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裡榮澤麵色慌亂,當即下令道,“來人!趕緊將這個瘋女人的嘴巴堵上!”

護衛們一擁而上,瞬間就是將雲安郡主給控製了起來。

隻是徹底崩潰的雲安郡主,卻還在死命地掙紮著,哪怕是嘴巴被幾隻手死死地捂著,仍舊盯著百裡榮澤不顧一切地‘唔唔唔……’喊著。

周淳看了看被控製的雲安郡主,又是看了看麵色鐵青三皇子,再是瞧了瞧如同被雷劈了似的鮮卑藩王……

忽然就是不驚訝了。

更覺得一切都是那麼的理所應當。

他就說麼,這雲安郡主要樣貌冇樣貌要身份冇身份的,鮮卑三皇子如此精明的一個人,怎麼可能看得上雲安郡主?

原來不過是一群狼子野心的人,想要合起火來對付花家,結果算計冇成反倒是被自己舉起來的屎盆子倒扣了一身騷。

範清遙的厲害周淳可謂是深有體會,上逼迫得了宮門,下懟得了朝臣,一群含著金湯匙出生,根本冇受過什麼苦的人,也想算計到範清遙的頭上?

不是廁所裡打燈籠找死又是什麼。

雲安郡主的嘴巴是被堵住了,但是眾人的目光卻仍舊如針般盯視著百裡榮澤骨頭縫都在生生作疼著。

一名宮人匆匆跑到百裡榮澤的麵前,“三殿下,皇上傳召您速速進宮進諫。”

百裡榮澤心下一緊,可現在的場麵也是顧不得多想,點了點頭就是跟著宮人先行朝著周家的府門走了去。

藩王見百裡榮澤都是走了,自也是趕緊招呼身後的隨從,將還在昏迷的婁乾給抬了出來跟隨在了百裡榮澤的身後。

院子裡的其他官家小姐們見此,也是紛紛轉身離去。

不多時,周家總算是安靜了下來。

隻是站在自家府邸門口的周淳,卻是始終提著一口氣。

周寧麝主動詢問,“今日的事情,父親打算如何處理?”

周淳壓低聲音,“此事錯綜複雜,豈是咱們一個小小的周家能夠插手的?”

這可是在兩國聯姻之中動手,他不相信三皇子有如此大的膽子。

除非……

此事是皇上讚同的!

若當真是如此的話,不的不說範清遙的膽子當真太大了,以桃代李,偷龍換鳳……

這跟在太歲頭上動土有何區彆?

周淳拉著自己的女兒叮囑著,“今日的事情你全當不知情便是,不過你記住,若是此番鮮卑和西涼真的能夠順利聯姻,以後你見到清平郡主的時候一定要客氣些,就算不能成為朋友,也萬萬不可成為敵人。”

前幾日皇後孃娘可是親自來過周府的,如此說來的話……

若範清遙當真能夠全然從此事之中抽身,以後怕是連他都要想辦法示好投誠了。

百裡榮澤一回到皇宮,便是馬不停蹄地來到了禦書房。

結果剛一進院子,就是看見了剛剛從禦書房走出來的百裡鳳鳴。

百裡榮澤心中一緊,故作關心地走到了百裡鳳鳴的麵前,“剛剛在周家便是冇看見太子,可是父皇先行傳召太子進宮問話了?”

百裡鳳鳴麵色發白,聲音似還有些顫抖,“今日事發突然,我已將全部的事情都如實告知父皇。”

想要推波助瀾,煽動父皇的怒火乃是重中之重。

百裡榮澤隻覺得眼前陣陣暈眩,卻隻能硬著頭皮走進禦書房。

禦書房裡,永昌地整張臉似都被烏雲籠罩著,一看見百裡榮澤,就是將手中的茶杯摔了出去,“孽障!看看你做的好事!”

當初若不是百裡榮澤說的信誓旦旦,一定能夠將此事辦妥,他斷不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隻要花家女子聯姻鮮卑,不但是賣鮮卑一個人情,還可以趁機拿捏住範清遙。

永昌帝甚至都連以後要如何利用範清遙給自己賺銀子都想好了!

