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和碩郡王妃在收到凝涵送來的信時,都是已經快要就寢了,結果在看見那信裡的囑托和懇求時,所有的睏意瞬間就是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此番小清遙隨行前往鮮卑的事情她已經知曉,和碩郡王又是個什麼都不瞞著她的性子,所以她如何不知擺在小清遙麵前的路有多險惡?

再是看著手裡的信,和碩郡王妃整個人都是不好了。

小清遙這孩子……

怕是在做臨終前的交代啊!

和碩郡王見郡王妃眼睛都是紅了,趕緊走過去,“好端端的這是怎麼了?”

和碩郡王妃負氣地將手中的信拍在了和碩郡王的肚皮上,“看看你們這些人做的好事!若是這次小清遙出事,我定一輩子都不原諒你!”

和碩郡王,“……”

關他什麼事?

藉著屋子裡的燭火看向那封信,和碩郡王也是沉默了良久。

大難當前,範清遙卻還能有這份孝心……

不愧是他認下的乾女兒!

和碩郡王壓下滿心的酸楚,“既然孩子求到了咱們這裡來了,便是信得過你我,如果這是小清遙唯一的心願,不管如何咱們都是要竭儘全力的。”

和碩郡王妃依偎在夫君的懷裡,“這事兒給我就是,但是你定要答應我,此次前往鮮卑,無論如何你都是要儘力保護小清遙周全的。”

和碩郡王點了點頭,心裡卻是酸楚更甚。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誰又是能夠躲得過皇上的屠刀!

第二天一大清早,花月憐就是收到了和碩郡王妃送來的帖子。

對於和碩郡王妃,花月憐始終是感激的敬重的,所以根本冇做他想,半個時辰後就是帶著範清遙出了門。

此番見麵的地方定在了一家喚作唐韻小築的地方。

這茶樓已有近百年的存在,在主城這種寸土寸金的地方亦是很有名氣。

以前範清遙倒是聽聞過這裡,不過卻是在醉伶和範雪凝的口中。

上一世,那對母女利用她攀附主城之中的權貴,整日在這裡流連忘返。

範清遙知道義母一定會幫忙,但是冇想到竟如此的大出血。

和碩郡王妃已經到了茶樓,看見花月憐和範清遙就是主動站了起來,花月憐看著和碩郡王妃已經微微隆起的小腹,趕緊上前幾步扶著和碩郡王妃坐穩。

“聽說小清遙後日便是要隨著護送的隊伍出行,我便是想著提前看看小清遙,還希望妹妹不要覺得打攪了纔是。”和碩郡王妃握著花月憐的手,眉眼全是笑意。

花月憐看著和碩郡王妃的肚子哭笑不得,“我們一身輕的能有什麼打攪?倒是難為姐姐都是懷了孩子還如此為月牙兒的事情掛心。”

想當初範清遙被關押護國寺的時候,和碩郡王妃一直陪在花月憐的身邊,也算是共患難了,如今兩個人倒冇那麼見外,聊得很是聊得火熱。

範清遙反倒是沉默地坐在一邊,心中不停思量著。

她在信中委托義母幫忙攛掇母親跟孫澈二人,冇想到義母倒是乾脆直接,將她們帶到了這裡,如此說來的話……

範清遙的頭忽然就是開始疼了。

孃親是身居後院,卻並非愚鈍,如果真的是鬨出了什麼偶遇的橋段,孃親怎看不出來其中倪端?

範清遙懇求地看向和碩郡王妃,隻希望彆是自己心中所想的那般。

和碩郡王妃偷偷遞給一個安心的眼神。

結果……

孫澈的馬車就是停在了茶樓外麵。

和碩郡王妃佯裝驚訝地‘呀’了一聲,“那不是孫巡撫麼?還真的是有緣啊。”

範清遙,“……”

義母口中的緣分當真是生硬到讓人牙疼。

孫澈早已從和碩郡王的口中得知因由,或者說他之所以現在會站在這裡,完全是被和碩郡王押來的,所以一下了馬車他便是直接上了二樓。

“下官給和碩郡王妃請安。”孫澈忙作揖請安,隨後纔是看向一旁的花月憐,目光虧欠,他並不想以不正當的手段欺騙花月憐,但是他又不願回絕了和碩郡王夫婦的好意。

花月憐倒是笑得自然,“孫大人坐吧。”

孫澈忙於對麵坐下,隻是整個人都拘謹地很。

花月憐並不是不知孫澈對自己的感情,正是知曉才一直躲閃。

如今的她本就是棄婦,如何配得上一直未曾婚娶且前途一片光明的孫澈,況且現在花家不穩,她哪裡捨得讓女兒一個人扛著這一切?

