨和月落點了點頭。

“姑母……”

暮煙想要說什麼,花月憐卻一把握緊了她的手,慎重地對她搖了搖頭。

愉貴妃既是派人來了,定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

她們乖乖照辦或許還有以後。

若她們無謂掙紮,不但是青囊齋的東西會被搶走……

就是現在站在這裡的人也一個都是彆想活!

半個時辰後,青囊齋現存的貨物全部被打包整理,足足裝滿了七八輛馬車。

年輕女子事宜那些男子先行出去看好馬車,自己則是走回到了花月憐的麵前,將那些銀票都塞了過去。

花月憐本是想要推脫,那女子卻是再次抓緊了她的手。

更是深深地看了花月憐一眼後,她纔是冷笑著轉身離去。

幾輛裝滿了貨品的馬車,先後離開了青囊齋的門口。

鋪子裡的人嚇得雙腿發軟,猶如死裡逃生一般。

花月憐壓下心裡的驚慌,看向月落和鵬鯨,“庫房裡可是還有貨品?”

二人點了點頭,“有的。”

她們當然不會真的傻到,將所有的貨品都是如數給那些人搬走。

花月憐欣慰點頭,“快去將庫旁裡的貨品整理上架,正常開門迎客。”

月落和鵬鯨忙領命去了庫房。

花月憐又握住暮煙的手,“我要出去片刻,你且好好在鋪子裡麵,若一個時辰後我冇有回來,你馬上去護國寺將事情告知老夫人,一定記得……避開月牙兒。”

愉貴妃來青囊齋折騰,必定是衝著月牙兒的,這個時候月牙兒自是離的越遠越好。

叮囑完暮煙,花月憐這纔是坐上了馬車。

想著那年輕女子最後的一句話,花月憐就似快要捏碎了手中的帕子。

那女子揣著愉貴妃的牌子前來青囊齋,明顯是在為愉貴妃辦事,可她聽得卻很清楚,那女子臨走前在她麵前提起的人卻是和碩郡王……

夫人若有疑惑,大可去和碩郡王府一問究竟。

和碩郡王府門口,和碩郡王府身邊的嬤嬤已是在等候著了。

見花月憐下了馬車,忙上前請安,“花家長小姐請隨老奴來,郡王妃已等多時了。”

花月憐心照不宣地點了點頭,跟著嬤嬤進了郡王府。

兩個人繞過前院的抄手遊廊,朝著後院匆匆而去。

一路上,花月憐更加的肯定那來青囊齋的女子怕是和碩郡王妃的人。

如此想著,花月憐就是打心裡鬆了口氣。

可是就在她跟著嬤嬤邁步進屋時,卻驚愕發現屋子裡除了和碩郡王妃外,還有一個根本就不應該出現在這裡的人!

“您,您您……”

那人正坐於太師椅與和碩郡王妃閒聊,聽聞見花月憐的聲音,斂目而笑。

齒編貝,唇激朱,溫其如玉,笑似春風。

主城四月,清明將至。

午時一刻,一直忙於主城的百姓們三三兩兩地聚集在了茶樓酒館,打尖閒聊。

“你們可是聽說了,今日青囊齋一下子就是賣了幾大馬車的貨品。”

“這有什麼好奇怪的,咱們皇城可是缺有錢人?”

“這你就不知了,前幾日不是還說鮮卑三皇子要聯姻花家的清平郡主麼?這個時候自是要趕緊給清平郡主準備嫁妝啊!隻是冇想到那青囊齋竟然是花家的……”

隨著百姓們輿論的聲音愈演愈烈,很快訊息就是傳遍了主城的大街小巷。

一時間,主城的百姓們都知道清平郡主想要聯姻鮮卑三皇子,花家為了給清平郡主準備嫁妝,大肆瘋狂低價處理著青囊齋的貨品。

更有傳言!

清平郡主打算將那些原本租出去的鋪子,直接便宜兌給租戶。

短短的時間,皇城徹底因此訊息而掀起一股浪潮。

一直靜候時機的百裡榮澤,就是踩著百姓們的輿論進了宮。

禦書房裡,正喝著清火老鴨湯的永昌帝,在聽完了百裡榮澤的稟報之後,直接將手中的鬥彩琉霞湯盅砸了出去。

“範清遙好大的膽子!花家好大的膽子!”

禦書房內外的宮人跪了滿地,連呼吸都是在極力剋製著。

天子之怒,血流漂杵!

就是連百裡榮澤都是跪在地上抖了幾抖。

永昌帝氣得連坐都是坐不住了,起身來回踱步,“可知訊息是否確切?”

百裡榮澤趴在地上不敢抬頭,“花家一直對父皇忠心耿耿,清平郡主更是受父皇重視喜愛,兒臣生怕是皇城有人造謠抹黑,特意親自去青囊齋檢視,未曾想到……確實如同傳言一般。”

永昌帝怒火中燒,險些站不住。

花家當真是放肆!

他是將決定權交給了範清遙,但是冇想範清遙真的想要嫁去鮮卑!

況且昨日範清遙在大殿上還將此事交由他來定奪,怎今日就如此急迫不可耐……

莫非是花家暗中跟鮮卑有所聯絡?

如果當真如此,就算他強迫將範清遙留在西涼也註定了是個禍害。

百裡榮澤偷偷打量著父皇的神色,不失時機地進言道,“依兒臣之見,不管此番是花家暗中與鮮卑聯絡,還是範清遙自己所願,父皇倒不如順水推舟。”

永昌帝停下腳步,居高臨下地俯視著,“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範清遙既已身在曹營心在漢,父皇倒不如成全了這樁聯姻,範清遙確實是能如願以償嫁入鮮卑,但是花家人卻仍舊會留在西涼,以範清遙對家人的在意,到時父皇想要範清遙如何,範清遙怕隻能乖乖照辦。”

永昌帝仔細思量著百裡榮澤的話,暴怒的眸子漸漸暗沉。

如果當真如此,怕也隻能如此了。

他伸出雙手撐住麵前的沉香書案,咬了咬牙吩咐著,“白荼,傳朕旨意,賜婚清平郡主與鮮卑三皇子,讓禮部……”

百裡榮澤興奮的渾身血液似都在跳動。

鮮卑恨透西涼,更是恨死了花家,範清遙嫁過去的結果可想而知。

既他得不到,那他就親手毀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