結果……

就給他看這個?

百裡榮澤雙腿發軟地跪在地上,“父皇,此事同樣在兒臣的意料之外,兒臣也深受其害,父皇萬萬不可聽信了旁人的讒言而冤枉兒臣啊!”

永昌帝把著書案的手一直在抖,“太子未曾經曆過這些,遇到事情難免冇有抉擇,但是他哪怕再是慌亂,第一個也是想到跟朕來稟報,再看看你!好高騖遠,不知天高地厚,自己做錯的事情不但不知錯,更是在朕的麵前汙衊太子!”

百裡榮澤渾身一顫,眼淚都是給嚇的在眼眶裡打著轉,“兒臣知錯,兒臣真的知錯了!一切計劃都是按照計劃進行的,兒臣也不知怎麼就是變成了這樣,父皇息怒,息怒啊……”

永昌帝給百裡榮澤叫嚷的頭疼,“來人,將三皇子給朕攆出去!”

守候在門外的白荼推開禦書房的門,帶著侍衛匆匆而入。

百裡榮澤狼狽不堪地被侍衛們拖成了一個大字型,卻仍舊在苦苦哀求著,“父皇您聽兒臣解釋啊!是那個範清遙太過陰險狡詐!事發時範清遙早已帶著榮安縣主逃之夭夭,兒臣就算是再想彌補也是無力迴天啊……”

百裡榮澤被拖出了禦書房,隻剩下聲嘶力竭的哭求聲還在院子裡徘徊不散。

白荼怕吵下去再將激怒皇上,忙喊著,“再來幾個人,將三皇子暫且送至月愉宮。”

正押著雲安郡主站在一旁的侍衛們聽聞,趕緊上前幫忙。

永昌帝坐在龍椅上氣得胸口悶疼,胸口不停地起伏著。

百裡榮澤的聲音已然消失在了院子裡,但是永昌帝的耳邊卻始終回想著百裡榮澤最後所說的那席話。

無論是花家被問罪還是護國寺一事,範清遙似乎都是能夠全身而退。

雖說每次範清遙都有足夠證據為己開脫,但一筆筆的算起來,似乎太幸運了一些。

永昌帝能夠坐上這把椅子,自知上天從無眷顧可談。

再是仔細一想,他雖想辦法處置了花家,但是花家卻從不曾倒下去過,哪怕就是現在主城的百姓們仍舊記得花家的好。

而百姓的這種感恩,也不知從什麼時候漸漸從一個花家落在了範清遙一人身上。

偽裝自身,蟄伏隱忍,卻暗中步步為營,機關算儘……

如果一切當真是事實,便是說明連他都被範清遙玩弄於股掌之中了!

永昌帝捏緊身側的扶手,緩緩睜開眼睛沉聲吩咐著,“來人,去將太子找來。”

不多時,百裡鳳鳴去而複返。

安靜的禦書房裡,隻能聽見永昌帝陰沉的聲音時斷時續。

百裡鳳鳴垂頭靜默,長長的睫毛遮住了眸中的一切思緒。

不多時,禦書房裡纔是響起了百裡鳳鳴的聲音。

卻是簡單的隻有幾個字,“兒臣遵命。”

永昌帝則是目光幽沉地看著百裡鳳鳴又道,“此事既交給了你,你便是放心大膽的去辦,無論出任何的事情都有朕給你兜著,朕歲數大了,等此番你從鮮卑回來,朕便是會將三品大臣的摺子全部交由你批閱。”

百裡鳳鳴似感激萬分,當即跪在地上叩首,“兒臣定不負父皇厚望!”

永昌帝滿意地點了點頭。

如此,纔是他可以放心控製的傀儡。

禦書房外,獨自一人站在門口的雲安郡主驚訝的捂住了嘴巴。

她本來是想趁著白荼等人送三皇子去月愉宮的空隙找皇上求情的,結果……

聽聞著有腳步聲朝著門口走來,雲安郡主趕緊躲進了一旁的角落裡。

看著獨自離去的百裡鳳鳴,又是想著剛剛禦書房的對話,雲安郡主的唇忽然就是勾起了一絲陰狠的笑容。-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