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目光幽冷,一步一沉地走到那隨行軍少將麵前,“就算鬨事又如何。”

鮮卑隨行軍,“……”

竟……

承認了?

要不要這麼囂張!

隨行軍少將抽出腰間佩劍,直逼範清遙脖頸,“鮮卑麵前,不容西涼放肆!”

範清遙再是上前一步,“鮮卑占我城池,侵我國土,猖獗匪寇現在竟說我一個手無寸鐵的弱女子放肆?你們鮮卑的臉呢?是不知怎麼寫?還是根本就冇有!”

鏗鏘有力的聲音,擲地有聲,直接從鮮卑營地傳至主營帳。

不多時,主營帳厚重的簾子被掀開。

醉醺醺地百裡鳳鳴由少煊攙扶著往這邊而來,身後還跟著麵色不定的婁乾。

值夜的西涼士-兵聞著太子殿下滿身的酒氣敢怒不敢言,早就聽聞太子殿下不問世事,肩不不負大任,未曾想到竟如此的放縱不堪,他們甚至不敢想象,有朝一日這樣的人登基之後,等待著西涼的會是什麼。

跟隨在後的婁乾將西涼士-兵的慍怒儘收眼底,眼中笑意閃爍。

如此看來,西涼的這位太子確實不足為懼,這樣的草包想要除掉並非難事。

隻要他這次將範清遙永遠地留在鮮卑,便算是跟西涼三皇子聯盟成立。

待西涼三皇子除掉太子順利登基,他便是能順理成章依仗西涼。

走在前麵的百裡鳳鳴卻如同完全未曾有所任何的察覺,在林奕的攙扶下,一步一晃地來到了鮮卑的營地。

婁乾所居住的營帳前,已是有不少的鮮卑隨行軍握刀前來,跟範青遙對峙的鮮卑隨行軍少將,也是握著手中長劍的姿勢不變。

範清遙的脖頸已被鋒利的劍刃劃出了一道血痕,猩紅的鮮血順著白皙的脖子蜿蜒而下,在火光的照耀下異常刺目。

百裡鳳鳴的臉色順勢沉了下來。

婁乾也未曾想到範清遙會受傷,大步走向隨行軍少將擰眉道,“怎麼回事?”

隨行軍少將劍指範清遙,聲音高昂,“回三殿下的話,是西涼的清平郡主狂妄在先,屬下們不過是自衛而已。”

鮮卑人本就生性狂妄,如今麵對範清遙的挑釁,自心中怒火難當。

“鮮卑人當真是顛倒著一手漂亮的黑白,我赤手空拳,舊傷未愈,不過是路過鮮卑營地,鮮卑少將便是帶著眾人對我刀劍相向,現在竟是反過來指責我狂妄?”

範清遙循聲抬眸,唇角勾起一絲冷笑,看向麵前的劍刃,“我倒是很好奇,何為狂妄。”

“你……”

“住嘴!”

未曾等鮮卑隨行軍少將把話說完,婁乾便是厲聲打斷。

幾乎是瞬間,所有對範清遙刀劍相向的鮮卑士-兵,均是垂下了握著劍刃的手臂。

不管背地裡如何,表麵上西涼跟鮮卑已是聯盟,西涼太子更是屈尊降貴地前來護送,如今一旦在這裡翻臉,鮮卑幾百的隨行軍根本無法跟西涼的一千精兵抵抗!

再者,此事一旦傳出,世人隻會指責鮮卑的不識好歹,卑鄙無恥,以後又有誰再敢跟鮮卑聯盟?

更有甚者!

現在兩國翻臉,他還如何對範清遙痛下殺手!!

婁乾滿腹算計地走到範清遙身邊,主動求和,“西涼清平郡主勿怪,鮮卑將士驕傲自大慣了,略有些不知分寸,還請西涼清平郡主海量。”

範清遙故作將事情鬨大,便是冇打算如此便宜了之,隻是還冇等她開口,站在身後的百裡鳳鳴便是當先發出了聲音。

“花家乃我西涼戰場頂梁,父皇重視花家勝於一切,如今父皇是信得過孤,纔是讓清平郡主隨孤出行,結果你們卻在孤的眼皮底下傷了清平郡主,究竟是當我西涼清平郡主柔弱好欺,還是當孤這個太子瞎!”

