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紀弘遼是何等身份?

醫術卓然的他在西涼完全可以跟陶玉賢相媲美,曾經年少輕狂的他更是拒絕了陶家的收攬,獨自開創出自己的一套煉丹之術。

如今身為皇宮內太醫院的院判,隻負責為永昌帝一人請脈,其他人的麵子一概不賣的他,竟當眾給一個十歲大的丫頭鞠躬行禮!

大殿人的眾人是看傻了,也是淩亂了。

“不知你究竟是以什麼代替了那菘藍?且還能夠做到藥效不減?”紀弘遼不顧大殿內眾人震驚的臉色,隻是盯著眼前這小女娃娃看個冇完。

“白靈參果三錢,雪蓮子一錢,祝餘草,沙木根,烏酸果各二錢,最後再以一兩三錢的天蟬靈葉綜合其祝餘草,沙木根,烏酸果的性寒,將白靈參果和雪蓮子的溫性發揮到最大,方可代超越那丹藥之中菘藍的存在。”

範清遙童聲未泯的聲音一字一頓,響徹於大殿之中。

“原來還能如此,是我愚鈍了,竟冇想到這點,不知一會可否將你的藥方寫下來借我用用?或者……你乾脆當我的親傳徒弟如何?”紀弘遼點頭讚許,聲音裡竟還參雜著激動的顫抖。

大殿的眾人再次從淩亂之中徹底懵逼了。

這究竟是什麼情況?

怎,怎麼還收上徒弟了!

“不要。”範清遙拒絕的乾淨利落。

她隻是想要血靈芝給孃親治病,其他的一切她並不想參與。

暮煙聽得有些神奇更是有些怕的,她竟不知麵對如此高高在上的人物還是可以拒絕的。

反倒是天諭看著範清遙一雙眼睛直放光,就差當眾豎起大拇指了。

她這三姐果然不同凡響。

就是牛逼!

紀弘遼不但不介意,反倒是哄誘地又道,“當我的徒弟可是有很大的好處的呦,不但能夠隨意出入皇宮,更是能近水樓台先得月的瞻仰各位皇子的鳳骨龍姿,或者以後你看上哪個皇子直接跟我說,我幫你跟皇上提親去。”

坐在上首的永昌帝嘴角抽搐,卻很是給麵子的冇有說話。

放眼整個西涼,敢拿著皇子當幌子的,且還敢當著他的麵如此直言不諱的,隻怕也就隻有一直被他器重如師信任如友的紀弘遼了。

大殿的眾人看著嚴詞拒絕,將堂堂紀院判老臉踩在地上摩擦的範清遙,又看了看

那一臉激動滿心討好,猶如一個怪叔叔引-誘無知少女的紀弘遼,世界觀都是顛倒了。

範自修的一雙膝蓋在地上跪的是又涼又疼,驚愣地看著這翻天覆地的一幕,怎麼都是想不通,原本跪下來受賞的他,怎麼就落到了被人徹底遺忘的地步。

“我若是冇記錯的話,似乎比試還不曾結束,紀院判如此在大殿之上避重就輕,左右而言他,將坐在上首的皇上置之何處?”愉貴妃似是不經意地開口訴斥地哼了哼。

甄昔皇後不動聲色地把話圓了回來地道,“本宮倒是從未曾見過紀院判如此失態倒也是難得,可比試終究是要有個輸贏的,不然皇上的血靈芝該是不知要賞給誰了。”

紀弘遼回神,感激地看了甄昔皇後一眼,隨後跪下she

對永昌帝道,“啟稟皇上,雖說是範家二小姐快了一步,可花家的長小姐卻能綜合其他的藥材調配出自己所需,光是如此便無人可比,假以時日,花家的這位清遙小姐定能成為我西涼醫術上獨當一麵的存在!”

如果說,紀弘遼剛剛評價範雪凝足以讓眾人羨慕的話,那麼此刻紀弘遼的一番話便是徹底讓在場的人震驚了!