所以錯不在孫澈,而是她自己。

花月憐感激和碩郡王妃的用心,更感恩孫澈的記掛,故一直都主動在與孫澈說話,孫澈漸漸地也就不再那麼拘謹著,氣氛也終是有所緩和。

一陣腳步聲從樓梯響起。

隨著小二喊了一聲,“幾位女客裡麵請。”接著,就是有幾個人坐在了隔壁桌。

“範家夫人這塗抹的頭油倒是味道不錯,光澤也是耀眼,不知是打誰家買的?”

“青囊齋的新品,若是幾位夫人不嫌棄,改日我親自給幾位送去一些。”

“聽說那青囊齋是清平郡主的買賣,我還是不信,現在看來倒是真的了。”

“什麼清平郡主,不過就是皇上仁慈心善給的封號罷了,若是要掐頭論起來的話,她娘不過就是我們範府的一個被休夫人,說白了那清平郡主就是個庶女而已。”

範清遙摩挲著茶盞的手頓了頓。

這主城恨著她的人很多,但一直拿著曾經說事兒的人到也少。

所以隔壁正是踩著她誇誇其談的人是誰,不用見她都是已經知道了。

花月憐的臉色也不好看,臉上的笑容都是掛不住了。

曾經是她走錯了路,如何說她都可以,作甚要如此作踐她的月牙兒?

和碩郡王妃看著花月憐的臉色,也是放下了手中的茶杯。

隻是還冇等和碩郡王妃仔細詢問,忽然就是聽見隔壁不知誰喊一聲,“哎呦!和碩郡王妃也在啊!”

悉悉索索一陣的響動,隔壁纔剛落座的幾個人紛紛起身朝著這邊走了過來。

主城權貴之間分派彆,後院的女眷自也是劃分的清楚。

此刻這幾個婦人都是主城有名的貴胄夫人,有錢有勢,說是在主城女眷之中為所欲為都是不為過的。

卻是唯獨站在她們身邊那一張熟悉的麵龐倒是個例外。

範清遙一眼就是看見了那張臉,輕輕地就是扯了扯唇角,“我倒是不知道,範府後爬上大夫人之位的醉伶姨娘,竟是如此有氣勢的。”

醉伶自冇想到會在如此有名的地方碰見花月憐和範清遙,臉色難看的厲害。

其他幾個權貴夫人見此,均是疑惑地看向了和碩郡王妃。

和碩郡王妃已明白了醉伶的身份,自也冇打算讓著什麼,“諸位見諒,我這個義女就是眼睛裡揉不得沙子,更是容不下一個小小的姨娘在這裡耀武揚威。”

得!

這下在場的人就都是知道範清遙和花月憐的身份了。

在場的幾位夫人自是不敢招惹和碩郡王妃的,趕緊就是看向醉伶訓斥著,“跟你說過多少次了,跟我們在一起要注意言行舉止,彆將風塵那些東西擺上檯麵,你便就是不聽,還不趕緊去給清平郡主認錯?”

醉伶早就聽說和碩郡王認了乾女兒,可隻當做逢場作戲的她,萬萬冇有料到和碩郡王妃如此寵愛著曾經被她踩在腳下的母女。

暗自將自己的牙齒咬緊,醉伶心裡明明恨極,麵上卻還是低了頭,“是我口無遮攔,還請清平郡主不要介意纔是。”

範清遙看著醉伶那虛偽認錯的模樣,心裡冰冷一片。

隻是礙於孃親在場,她不願讓孃親看見她殘忍的一麵,便是收回了目光繼續喝茶。

其中一個夫人忙笑著看向花月憐道,“和碩郡王妃身邊坐著的女子倒是花容月貌,不知可是要怎麼稱呼?”

和碩郡王妃一點冇有迴避的意思,“很快你們就要稱呼一聲巡撫夫人了。”

什,什麼?!

醉伶不敢置信地抬起頭,眼中的震驚和嫉妒不言而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