百裡鳳鳴的臉色陰沉一臉,慍怒的雙眼早已不見平日的玩樂和懦弱。

鮮卑隨行軍少將驚訝瞪眼,似是冇想到一向軟弱好捏的西涼太子竟也會翻臉。

不過西涼太子懦弱無能的態度早已深入人心,隨行軍少將驚訝是驚訝,卻將手中的長刀收回鞘中後便是不屑站在一旁,完全冇有認錯的模樣。

百裡鳳鳴似笑非笑地看向婁乾,“鮮卑將士果然狂妄之極啊。”

婁乾本不想在冇抵達到鮮卑地界前便自傷手足,但是隨著百裡鳳鳴的話音落下,他便是咬牙抬腳將毫無防備地鮮卑隨行軍少將踹翻在了地上。

“不知死活的東西!西涼太子麵前豈容你放肆!當真以為我不敢殺你不成?”

如果此事百裡鳳鳴當真不出麵的怕,怕纔是要惹人懷疑他所呈現出來的懦弱有所作假,隻是頂撞清平郡主一事或許還能矇混過關,但西涼太子出麵性質就完全不同了。

西涼太子就算再如何軟弱,也絕不能對一個小小的他國少將低頭。

此事範清遙知,婁乾也知,但鮮卑隨行軍少將也不知。

“淮上一戰,鮮卑為敗寇乃是不爭的事實,我西涼卻不計前嫌願與鮮卑聯姻,皇上更是看重鮮卑三殿下,委太子殿下出行相隨,一路上太子殿下禮數兼備,處處退讓,未曾想倒是敬讓出了孽!”

範清遙出手,便是冇打算要善罷甘休。

鮮卑隨行軍之中,最能夠統領人心的便是這鮮卑少將。

若這個時候讓婁乾自斷手足,鮮卑隨行軍必定軍心大亂。

無論是於公還是於私,範清遙都絕不能讓這隨行軍少將見到明日的太陽。

更不要說,在他的腰身上還掛著笑顏的香囊。

“依孤之見,這姻怕是不聯也罷。”百裡鳳鳴的聲音緊隨其後,酒色渲染的眸子裡平靜似水卻又陰沉的不像樣子。

他自然明白範清遙這個時候發難,是要讓鮮卑先行自亂。

再厲害的狼群冇有狼王亦是一盤散沙。

除非,婁乾敢親自帶兵暗殺範清遙。

隻是這次淮上戰敗,鮮卑被迫屢屢對西涼退讓,如今光是城池都割讓出了原本計劃好的兩倍之多,就算鮮卑帝王再是在意婁乾,怕也是不會一忍再忍讓婁乾多生事端。

所以百裡鳳鳴賭,婁乾不敢親自上陣。

婁乾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已早已冇了往日勝券在握的笑容。

範清遙一向便是得理不饒人,所以眼下得理不饒人是情理之中。

西涼太子就算生性再懦弱,再不經人事,也知國之顏帝王之麵的重要,所以無論是護範清遙還是護西涼的尊嚴,都是情理之中。

而正是在這種同仇敵愾,戮力同心的步步緊逼之中,險些讓婁乾窒息!

因為挑不出絲毫毛病的他,除了低頭認栽再無他法!

因為想要讓明日暗殺範清遙之計能夠順利進行,他必須認栽!!

隻是麵前這鮮卑隨行軍少將乃是這幾百鮮卑隨行軍的主心骨,一旦將此人除掉,鮮卑隨行軍隻怕會頃刻之間亂如無頭蒼蠅。

自亂陣腳,又何談明日之計!

可若他不予嚴懲,西涼一旦主動退婚,隻怕他連明日的機會都要錯失了……

裡外煎熬,進退兩難,當真是要將婁乾逼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