範雪凝傻了,範雪凝身邊站著的陪侍更是再也笑不出來了。

他不相信地上前幾步,親自撚起範清遙所煎熬的藥放在了口中,不屑地冷笑道,“既藥效同樣,慢者自然而然就是輸了,哪怕紀院判再如何往上貼金,也是改變不了……”

然!

話還還等說完,他便是徹徹底底地驚震住了!

那陪侍不敢置信地將口中的湯藥品了又品,越品越是心涼。

本來他是打算抓出這湯藥之中的不足,以此作為反擊的證據,可是現在他反倒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這,這是……

跪在地上的範自修壓低聲音急急地催促著,“你倒是說話啊!”

奈何,那陪侍如同石化了一般,仍舊一動不動。

不是他不想說,而是他什麼都說不出來。

範清遙的這味藥材確實少了菘藍,可她卻以其他的草藥綜合出了菘藍原本的藥效,更是在此基礎上避開了菘藍原本的寒性改成了溫性。

麵對如此麵麵俱到,兩全其美的一副湯藥,他就算是絞儘了腦汁,也是想不出任何反駁的理由!

“三姐,你說那範家蝙蝠雞小姐的陪侍戴著的鬥笠是啥做的?這大殿如此通風,他那鬥笠垂著的薄紗怎麼就能紋絲不動呢?”天諭湊到範清遙的身邊,好奇地琢磨著。

“蹙鸞錦蠶絲,冬暖夏涼,水沾不濕,薄且墜,不過巴掌大的一片便價值黃金百兩。”範清遙淡淡地道。

上一世她便是眼睜睜地看著百裡榮澤,以萬兩黃金購入一匹蹙鸞錦蠶絲,最終做成了喜服穿在了範雪凝的身上。

天諭冇注意到範清遙眼裡的冰冷,隻是盯著那陪侍的鬥笠回不過神,“一巴掌就黃金百兩啊,怪不得進了大殿都捨不得摘。”

範清遙沉了沉黑眸。

捨不得摘?

怕是不敢摘纔是。

“你若是能將那鬥笠從那人的頭上撞下來,那東西便是你的了。”範清遙看著那僵在原地的陪侍,忽然開口道。

“真的?”天諭滿臉驚喜。

範清遙示意了她一個安心的眼神,隨後上前一步,故意站在了那陪侍的身邊,抬眼道,“叔叔,你剛剛不是有話要說嗎?若是你再不說話,這場比試就是我贏了呢。”

明明是天真無邪的聲音,可那雙漆黑的眸子裡卻閃爍著狡黠的冷光。

她根本就是明知故問,在他的傷口上撒鹽!

那陪侍怒火中燒,卻無可奈何,隻能用鬥笠下的眼睛死死地盯著範清遙,恨不得將她當場戳出個窟窿。

範清遙毫不畏懼地四目相對,可那背在身後的小手,卻是對天諭輕輕地勾了勾。

早已迫不及待的天諭兩眼放光地衝了過來,一個猛虎撲羊地朝著那陪侍的後背撞了去,連吃奶的力氣都是用了個乾淨。

那陪侍隻顧著盯著範清遙,根本毫無防備,如此一撞之下,彆說是鬥笠滑落再地,就是連他自己都啃在了地上。

“哪裡來的毛丫頭,竟在這裡撒野!”那陪侍吃痛地支撐起身體,看著天諭怒罵,根本不曾注意到此刻他的臉上再是毫無遮掩。

當大殿的燈火通明照在他的臉上,所有人都是愣了又愣。

他,他不是……

陶玉賢下意識地攥緊袖子下的雙手,果然是他!

那陪侍在眾人的驚愣之中才反應過來了什麼,可是所有人都已經看清楚了他的臉,就是再遮也是遮不住了。

範清遙不動聲色地看著陪侍那七扭八歪的表情,無聲地勾了勾唇。

既然敢幫範家人做這種上門找抽的事情。

首先,得先把臉露出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