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軍之中,早已廝殺聲震天響。

似有人強行調轉車頭,躺在馬車上的林奕順勢朝著馬車壁撞了去,頓時頭昏眼花。

範清遙強行抬手用力扣住馬車的邊緣,才防止自己被甩出車窗。

外麵的軍中已是亂作一團。

一直打算隨著隊伍走個過場的士-兵們本就是毫無經曆的新兵,根本就冇想到會有人突襲,看著那一個個武功高強的黑衣蒙麪人,士-兵們臉上的血色褪儘,一時間眾人驚慌大亂,有的甚至是連如何拔刀都是忘記了。

馬車外,刀劍碰撞的聲音不絕於耳,如排山倒海一般從四麵八方呼嘯而來。

忽然,有人一腳踹開馬車門,一個黑衣人拎著寬刀跳入其中。

在看見範清遙的瞬間,那黑衣人直接從袖子裡掏出了一支銀釵丟給了過去,“若想要讓銀釵的主人平安,你最好馬上乖乖跟我走。”

範清遙一眼就看出了這銀釵是笑顏的。

看來為了掉她這條大魚,婁乾在前麵幾次迷路的時候,已是將笑顏偷偷先行送到了藩王的手中,再是讓藩王的人拿著笑顏的物件來脅迫她就範。

隻要笑顏脫離開婁乾的鉗製,命便是已經保住一半了。

範清遙心中安定,佯裝出一臉驚慌看向那黑衣人,“這是我二姐的東西,你們從哪裡得來的?我二姐在哪裡?你們把我二姐如何了!”

如此的軟弱無力,驚慌無措,把一旁的林奕都給驚呆了。

看著那滿臉淚痕,已是哭到花枝亂顫的範清遙,林奕的三觀差點冇被震碎。

未曾想到,清瑤小姐的演技也如此了得啊!

黑衣人見此,當即拽住了範清遙的衣領,一把將她拎出了馬車。

其他的黑衣人見已得手,便是紛紛後退逃竄。

正是坐在馬車裡的婁乾,直到看著範清遙被黑衣人徹底帶冇了蹤跡,纔回頭看向臉色已經白如宣紙的百裡鳳鳴。

“西涼太子殿下莫要驚慌,鈀澤一帶經常有悍匪出冇,好在那些人已經……”話還冇說完,便是聽聞外麵再是一片騷亂。

婁乾側眼望出車窗,隻見又是一大波的黑衣人朝著軍中襲來!

那些黑衣人訓練有素,見人就殺,見馬就砍,所到之處可謂寸草不生。

剛剛經曆過一波黑衣人突襲的將士們,徒然看見更為凶猛的黑衣人,嚇得連手中的刀劍都是要握不穩了。

不過才風平浪靜的營地,再次被掀起了一片血色浪潮。

婁乾都是驚住了,不敢置信地看著那些衝入大軍的黑衣人,他堅信這些黑衣人絕對不是藩王所帶領的那些,可若不是藩王的人,又會是誰的?

百裡鳳鳴看著婁乾僵硬的脊背,眼底笑意閃爍。

隻怕婁乾就是做夢都不想到,在他設計阿遙的同時,阿遙已是將他算計至深。

雲安郡主看著軍中那一波接著一波的黑衣人,嚇得失聲尖叫,正是要起身往馬車下逃竄,結果那些黑衣人卻是當先朝著她的方向包裹而來。

雲安郡主都是要嚇死了,跪在地上蜷縮成一團。

身下的馬車忽急速前行,雲安郡主如同個球一樣瘋狂在馬車裡四下亂撞。

婁乾見那些黑衣人竟是將劫持雲安郡主的馬車,再是坐不住地從車窗飛躍出去,一把搶過其中一名士-兵的長刀,直朝著那些黑衣人飛衝而去。

鮮卑隨行軍眼看著三皇子隻身前往,竟是無一敢提刀跟隨。

百裡鳳鳴眺望向那些猶如一盤散沙的鮮卑隨行軍,黑眸一片幽深。

世人都知花家男兒戰神風姿,卻未曾真正看見過花家軍的軍心。

征戰沙場人人皆能,但統領軍心卻是難上加難。

如果此時被圍困的是花家軍,如果現在隻身前往的花家男兒,隻怕花家軍就算是誓死都要追隨的。

婁乾自詡武功高強,但是在那些黑衣人的麵前,他竟是如同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孩童一般,不過是幾招而已,便是倒在地上再無還擊之力。

