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涼,皇宮。

禦書房裡,永昌帝看著跪在自己麵前的兒子,麵色沉著。

半晌,永昌帝纔是將手中的急報扔在了麵前的書案上,臉色陰晴不定,“你跟鮮卑還有聯絡?”

百裡榮澤跪在地上,不敢抬頭,“上次聯姻失敗,兒臣便是聽從父皇的話,不敢再與鮮卑私下多做聯絡,兒臣也是冇想到鮮卑竟會在匪盜遇襲時,給兒臣傳來訊息。”

永昌帝眯起眼睛,手指輕輕敲擊著麵前的書案。

那一下下舉高又落下的手指之下,便是急報上最為重要的一句話。

大軍前往鈀澤遇襲,太子恐有性命之危!

永昌帝似毫無所動,隻是目色不變地看著跪在地上的百裡榮澤。

聯姻一事多生事端,無論是西涼還是鮮卑多有不快,鮮卑的三皇子就是臨行前,都不曾來給他道彆,就這麼說走就走了。

本來永昌帝還以為,西涼跟鮮卑之間的和平共處撐不住幾年,但是現在看來……

既然鮮卑能夠在突發時暗中聯絡西涼,便是說明鮮卑三皇子對西涼仍舊有想要拉攏維護之意,如此他自也不便徹底跟鮮卑斷絕。

畢竟,鮮卑乃是西涼敵對的第一大隱患。

穩住了鮮卑,便是穩住了西涼的江山。

“此事你如何看?”永昌帝打量著百裡榮澤。

百裡榮澤全伏在地上,儘顯恭順,“隻要父皇點頭,兒臣願親自帶人前去鈀澤支援,隻為了保全太子平安。”

“你倒是在注重手足之情。”

“兒臣不敢欺瞞父皇,兒臣在看見鮮卑送來的急報時,第一時間想的是父皇,太子是父皇一心帶在身邊培養的,若是太子出事,父皇這些年所付出的心血便全會複製東流,兒臣實在是不忍心看見父皇傷神啊!”

百裡榮澤跪在地上說的信誓旦旦,誠心誠付。

永昌帝本還多疑的心,瞬間像是被人簇起了一絲的火苗,暖洋洋的。

皇權在上,手足相殘,屢見不鮮。

永昌帝自詡自己曾經也是踩著自己兄弟們的屍骨走到今日,所以若百裡榮澤當真口口聲聲說是為太子著想,他自然不信。

但是現在……

永昌帝的心口暖意盎然,連同上一次百裡榮澤搞砸了聯姻的怒火都一併平息了。

“難為你有如此孝心,既你願意為朕分憂,朕便是準許你帶一千兵馬前去鈀澤支援太子,不過你倒是要記住一路照顧好自己的安慰,凡事無需太過執著,隻要讓該看見的人知道西涼在出力就可以了,至於太子……朕相信吉人自有天相。”

此番派兵支援,不過就是為了讓鮮卑三皇子看出西涼的誠意。

日後鮮卑三皇子以後一旦奪權,自會念著西涼的好,或者就算最終奪權的不是鮮卑三皇子,有鮮卑三皇子在鮮卑為西涼掩護,西涼也可高枕無憂。

此事怎麼看怎麼都是百利無害。

太子死還是不死,對永昌帝來說意義不大。

不過就是一個可以操控的傀儡罷了,若是能夠活下來是最好,但若是當真死在了鈀澤,他想要重新再打造出一個傀儡也來得及。

至於那個範清遙嘛……

永昌帝從始至終都未曾提及,他相信自己的兒子應該能夠明白其中意思的。

百裡榮澤自然是明白的,或者說現在的他已經篤定範清遙怕是已經死在了鈀澤!

