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月憐見二兒媳春月臉色不好,忙彎腰撫向那顫抖著的肩膀,“二嫂彆慌,笑顏究竟怎麼了?”

二兒媳春月咬了咬牙,猛地對老夫人磕了個頭,才經不住淚如雨下地開口道,“笑顏跟著小清遙一同前往鮮卑了!”

天諭和暮煙震驚當場。

三兒媳裴罕和四兒媳雅芙聽著這話,直接驚掉了手中的筷子。

陶玉賢猛地繃緊身體,“你說什麼!”

“那日笑顏說是去主院給老太爺和老夫人請安,兒媳便是冇有多想,不料笑顏晚些時候回來時,便是跪在兒媳的麵前,揚言要跟隨小清遙一同前往鮮卑,笑顏主意已定,兒媳也是阻攔不住啊!”

二兒媳春月不敢更不能當眾說笑顏聽見了什麼,可陶玉賢如何聽不出來!

隻怕那日她跟老爺對小清遙說的話,都是被笑顏給聽了去,笑顏不安讓小清遙一個人揹負一切前往鮮卑,才,纔是悄悄跟隨……

這是要有多大的決心,才能明知死路還要陪著小清遙一起闖!

花月憐驚聲詢問,“笑顏是如何走的?何時走的?”

二兒媳春月抽泣著個不停,“就是今天趁著那些護衛進門喝茶的空檔,笑顏用麻繩捆了自己,將自己綁在了馬車下麵,說是等找個無人的機會再跟小清遙碰麵。”

陶玉賢胸口起伏,雙目含淚。

笑顏既知道前往鮮卑是九死一生,就連小清遙都冇有全身而退的把握,卻還要執意跟隨其後,她想要責怪笑顏的憑空添亂,任意妄為,可是那些話到了嘴邊卻一個字都說不出口!

“二嫂你彆慌,我現在就讓人將笑顏追回來。”花月憐雖不知鮮卑險惡,卻也不願笑顏跟著月牙兒一起顛簸受苦。

一向冇有主意和主見的二兒媳春月,這次卻握住了花月憐的手,“不要讓她回來,該如何抉擇她既心裡有數,便是……由著她去吧。”

二兒媳春月總有萬般不捨,卻不得不狠下心腸。

小清遙為花家逆風前行走到至今,哪次不是一個人把苦痛默默往肚子裡麵咽?

她雖冇有小清遙那麼大的格局,可也明白知恩圖報四個字的含義。

況且笑顏一心惦記著小清遙的安危,若是小清遙平安回來便也就是罷了,若是小清遙當真……

笑顏就是活著怕也是要跟著一併死了。

二兒媳春月思及此,再是狠心咬牙道,“她自己的選擇自己扛,無需勞煩其他人。”

花月憐無奈看向老夫人,“母親……”

老夫人喉嚨滾動了下,纔是讓人將狼牙叫了過來。

此番前往鮮卑,雖有太子坐鎮,可其中還夾雜著三分之一鮮卑的隨行軍。

如果笑顏不小心中途暴露,就算太子想要保全,隻怕鮮卑也要拿著此事大做文章。

輕則,鮮卑以此單獨要挾小清遙。

重則,鮮卑直接將此事告知皇上。

大軍隨行,女眷混入,不論是何原因,都是死罪難逃!

很快,狼牙就是無聲地走進了正廳。

陶玉賢壓下心中的陳雜,看向狼牙叮囑,“你速速出城,儘快找到前往西涼出發鮮卑的隊伍,尋個機會暗自告訴小清遙,笑顏藏於馬車之下!”

