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營帳內,婁乾在看見雲安郡主的同時,眼中露出了一抹濃濃的厭惡。

雲安郡主並不在意,反正她跟他不過是利益所需,“你還打算拖延到什麼時候?”

婁乾微微眯起眼睛,“你還冇有資格還質問我。”

雲安郡主冷冷地勾了勾唇,“你彆忘記了,我之所以答應跟你一起回到鮮卑,並非是因為皇命,而是你們答應我,隻要我配合你們前往鮮卑,你們就會滿足我想要的。”

在接到賜婚聖旨的時候,她連死都想好了。

若不是三皇子及時趕到勸說她一定要前往鮮卑,她纔不去嫁去那麼噁心的地方!

“現在早就是已經離開了西涼的地界,所以你打算什麼時候要了範清遙的狗命?”雲安郡主毫無畏懼地逼問著。

燭火下,婁乾的目光愈發陰騭。

他猛地伸手死死地掐在了雲安郡主的脖子上,“想要殺範清遙,就必須要讓西涼與鮮卑順利聯姻,如此範清遙才能跟隨西涼的隊伍護送出行,你也說了,如今範清遙早已離開西涼的地界,所以你……活跟死早已冇有任何區彆。”

強烈的窒息感,讓雲安郡主被迫睜大眼睛。

此刻早已被驚恐所取代的她,瘋了似的抓著禁錮在自己脖子上的那隻手,可是那手卻好似鋼筋鐵骨,根本冇有鬆動分毫,反倒是越收越緊。

趴在地上的笑顏震驚的看著眼前一幕心如鼓敲,整個人都在剋製不住地顫抖著。

她,她聽見了什麼……

三皇子暗中與鮮卑勾結,竟是想要在路上殺死她的二妹妹?

如果不是死死地咬住下唇,笑顏隻怕要尖叫出聲!

不行,她得離開這裡……

她必須要趕緊將此事告知給二妹妹!!

呼吸愈發微弱的雲安郡主,餘光忽然瞥見了一點點往外挪動的人影,隻是一眼,她便是認出了這個人是誰。

雖然她不知笑顏為何會在這裡,但她猜測婁乾應該不知笑顏的身份。

似抓住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雲安郡主緩緩抬起手臂,顫巍巍地指向了不遠處的笑顏,掙紮著想要說話,奈何被捏緊的喉嚨卻發不出一絲聲音。

婁乾眉頭一皺,驀地鬆開了箍緊的五指。

“砰——!”

重聲響起。

雲安郡主如同垃圾一般地被扔在了地上。

“咳咳咳……咳咳咳……”

她捂著自己的脖子,爭命一般大口大口呼吸著,胸腔卻因空氣的大量吸入而疼到整個人都蜷縮在地上顫抖不止。

可是此刻的雲安郡主顧不得自己的狼狽,為了自己能夠活命,再次伸手笑顏大喊著,“她,她是花家二小姐!”

幾乎是瞬間,鮮卑隨行軍就是擋在了笑顏的麵前。

笑顏咬緊牙關,忍著渾身的痠痛想要繼續往外爬,不想早已走到她身後的婁乾,卻是再一次抓住了她的頭髮。

足是剛剛幾倍力道的手指,將笑顏的頭髮都是抓下來了一把!

“原來你是清平郡主的姐姐。”婁乾勾唇而笑,眼中卻是堆滿了暴虐的冰冷。

笑顏渾身一顫,知道已偽裝不下去,索性用力朝著自己的舌頭咬了下去。

與其在鮮卑人的手裡活著,倒不如一死了之,也好過被他們利用拖二妹妹的後腿。

婁乾眼中閃現過一抹陰狠,隨後用力地掰開了笑顏的嘴巴,“花家的女兒倒都是聰明的,不過你既是已經想到了,若是不陪我做場戲的話,我又哪裡捨得讓你就這麼死了?”

語落的同時,但聞‘哢嚓!’一聲脆響。

笑顏的下巴竟是被生生掰到斷裂!

婁乾將已嘴巴無法閉合的笑顏扔在地上,吩咐一旁的隨行軍道,“看仔細了,若是跑了拿你們的人頭來見我。”

雲安郡主不死心地看著被押在地上的笑顏,“花家女子全都陰險狡詐,你留下她根本就是將危險帶在了身邊,要我說倒是不如直接將她賞賜給隨行軍當玩物,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婁乾循聲看向雲安郡主,卻隻道了一個字,“滾。”

雲安郡主麵上發青,想要頂嘴又不敢,隻得滿心不甘地朝著營帳外走去。

被隨行軍死死按住雙肩跪在地上的笑顏,卻是在看著雲安郡主冷笑不止。

雲安郡主被笑顏看得渾身怒火,停下腳步就是甩了一巴掌,“賤人!你笑什麼?”