婁乾派人送信不過隻是一個信號罷了。

當初他跟婁乾早已暗中敲定,一旦婁乾得手後,便是派人給他送來急報,而他則是以救援的藉口出發鈀澤,如此一來,他不但是在父皇的麵前表露了孝心,更是讓所有人知道他看重手足情深。

婁乾此人手段狠辣,隻要他出手,範清遙必定毫無生還的可能。

至於百裡鳳鳴是死是活根本無所謂,隻要此番他順利抵達鈀澤,救護太子,保全西涼和鮮卑聯盟……

如此顯赫的名聲,遠要比功勳更為卓著。

從禦書房出來,百裡榮澤當即帶著永昌帝的口諭前往軍營。

看守軍營的副將在聽聞太子於鈀澤遇難後,不敢耽擱片刻,趕緊調動出了一千兵馬隨三皇子即刻前往鈀澤。

戌時三刻,由百裡榮澤率領的一千兵馬整齊踏出城門。

與此同時,範清遙被黑衣人挾持到了一處荒山之上。

隱藏在暗處的藩王在看見範清遙的瞬間,便是對身旁的黑衣人比劃了一個手勢。

隨著幾名黑衣人拉緊手中韁繩,一個人影被倒吊在了樹梢上。

範清遙抬眼看去,頃刻之間雙眸泛起紅光。

笑顏……

月色下,笑顏渾身無一處好地方,被鮮血黏住的髮絲,粘連蓬亂在腦後,本是清秀的小臉此刻更是麵目全非,整張臉已腫脹的連五官都難以分辨。

隨著拴在腳踝上繩子的搖晃,笑顏就如同一塊破布般凋零飄蕩,無力的雙臂筆直垂落,青中泛紫的十根手指扭曲異常。

笑顏究竟受過怎樣的酷刑,一眼可辨!

範清遙目疵欲裂,心中恨意滔天,哪怕是她早已知道婁乾絕對不會對笑顏手下留情,如今當親眼所見時,仍舊恨不能現在就返回營地取下婁乾的狗頭!

不遠處的山坳裡,少煊正是帶著幾名黑衣人隱藏埋伏。

當看見那倒掛在樹梢上的笑顏時,也是渾身一顫。

鮮卑人怎能如此狠絕毒辣,竟是對著一個無辜的姑娘做到如此程度!

旁邊的黑衣人見此,輕聲詢問,“可要現在出手?”

少煊壓住心裡怒火,“再等等。”

昨日已經收到林奕飛鴿傳書的少煊心裡自然明白,現在那孤身一人站在前麵的並非是清瑤小姐,而是林奕易容的。

天色已黑,根本難以看清楚那些隱藏在暗處的對手。

若想進攻,必要等林奕將隱藏在暗處的那些人引-誘出來,如此才能發動猛攻,將對麵的敵人一舉拿下。

殿下在飛鴿傳書之中已下了死令,必保花家二姑娘安全。

對氣味異常敏銳的範清遙,就算不用回頭也能感受得到隱藏在暗處的少煊,抬頭朝著自己的四周望去,清冷的聲音於夜色之中散發著冰冷的寒意,“有膽子將我帶來,卻冇膽子與我對峙?”

隱藏在暗處的藩王咬了咬牙,默不作聲。

接連在範清遙手中完敗的他,說對範清遙冇有陰影是假的。

雖然三皇子保證此事絕對不會敗落,並叮囑一定要將範清遙折磨致死,可是生怕範清遙還留有後手的藩王,仍舊不敢輕易露麵。

範清遙心裡清楚,婁乾如此費心將她抓來,絕對不會一招便要了她的命,不然剛剛在馬車上的時候,黑衣人就會直接對她痛下殺手,而不是再費力以笑顏的銀釵將她引-誘到此處。

等了半晌,並不見藩王露麵,範清遙譏諷勾唇,忽朝著前麵邁出一步。

刹那間,看守在範清遙身邊的黑衣人舉起手中長劍,直逼迫在了範清遙的脖子上!

鋒利的劍刃,順勢劃過肌膚,鮮血流淌而出,染紅了衣領。

陰涼的疼意由傷口直達全身,凍僵了範清遙的四肢。

握著長劍的黑衣人並未鬆手,似隻要範清遙再敢擅動,便會分分鐘取下她的首級。

一時間,劍拔弩張,一觸即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