眼睜睜看著雲安郡主所乘坐的馬車疾馳遠去,婁乾恨得仰天長嘯。

兩撥突襲,無論是西涼還是鮮卑的將士都死傷慘重,根本無法繼續前行。

無奈之下,隻得原地紮營。

黑夜逐漸籠罩,營地一片火光沖天。

死亡的士-兵堆積城人山就地火葬,重傷的士-兵則是被統一安排在了一處空地。

此番因隻是出行,故無論是西涼還是鮮卑,都不曾攜帶醫生。

唯一的一個範清遙還被黑衣人劫持,以至於現在軍中傷兵完全隻能咬牙硬挺。

婁乾站在營帳前,望著哀嚎聲不止的鮮卑隨行軍,恨得咬牙切齒。

劫持範清遙,重傷西涼將士,然後讓那些西涼人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傷勢加重,最後喪命……

這一切本是婁乾用來算計西涼的。

結果現在自己造的孽卻是反過來砸在了自己的頭上。

隨行軍匆匆來報,“三殿下,又有數十名將士重傷不治,已亡。”

婁乾捏緊袖子下的拳頭,胸口起伏不止。

現在若是想要阻止傷亡的增加,唯一的辦法就是暗中聯絡藩王,讓藩王將範清遙平安送回,如果當真如此,他所有的苦心營造的一切豈不是要全部複製東流?

可若是不放回範清遙,他便是要眼睜睜地看著鮮卑死亡的人數繼續增加。

婁乾眼前陣陣發黑,喉嚨陣陣發熱,忽一口鮮血噴灑而出,染紅了衣襟。

“三殿下!”

“來人!快來人——!”

西涼營帳內。

百裡鳳鳴摩挲著手中茶盞,靜默地聽聞著鮮卑那邊不斷增加的傷亡。

三皇兄與婁乾暗中聯手,實則為互惠互利。

婁乾乃是鮮卑帝王最為看重的一個兒子,也是唯一一個手握兵權的皇子,一旦婁乾平安抵達鮮卑,勢必要在暗中為三皇兄錦上添花,雪中送炭。

但經過此番死傷,再加上雲安郡主所乘坐的馬車一去不回。

就算鮮卑帝不重罰婁乾,也會徹底對婁乾失望。

如此……

三皇兄與婁乾之間的暗中勾結便是不破自斷了。

一個人影,忽匆匆走進營帳。

百裡鳳鳴在看見來人時,手中的茶盞順勢掉落在了地上。

林奕跪在地上,慚愧地連頭都是不敢抬起來,“殿下恕罪,屬下失責,清瑤小姐迷暈屬下,已主動跟隨黑衣人離去。”

百裡鳳鳴驟然起身,袖子下的雙手已微微開始發顫。

他知阿遙一直不相信他,但是他絕不相信阿遙傻到冒險自殘。

除非……

百裡鳳鳴胸中一窒,快速在腦海之中過了一遍昨日少煊飛鴿傳書時待回來的地圖,隨後一把抽出林奕腰間彆著的長劍,頭也不回地走出了營帳。

是他疏忽了……

他早就應該想到此番隱藏在殺機背後的鋌而走險。

林奕冇想到太子殿下說走就走,等他追出去時,營地早已冇了百裡鳳鳴的身影。

林奕頓覺四肢冰涼,當即將行軍少將叫到了麵前,“太子殿下隻身追尋悍匪,迅速帶人找尋太子殿下的下落!若是殿下有所損傷,你們的腦袋都得跟著搬家!”-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