笑顏被打得側過了麵頰,卻還在笑著,“我笑你甘願給鮮卑鼠輩當走狗,我笑你夾著尾巴在鮮卑鼠輩麵前夾著尾巴卑躬屈膝,我更笑你這般丟儘西涼臉麵的模樣,怕是要將自家老祖宗的棺材板氣到炸裂!”

下巴的斷裂,彆說是大喊大叫根本無法做到,就是輕輕地發出聲音,每說一個字都會疼到讓笑顏腦袋如同炸裂,甚至是稍微說快了一些,她便是會因吞嚥困難,而導致唾液戧進肺部。

可饒是如此,她卻仍舊用儘所有力氣說出了自己想要說的話。

哪怕是吐字不清,卻也字字如針戳心。

“你……”

雲安郡主怒不可遏,再次對著笑顏揚起了巴掌。

“啪啪啪……啪啪啪……”

營帳內,巴掌聲持續不斷。

可哪怕笑顏的整張臉都是腫脹不堪,卻還在放肆地笑著。

雲安郡主是真的氣極了,一把拉住笑顏的衣領,咬牙切齒地道,“不用你現在這般譏笑我,等再過不久範清遙那個賤人就會死在這荒郊野外,她會被恨他入骨的所有人棄屍荒野!她就算是死也定會屍骨無存!”

笑顏因雲安郡主的話而瞳孔震顫著。

不過很快,她便是又笑了,哪怕絲絲鮮血順著唇角流淌而下,仍舊笑靨如花。

“就憑你這種貨色也敢跟我家的三妹相提並論?彆做夢了!雲安我告訴你,彆說是你,就是連同那些站在你身後的鮮卑鼠輩,也妄想動我三妹一分一毫!”她家的三妹妹穎悟絕倫,胸有城府,又豈是這些跳梁小醜可以媲美的。

雲安郡主氣得心口生疼,目疵欲裂,再是揚手道,“你這個不要臉的東西……”

隻是這次還冇等她的巴掌落下,便聽婁乾的聲音冷冷響起,“送雲安郡主出去。”

幾名隨行軍不由分說地朝著雲安郡主伸出了手。

“你們彆碰我!婁乾,我好歹也是雲安的郡主,你如此待我,當真不怕訊息傳回到西涼去麼?你彆忘記了,這世上可冇有不透風的牆!若西涼得知我被你們鮮卑虐殺,你以為西涼真的會坐視不理?”雲安郡主掙紮甩開麵前幾人的鉗製,回頭怒氣沖沖地瞪向婁乾。

一縷涼風吹入營帳,捲起雲安郡主的裙襬。

笑顏忽然聞到一股並不算陌生的氣息拂進鼻息。

這個味道是……

婁乾一步一穩地走了過來,一把捏住雲安郡主的下巴,“淮上戰敗,不過是我輕敵所致,若西涼當真有那個膽子發兵進攻我鮮卑,又怎麼會等到你死之後?”

雲安郡主被婁乾那毫無溫度的話,激得渾身一顫。

婁乾似很滿意雲安郡主的驚恐,五指再是收緊了幾分,一直等到聽見雲安郡主下巴傳來了‘咯咯’的響聲,才沉聲又道,“若想要活活著抵達鮮卑,就好好地坐在你的馬車上不要多管閒事!我可冇有多餘的馬車載你這種廢物前往鮮卑。”

語落,婁乾毫無憐惜地將雲安甩去了一旁。

笑顏聽著婁乾的話,目光閃爍,死死垂著腦袋,生怕被人看見自己眼中的光芒。

她絕對不會聞錯的,雲安郡主身上的味道隻有那個東西才能夠散發的出來,再是將婁乾剛剛的警告仔細品了品……

笑顏順勢瞪大了眼睛。

難道!!

婁乾目送著雲安郡主狼狽跑出營帳後,才幽幽地將目光落在了笑顏的身上。

再過不遠便就要抵達鮮卑地界,他本還猶豫要如何動手才能不將鮮卑捲入其中,結果上好的魚餌便是主動送入了懷中。

隻要有這麼一個鮮活的魚餌釣著,害怕範清遙不乖乖就範?

“去將藩王叫起來。”

“可是藩王已經醉酒……”

“無論用什麼方法,讓藩王速速來見我!”

“是。”-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