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微微眯起眼睛,心生佩服,“自己得不到,不如便讓所有人都得不到。”

皇上控製慾極強,如此想要控製住太子,為的就是以後傳位之後可繼續垂簾聽政,參與朝堂紛爭國家之事,所以隻要皇上還能動,便絕不會讓百裡鳳鳴手握軍權。

若是旁人,怕早就隱忍不住於暗中部署勾結。

畢竟軍權對於任何想要坐上那把椅子的皇子來說,都是一把百利無害的利刃。

但是百裡鳳鳴的聰明卻在於,皇上既控製他得權勢,他便狠心不要,與此同時更是藉助皇上之手讓所有人都碰不得軍權。

百裡鳳鳴微微一笑,“待回到主城後,這一千精兵怕是連三分之一都留不得,我又何必在意他們的看法為何?”

在死人麵前機關算儘,不過是白費心機。

等軍中徹底清理門戶之後,留下來的纔是真正能夠身家清白的。

到時隻需稍微篩選出皇上的眼線和心腹,剩下的那些再是去拉攏也不遲。

範清遙心中暗驚,斷然冇想到在如此不知不覺中,百裡鳳鳴已開始謀權奪勢。

就如同外麵的那些士-兵所說,若非親耳聽見百裡鳳鳴剛剛的話,誰又是能夠想象得到,看似最為不中用的太子,早已伺機而動蓄勢待發。

為了能夠趕在日落前抵達鈀澤,大軍取消了原本的休息,將士們隻在行軍途中簡單的吃些乾糧,便抓緊趕路,可饒是如此等黃沙仍舊拖延了大軍前行的速度,走在前麵的鮮卑隨行軍,有幾次都是領錯了道路。

無論是百裡鳳鳴亦或是範清遙,都心知肚明婁乾不過是在故意拖延時間。

不過於麵上,百裡鳳鳴還要佯裝出陣陣驚慌,並時不時地派林奕前去詢問婁乾,做足了心急又無奈之模樣。

酉時末,天已黑。

大軍距離鈀澤仍舊還有十裡路。

一直緩慢前行的大軍再次停下了腳步。

範清遙順著車窗簾向外望去。

附近群山連綿,地勢險峻,入目可見之處荒無人煙。

林奕的聲音忽然響起車外,“殿下,鮮卑三殿下請您去前麵馬車之中稍作商議。”

範清遙目色一凜。

婁乾此人獨立獨行,連同僚之中藩王的進言都不曾聽取,如今又怎麼會主動找一個他國太子殿下商談?

隻怕商談是假,調虎離山纔是真。

百裡鳳鳴起身朝著車門的方向走去,卻在路過範清遙身邊的同時停下腳步。

他徑自蹲下she

子,解開披在自己身上的大氅披在了範清遙的身上,袖長的手指仔細繫好綁帶,目光專注動作輕柔。

幾乎是瞬間,屬於他身上特有的紫述香,便是將她團團包裹。

“百裡鳳鳴……”

範清遙本能地想要解開歸還,手卻被那袖長的五指攥緊於手心之中。

百裡鳳鳴緩緩抬頭,深邃柔和的雙眸平添了一絲說不儘的擔憂,“若是想要歸還,不妨等事情平息後親自還給我。”

此番刺殺乃婁乾孤注一擲又破釜沉舟之舉,就算是他已暗中部署,也是九死一生。

其中險惡不說自明!

範清遙靜默地看著那俊秀的麵龐半晌,才輕輕點頭,“好。”

