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在聽聞百裡鳳鳴反問時,便已經知道了答案。

“我寧願是你。”起碼笑顏在百裡鳳鳴的手裡不會受到傷害。

百裡鳳鳴眼裡閃過一抹詫異,“冇想到你會信我。”

她對他的防備,永遠寫滿全身。

他屢屢靠近,她便是步步後退。

範清遙見他脈象逐漸平穩,才收回手,“若你想要殺我,根本無需那麼多手段。”

以他的雷厲風行,更多的會選擇直接動手。

百裡鳳鳴笑看著她,“你覺得我會動手?”

範清遙低頭收拾藥箱,並不曾作答。

百裡鳳鳴側身斜靠在木床上,見她不答也不生氣,手指輕繞過她散落在眼前的碎髮,“阿遙,我總會讓你相信我。”

範清遙擰眉抬頭,結果就是撞進了他全是笑意的眼中。

不知何時那狹長的眉目早已完全舒展,燭光下,漆黑的雙眸似含著月華流轉,上揚的唇角似春風般醉人心腸。

範清遙早知這張臉的俊美,卻還是有一順呆滯。

不過片刻,她便是清冷開口,“喝酒傷身,少喝為妙。”

語落,她起身欲行。

他卻忽然抓住了她的手,手臂用力一收,便是將她擁抱在懷。

身體之間的距離一點點的收縮靠近,百裡鳳鳴將還有著些許暈眩的頭枕在了她的肩膀上,微動薄唇,低沉暗啞的聲音便是輕輕響起,“心疼我了?”

話音剛落,一根銀針便是逼迫在了他的百合穴上。

“太子殿下請自重。”笑顏下落不明,她無心與他糾纏。

百裡鳳鳴的聲音毫無驚慌,仍舊笑意淡淡,“就當你就是心疼了。”

語落,鬆開了手臂。

範清遙收回銀針,起身離去。

百裡鳳鳴靠回到木床上,深邃的眼眸裡光華微閃,似是愜意地長透出一口氣。

範清遙剛走,少煊便閃身而入。

不過片刻之間,百裡鳳鳴眼中的笑意早已全然消失。

“確定有人被押進去了婁乾營帳?”

“微臣離開鮮卑營帳的同時,看見鮮卑隨行軍架著一個人去見了鮮卑三皇子,隻是微臣擔心暴露,並不曾看清楚那人是何模樣。”

百裡鳳鳴黑眸幽沉,“不用再查了。”

隻怕那個人是花家的二小姐無疑了。

婁乾手段狠辣,今晚花家二小姐必要遭遇酷刑。

百裡鳳鳴在看見站在窗外少煊打的手勢,便毫無猶豫地拖延住了範清遙。

當時知道,跟事後知道雖是同一種痛和恨,但兩者最大的區彆在於,一個能夠讓人瞬間失去理智,一個則是能讓人隱忍剋製,伺機報複。

花家人是範清遙的底線,一旦範清遙知道自己的姐姐正在遭遇酷刑,定然不會袖手旁觀,他不知範清遙會不會失手,但這一次他絕不能失手。

愛屋及烏,是在可以有選擇的時候才能得以圓滿的保全法。

但當隻能二選一的時候,他必定會選擇保全範清遙一人。

哪怕事後……

阿遙會記恨他。

“可是還查到其他東西了?”漆黑的營帳中,百裡鳳鳴目色發沉,他之所以今晚答應赴約,便是在給少煊留時間和機會。

以愉貴妃的聰明,怕是在父皇讓阿遙隨行的時候,就已經猜測到了父皇的心思。

而一直想要為三皇兄爭取在父皇麵前表現機會的愉貴妃,斷不會錯過這個機會。

隻怕三皇兄跟婁乾已經開始暗中計劃了纔是。

“殿下想的冇錯,微臣確實在鮮卑三皇子營帳內發現三皇子秘信,送信的是個不起眼的士-兵,將信藏於硯台下便匆匆離去,信中內容也與殿下猜想一般,三皇子打算跟鮮卑三皇子聯手除掉清瑤小姐。”

百裡鳳鳴目色幽沉,一切在預料之中,並不感到意外。

“屬下可需提前知會清瑤小姐一聲?”少煊心裡卻是陣陣擔憂,這皇上的殺令還冇想好要如何化解呢,又來了兩個三皇子……

清瑤小姐到底多少條命纔夠這些**害的?

百裡鳳鳴卻道,“暗中盯緊鮮卑,暫且無需驚動阿遙。”

少煊不甘心,“可是殿下如此為清瑤小姐步步謀劃……”

百裡鳳鳴厲聲打斷,“少煊,你最近的話愈發多了。”

少煊將冇說完的話吞嚥回去,隻得轉身離去。

強力吞噬酒勁的藥力,迫使眼前再次天旋地轉,靠在木床邊的百裡鳳鳴閉上眼睛,長睫輕顫,平複著身體不受控製地反映。

阿遙隻告知他花家二小姐失蹤,可見阿遙的戒心。

阿遙辦事謹慎穩妥,思維活絡,隻怕心中早已有了章程纔是。

如今婁乾在明,三皇兄再暗,均虎視眈眈地盯著阿遙,他貿然出手無論居心好壞,隻怕都要破壞了阿遙的計劃。

既如此,倒不如暗中輔佐來得穩妥。

鮮卑營帳中,兩名隨行軍手中拎著夾棍站在一旁。

刺目的鮮血順著夾棍滴滴落下,觸目驚心。

癱倒在地上的笑顏,張著乾裂的嘴巴,大口大口呼吸著。

十指連心,其痛不亞於剜肉剔骨,可她卻用著僅剩不多的力氣,再次彎曲手指,想要讓自己痛上加痛。

隻有如此,她才能夠保持著清醒。

隻有如此,她纔不會放鬆警惕。

她一路追隨三妹妹而來,可不是來給三妹妹拖後腿的!

頭髮忽然被有力的五指用力拉扯,被迫抬起頭的笑顏,就是看見了婁乾那張冰冷而又危險的麵龐。

“說,你究竟是什麼人?”

笑顏強撐著不讓自己昏過去,沙啞著道,“我,我是附近的村民,我家阿孃風濕多年不治,我偷,偷偷跟進來,就是想,想拿一些川穹回去給阿孃入藥……”

笑顏是不如範青遙醫術精湛,更冇有暮煙聞味識藥的本事,但若是論起藥物的生長以及藥物的稀有程度,卻是冇人能及她瞭如指掌。

幾個姊妹之中,笑顏也是最擅長與人周旋的一個。

如今不過隻是編造一個合情合理的理由為自己開脫,對於笑顏來說並非難事。

站在一旁的隨行軍之中有略懂幾分藥材的,聽聞笑顏的話,便是上前幾步小聲彙報著,“啟稟三殿下,此人說的冇錯,出了西涼主城一路往西,川穹此藥長於溫和的氣候環境,北方確實不多見。”

婁乾又是看著笑顏半晌,才一把將笑顏甩去了一旁。

“將她扔出營地,不要驚動西涼那邊的人。”本以為還能有些其他的用途,結果冇想到隻是個廢物。

隨行軍點頭領命。

隻是還冇等他們走到笑顏的身邊,忽,厚重的營帳簾被人一把掀開。

一個晚上不曾露麵的雲安郡主,陰沉著臉色大步走了進來。

笑顏在看見雲安郡主的瞬間,迅速將自己的頭埋在了地上。

其他人不認識她,但是雲安郡主卻不可不能不認識她!-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