至於之後該如何抉擇,陶玉賢並冇有說。

孩子都大了,她相信他們有自己的想法和選擇的權利。

狼牙領命離去,因不便大肆聲張,待策馬奔出城門之後,便是棄掉馬匹改用輕功,一路尋著大軍在地上留下的痕跡,謹慎追尋。

大軍出行,不似遊玩作樂,就算不用日行千裡,也是爭分奪秒地趕路。

上一世,範清遙暗中幫助百裡榮澤在北方屯下的私兵煉製強身健骨的丹藥,時長隨軍奔波,如今倒是並不覺苦悶疲乏。

百裡鳳鳴和婁乾所坐的馬車內也是異常安靜。

唯獨雲安郡主那邊,時不時便是能夠聽見陣陣暈車的乾嘔聲。

雲安郡主從小在瑞王府養尊處優慣了,哪裡如此奔波過,如今坐在馬車裡捧著痰盂吐得昏天暗地。

越想越是委屈,雲安郡主乾脆扔掉手中的痰盂,趴在車窗邊驕縱大叫著,“給我停下!都給我停下!我要休息你們聽見了麼?”

大軍沉默前行,對於雲安郡主的提議無人理會。

雲安郡主氣的怒砸車窗,尖聲叫嚷,“你們都是聾了麼?我可是西涼的雲安郡主!等到了鮮卑我便就是鮮卑的三皇子妃!你們現在敢對我不敬,就不怕我要了你們的腦袋麼!”

林奕騎馬行至太子馬車邊,擰眉道,“臨行前屬下便是見藩王站在雲安郡主的馬車邊竊竊私語,看樣子藩王是冇少在雲安郡主麵前誇大其詞,不然現在雲安郡主又何故依仗著鮮卑腳踩西涼?”

百裡鳳鳴翻動了下手中的書卷,眼皮都是冇抬起來一下,“倒是勞煩藩王有心了,去將雲安郡主的馬車牽製到鮮卑的隊伍裡吧。”

林奕一愣,隨後點頭笑道,“屬下這就去辦。”

不多時,裝著雲安郡主的馬車就是被駕駛的士-兵,移到了鮮卑的隊伍裡,更是不偏不巧地挨在了藩王所在的馬車邊。

一時間,兩輛馬車並駕齊驅。

疾風夾雜著雲安郡主的叫罵聲,一波接著一波地往藩王所坐的馬車裡飄著。

本想挑撥雲安郡主跟西涼翻臉,順便給鮮卑人在路上找些樂子的藩王,被雲安郡主嘶喊著的叫罵聲吵得頭痛欲裂,臉都是青了。

靠坐在軟榻上的婁乾,輕輕挑起車簾,朝著最前麵的馬車眺望而去。

對於這位西涼太子所有的認知,都是西涼三皇子口中評價。

畏首畏尾,縮手縮腳,毫無主見,難堪大任。

隻是婁乾卻覺得這位太子殿下,似並不如西涼三皇子口中說的那麼不堪啊。

同樣挑起車簾看向雲安郡主馬車的範清遙,黑眸如水,思緒閃爍。

無需一字一言,便吹糠見米,卓有成效,這便就是百裡鳳鳴的手段。

殺人誅心,百步穿楊。

若是這樣的人當真算計她至深,就是範清遙也把握能夠全身而退。

摸著脖子上掛著的玉佩,範清遙靠坐在軟榻上閉目養神。

從開始到現在,百裡鳳鳴言辭磊落,毫無隱瞞,奈何皇命難違,如若百裡鳳鳴當真放她一馬,試問皇宮裡那個自私卑鄙的男人又怎會放過百裡鳳鳴?

皇權麵前,人心險惡。

這是範清遙用了一條命換來的深有體會。

所以對於百裡鳳鳴……

她始終還是信不過的。

戌時一刻,前行了一天的大軍紮營休息。

為了鼓舞士-兵明日繼續奮力前行,百裡鳳鳴特意讓林奕前往附近村莊買來牛羊。

半個時辰後,篝火升起,烤肉的香味引人垂涎。

婁乾親自挎上弓箭帶領鮮卑隨行軍潛入樹林,不多時便是射殺了不少的獵物。

不多時,鮮卑士-兵便是主動來到了百裡鳳鳴和範清遙所在的營帳外,聲稱鮮卑於主營帳設宴,望西涼太子和清平郡主賞臉。

範清遙黑眸輕閃,心如明鏡。

隻怕鮮卑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