百裡鳳鳴又是睨視她片刻,直到林奕催促的聲音再次響起於車外,才轉身離去。

在林奕的陪同下,百裡鳳鳴踏上了婁乾的馬車。

兩方殿下商議要事,士-兵原地休息整頓。

行走一整天的將士們早已累得疲憊不堪,有些甚至剛一坐在地上就睡死了過去。

林奕在將百裡鳳鳴送至馬車上後,便是佯裝著安頓西涼將士回到了西涼這邊的軍隊之中,趁著眾人都在忙著休息時,一溜煙躥回到了百裡鳳鳴的馬車之中。

“清瑤小姐,可以易容了。”林奕說著,毫無防備地單膝跪在了範清遙的麵前。

林奕雖不比少煊穩重,卻也是通過層層挑選纔是能夠站在太子身邊的副太傅,無論是武功還是感知都高於常人。

林奕早已察覺到了危險的逼近,隻不過是怕嚇著範清遙冇敢說明罷了。

趁著閉目的時候,林奕本打算將附近所見到的地勢在腦海之中過了一遍,結果他這一晃的功夫都是過了三遍了,也是冇感覺到麵前的清瑤小姐有所動作。

詫異地睜開眼睛,看向穩穩坐在麵前的範清遙,林奕疑惑道,“清瑤小姐……”

彈浮在林奕唇角上的白色粉末,隨著林奕的開口而準確落入林奕口中。

幾乎是瞬間,林奕四肢發麻,一頭倒在了馬車上。

林奕一愣,一股不詳的預感油然而生,“清瑤小姐您絕不可隻身奔險!”

範清遙解開披在身上的大氅,輕輕蓋在了林奕的身上,“若我不曾平安而歸,勞煩告知百裡鳳鳴務必將笑顏送回主城,還有……將這大氅一併送還給他。”

從開始到現在,範清遙根本就冇打算要按照百裡鳳鳴的安排形勢。

百裡鳳鳴此人城府太深,如若趁著林奕佯裝自己將鮮卑人引開後,在暗中殺她滅口,再以此栽贓嫁禍給鮮卑,她將孤立無援隻能束手等死。

雖然,她不能一口咬定,百裡鳳鳴當真如此的陰險狡詐。

但是她賭不起。

她更不會再次將自己置於一個男人的掌控之中。

鮮卑暗殺看似險惡,但若是她當真能夠突出重圍,不但是能夠救出笑顏,更是能夠堵住皇上的嘴巴,讓皇上對她打消殺意。

險惡是險惡了一些,但主動權卻在她的手上。

她早就說過的,不成功,便成仁。

“鮮卑藏東西的地點我已如實告知,待你們得手,提醒百裡鳳鳴務必將所有供於花家軍練兵,百裡鳳鳴若是明君,花家軍必定誓死追隨,百裡鳳鳴若想要暗中除掉我舅舅們也不是不可,隻是一旦淮上發生廝殺傳入到皇上的耳朵裡麵,百裡鳳鳴就算是除掉了我舅舅們,也難以自保。”範清遙心裡有章程不假,但究竟能夠有幾分把握逃出生天,連她都未可知。

在此之前,她自要讓百裡鳳鳴明白,從百裡鳳鳴默許舅舅們存活開始,他便已經是與花家拴在一根繩上的了。

雖談不上榮辱與共,但唇亡齒必寒!

範清遙看向林奕,目光淡淡,“鮮卑人的目標是我,隻要你不予掙紮,他們便不會要你性命,半個時辰後你體內的藥效會自動解除。”

如果可以,她也不想與百裡鳳鳴如此算計。

甚至是懷疑百裡鳳鳴的用心。

但是經曆過一世慘死的她,哪怕是現在一閉上眼睛,都是能夠看見百裡榮澤的背叛,百裡榮澤的利用,百裡榮澤又是如何一劍刺穿她胸口的。

範清遙自知,自己的執念太深,根深蒂固,融入骨血。

她也承認,對於百裡鳳鳴她已然動情,但卻始終無法邁出那一步。

若還有來世……

她或許真的能夠做到與其執子之手吧。

僵硬在馬車上的林奕心裡急的跟熱鍋上的螞蟻似的,他想要告訴範清遙,太子殿下當真是一心都在為瞭如何保全範清遙考慮,更想要告訴範清遙,皇上那邊太子殿下已經有了對策,可是現在他的卻是有口難言!

看著範清遙那眼中決然的平靜,林奕又是說不出的佩服。

生死麪前不但能夠做到如此的從容淡定,更是還能夠為花家的存亡鋪路,如此膽識和魄力,又是幾個男兒能夠相提並論的?

這一刻,林奕是真的心服口服了。

突然,一片喧嘩響起。

不過是片刻,馬車外早已是馬嘶人驚!

範清遙目色一凜,心道一聲,來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